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559章 苍穹部归来!

第559章 苍穹部归来!

 热门推荐:
    不止是赤羽愕然,在座的其他人有点恍惚,也以为自己听错了。

    轩辕大风在开什么玩笑?

    谁不知道,苍穹部已经覆灭快二十年了,只能活在荒族的记忆中。这把交椅还留在这里,纯粹是为了缅怀和纪念曾经的同胞,不忍心将它撤走而已。

    等苍穹部的代表入场?那怕是要闹鬼吧!

    作为轩辕部的宿敌,伏天辰没法容忍轩辕大风的无稽之谈,不怒自威,漠然道:“哼,你是不是受到打击,脑子变得更糊涂了?”

    他含沙射影,讽刺的是轩辕大风被亲兄弟偷袭的那场内乱。

    赤羽见状,也说道:“拿已故的亡灵开玩笑,确实很无趣。轩辕族长,闲话少叙,咱们还是快点开始吧!”

    轩辕大风坐在斜对面,浓眉一挑,不悦地道:“谁说我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当年的苍穹部并没被斩草除根,全部牺牲,他们的后裔今晚也来了,难道不该请过来同席?”

    席间众人起初没把他当回事,听到他这话,表情陡然凝重,意识到他不仅没在开玩笑,还抛出一个很严肃的话题。

    “你说什么?苍穹部还有后人?”

    他们惊讶地盯着轩辕大风。

    九大部落虽然纷争不断,为了各自的利益,最近几年频繁冲突,但面对外敌入侵时,他们同为荒族人,都保持着民族荣誉感,愿意同仇敌忾,联手抵御外侮。

    当年南晋大举进犯,他们便结盟抗敌,血战数日。只可惜,荒族整体实力太弱,无法抗衡南晋,战败后被迫投降。那一战最直接的代价,就是整个苍穹部被屠戮。

    那不止是一个部落的存亡,更意味着荒族的耻辱。南晋军队烧杀抢掠,在他们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所以,他们对苍穹部的覆灭感到悲痛,此刻,听轩辕大风说出,苍穹部后继有人,他们的内心由衷喜悦。如果苍穹部的血统能传承下去,也算是减轻荒族的一大遗憾。

    姜戎眯起独眼,眸光如野狼般幽冷,“轩辕族长,话可不能乱说。当年苍穹部被晋军围困,在鬼谷结阵自绝,死得很有骨气,咱们都清楚。星辰阵杀伤力绝伦,怎么会有幸存者?”

    鬼谷就在霜狼部境内,关于那里的状况,他最有发言权。

    轩辕大风凛然道:“不错,当年晋军赶尽杀绝,屠戮中州城后,确实把逃走的苍穹残部也杀死了。但我所指的后裔,当时并不在那群人中,准确地说,他还在母亲腹里,尚未出生!”

    鱼知乐捋着胡须,幽幽地道:“那名女子,又是如何逃走的?”

    轩辕大风不假思索,“其实很简单,那女子是我们轩辕部的人,远嫁到苍穹部。事发之时,她还没分娩,挺着大肚子回娘家省亲,因此,幸运地躲过了那场屠杀。”

    此言一出,在座众人陷入沉默。

    轩辕大风的解释并不复杂,合情合理,他们都听得出来,这种事确实可能发生。但问题在于,轩辕大风说的是否属实?如果是假的,他凭空捏造,又有何意图?

    事情背后的真相耐人寻味。

    见无人说话,牧腾感慨道:“如果事情是真的,那名婴儿身上,就的确流淌着苍穹部的血液。那场惨案发生时,咱们袖手旁观,害怕惹火烧身,所有的愧疚,只能在这孩子身上弥补了……”

    当年晋军势大,他们无力自保,哪还敢出面搭救苍穹部。他们当时记恨南晋,也只能藏在心里,不敢表现出来。

    轩辕大风朝牧腾点头,继续说道:“这些年,我们害怕泄露风声,再被中原的敌人盯上,招致更多厄运,只能秘密地把孩子抚养成人,没敢告诉你们。今日齐聚一堂,是时候揭开真相了!”

    说着,他站起身,朝观众席上微微一笑。

    “焚天,过来坐吧!”

    唰……所有人的视线调转,同时落在那名少年身上。坐在后排的观众,由于看不太清,甚至不自觉地站了起来。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

    苍穹部的子孙世代姓怒,那么,这人应该叫怒焚天!

    众目睽睽下,任真纵身跃起,落在前方的空地上,姿态轻盈潇洒。

    今夜的他,已将披肩长发剪短,跟耳根相齐,苦心蓄留数月的胡须也被剃掉,露出那副俊朗面容,精神抖擞,英气逼人,让人眼前一亮,忍不住称赞一句,真是好少年!

    任真穿着一身兽袍,大步流星,走到那张圆桌前,朝那八人拱手行礼,“我是怒焚天,见过各位前辈!”

    说罢,他走向属于苍穹部的那把交椅。

    他是货真价实的苍穹部后裔,这个位置,本来就属于他。今夜在整个荒族面前,他强势归来,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苍穹部曾掌管祭祀,地位超然,那把交椅便摆在圆桌最中央。而任真一出现,就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此时,他迈步走向中央,风头强盛到了极点!

    他离开尘封多年的高椅,正准备坐下,便在这时,一道刺耳的话音响起,打断了他的动作。

    “慢着!谁让你坐了?”

    开口说话的这位,恰好坐在任真对面,正是霜狼部的姜戎。

    那夜,他被任真一剑刺瞎,虽然只剩独眼,眼神仍然很不错,有着野狼一般的敏锐嗅觉。他隐隐感知到,任真身上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似曾相识。

    他身躯前倾,紧盯着任真,试图捕捉到破绽,“我们还没确认,你是不是真的苍穹部后裔,你就急不可待地抢座位,未免太心急了吧?”

    在座其他人闻言,也以同样的眼光审视着任真,表情不善。落在任真身上的压力,瞬间沉重到极点。

    然而,任真是见过无数大场面的人,连世间最巅峰的大宗师,他都能与之谈笑风生,又岂会被区区荒川八部吓到?

    在他眼里,这点阵势,太磕碜了,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呵呵一笑,扫视在座众人一圈后,竟然无视了姜戎的威胁,一屁股坐到那把交椅上。

    “姜族长似乎脾气不小!你有什么问题,就赶紧问吧,别耽误了接下来的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