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547章 破绽

第547章 破绽

 热门推荐:
    (这段话想让盗版读者看到,所以加在正文里。自从上次开单章众筹白银盟后,隔三差五的,就有一些看盗版的朋友加群,慷慨解囊,说实话,这令我很震惊和感动。在我印象里,应该都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才对,他们的主动参与,颠覆了我的认知。我收回以前对盗版读者的辱骂和轻视,并向那些现身的朋友真诚道谢。

    世界太冷,你们让我感受到温暖。)

    …………………………

    任真身畔裹挟着狂风,踏空的脚步扑朔迷离,让人看不真切,夜色下,只能看到一大团虚影。

    龙喉部众人顿觉狂风扑面,还没反应过来,任真就已抹除这段距离,闪现在龙昆面前,两人只有一剑之隔。

    这速度太快了!

    龙昆的长发被风吹乱,受到这股气势的正面压迫,不由地倒退数步,才稳住心神,眉宇间的傲意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忌惮情绪。

    “真是风神步!”

    这下他确信无疑。

    他对自己的身法信心满满,罕逢敌手,除了风神步,他实在想不出,荒川里还有哪种轻功,能令他如此狼狈,差点没退避过去,被任真撞个满怀。

    另一侧,鱼知乐是荒川老人,见多识广,目光毒辣,也辨认出来,的确是轩辕部的风神步。

    他甚至还看得出,任真的根骨资质,竟比神秘不出的龙昆都强大,再加上七境修为,任真刚才施展的风神步,恐怕连轩辕大风都无法媲美。

    这位年轻强者,实在太强了。

    鱼知乐面容凝重,此刻意识到,别看任真人少,绝不是任由揉捏的软柿子。若真要大动干戈,强抢这头兕犀,就跟向轩辕部宣战没有区别了。

    他冷眼旁观,没急着表态,先看看龙喉部的反应。

    任真崭露身手,震撼全场后,迅速退回先前的位置,守在牧野旁边。

    他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

    那些人都没意识到,他刚才冲向龙昆,最深的用意,其实是借着表现的名义,试图趁机挟持龙昆,逼双方撤退,让他和牧野离开。

    然而,龙昆的速度超乎他的预想,竟然能反应过来,在他即将出手的那一瞬,踉跄倒退出去,令他错过最佳战机。

    “轩辕坤没说错,这个龙昆,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天才。早知道这样,我就把风神步和狂骨诀同时使出来了,现在再动手,他们已有防备……”

    他能拥有如今的实力,经过无数机缘和气运累积而得,可以说是举世无双。所以说,一名生活在深山大泽里的荒族青年,能正面避开他的锋芒,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他在心里把龙昆这号人物记进黑名单,脸上依然波澜不惊,“龙昆少爷,现在你该信了吧,我真是轩辕部的人,不想冒犯你们部落,实在是急于求药。”

    龙昆朝他拱手,算是补上一直欠缺的礼数,说话腔调也大有改观,“原来是误会。区区一头牲畜,我们部落还不至于太小家子气,送给你就是了!”

    龙昆扪心自问,换作是他,独自猎杀一头坚不可摧的兕犀,他也做不到。任真凭本事狩猎成功,他再想公然打劫,跟轩辕部的仇就算是结下了。

    听他这么一说,鱼知乐明白了龙喉部的态度,暗暗权衡着,“龙昆未进七境,他不敢抢,做顺水人情,在情理之中。不过,我能跟这人匹敌,又有这么多帮手,没必要轻易放弃。”

    兕犀浑身是宝,血肉里蕴含着极精沛的真元能量,武修食其肉饮其血,对修行大有裨益,可以说是珍稀宝物。他性格贪婪,当然不愿退缩,放着嘴边的肥肉不吃。

    他走上前,笑眯眯地道“风神步,果然名不虚传。老夫跟轩辕部交好,如果没记错的话,只有轩辕大风和轩辕坤两个七境吧!你既然踏进七境,我怎么从没听过你的名头?”

    任真骤凛,这老家伙心思缜密,果然不好忽悠。

    他正准备解释,鱼知乐阴鸷地笑起来,“我恰好又想起一事。听说那次轩辕大风遇袭,救他的人也是位年轻强者。什么时候起,荒川里凭空冒出这么多陌生天才?该不会也是你吧?”

    龙喉部众人闻言,同时神情剧变,如临大敌地盯着任真。

    那个所谓的昊,假借龙喉部的名义,绑走影月部大小姐,嫁祸引战之意很明显。只要确认任真的身份,他们必然将他擒下,带回部落审讯。

    不得不说,鱼知乐的眼光和心机都很毒辣。

    任真施展风神步,并未打消他的疑虑,而是变相提醒了他,任真可能跟轩辕部另有渊源,于是,他的注意力便转移到那次伏击上,进而猜出任真的身份。

    他提起这茬,等于是在挑拨离间,给龙喉部提供对付任真的动机,他好作壁上观,坐收渔翁之利。

    他说得没错,任真确实有一个无法避免的破绽,那就是,他初来乍到,各部落的人都不认识他,他越变换身份,荒川里出现的陌生天才就越多,不得不令人生疑。

    该如何解释这点?这道难题摆在任真面前。

    龙昆紧盯着任真,在等他解释。

    吴酬则安安静静站在阴影里,旁观着荒族部落之间的纷争,眼神里流露对任真的好奇。他大概看得出,似乎所有人都不认识任真。

    众目睽睽下,任真不慌不忙,坐到兕犀粗壮的大腿上,姿态从容。

    “我们部落的内乱,本是丑事,我不想多谈。不过,既然你提起,我不得不透露一些详情。那位昊兄弟,确实也是年轻人,但他根基尚浅,还没达到七境的水准。”

    刚到轩辕部时,他还没破境,而如今,他已晋入七境,这两者是有很大区别的。

    “你怀疑我就是他,莫非以为,他能在短短时间内破境?说破境就破境,七境真有这么简单吗?”

    荒川里的七境强者极少,他们都知道,晋入七境非常困难。通常情况下,快要破境之人,不会到处乱跑,而是潜心闭关,准备冲破壁垒,任真也是浴血死战,才艰险破境。

    “不是我夸海口,我年纪虽轻,却闭关多年,一直浸淫在七境上,道行不算浅薄,至少跟你大战三百回合,不成问题。你认为,一个刚破境的人,能做到吗?”

    说罢,他斜视着鱼知乐,毫不掩饰自己的挑衅意味。

    鱼知乐是七境中品,任真却当众放狠话,说能跟他大战三百回合,强大的自信展露无疑。若是一个刚破境的人,根基尚不稳,就敢如此狂妄,那无异于找死。

    如果谁都能跟任真一样,强势逆袭,那么,绝世天才也就烂大街了。

    鱼知乐勃然变色,“你想找死?”

    任真冷哼一声,不再看他,而是面朝龙昆,“龙昆少爷,我倒不怕跟有鱼部打一架,但是,我似乎听出一些名堂。怎么,我们该感谢的蒙塔,难道不是龙喉部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