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524章 庆余年

第524章 庆余年

 热门推荐:
    不知不觉,迎来了大年三十。

    任真在启程前就知道,这个春节得背井离乡,在万里之外的荒川度过。他并非不想留在长安,陪海棠好好过年,然而,时间不等人,在生死危机面前,这点美好心愿都微不足道。

    还缺父亲,便不能算团圆。

    不过,战歌部的喜庆气氛比他想象中更浓郁,他们虽然被迫抛弃住所,躲进狭隘山谷里,仍然保持着苦中作乐的豁达心性,环境更拥挤,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更近了,除夕夜变得更热闹。

    四面悬崖张灯结彩,把谷里照得恍如白昼。

    山谷中间点起大堆篝火,族人们纷纷从山洞里走出,围在一起唱歌跳舞、烤肉喝酒,脸上洋溢着愉悦自足的情绪,无形的暖意在谷里流淌。

    任真坐在角落里,端着一碗烈酒,静静欣赏众人的欢娱。

    一年到头,整天打打杀杀,勾心斗角,他活得很心累,难得像这样坐下来,放松地享受最淳朴和温暖的人******望生野心,野心生争斗,或许,只有在物质最匮乏的原始社会,人们值得争夺的资源很少,不致于频频发生矛盾冲突,居民间才会相安无事,乐于维持善良的初心吧。

    任真啜了口酒,环顾这座暖洋洋的山谷。

    他问过牧野,这地方为何叫善人谷,牧野说,这个名字流传已久。

    当年战歌部祖先打猎时,追逐一头受伤的母狼,来到这座山谷,发现了一窝嗷嗷待哺的狼崽子。他们于心不忍,便没有赶尽杀绝,留下一些肉食后离开。

    即使凶残如狼,也懂得感恩,后来经常往村里叼猎物,以谢不杀之恩。某天夜里,那头母狼突然冲进村里,将一名婴儿叼走,似乎恢复了狼性。

    村民们大惊,连忙全体离村搜寻。他们来到这座山谷时,惊愕地发现,那名婴儿竟安然无恙,躺在襁褓里啼哭,母狼则静静伏在旁边,像母亲一样守护着他。

    村民们感到困惑,不明白母狼为何叼走婴儿,却没有伤害他。他们抱着婴儿回村时,看到更震惊的一幕。就在他们离开不久,村子所在区域发生地震,几乎大部分房屋都坍塌,沦为废墟。

    此时已夜深,若按平常,人们都沉浸在美梦里,对地震猝不及防。如果不是母狼冲进村,提前将大家引出村子,那么,他们都会被埋在瓦块土砾里,死于天灾。

    人们幸免遇难,看着大地裂出的沟壑,都吓出一身冷汗。他们这才醒悟过来,动物对地震的感应非常敏感,那头母狼肯定是预知地震将要发生,急中生智,用叼走婴儿的方式引开村民。

    善有善报,正是因为族人们饶过野狼母子的性命,才有了如今的善报,助他们躲过这场突兀的灾难。

    从那以后,族人们跟母狼的关系更加密切,经常来给狼窝送烤肉,感谢示警之恩。久而久之,这座山谷就有了善人谷的名字。

    战歌部祖先取这个名字,是以此教诲后代子孙,要多行善事,做个善人,勿以善小而不为,总有一天,会因为行善积德而获得福报。

    这也成为战歌部的祖先。前些年,他们虽是荒川里实力最强的部落,却从没恃强凌弱,欺压抢劫其他部落,竭力维持着部落间的稳定和平衡。在主张和平共处的人群里,他们的口碑向来最好。

    用中原人的俗语来说,他们相信,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任真从不相信这点,但他希望会如此。

    战歌部遭到联合打压,沦落成现在的地步,绝不算是善报,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成为所谓的善报,为战歌部传递一份温暖,帮他们渡过此劫,希望他们能守住心底的善良。

    愿美好的人别再失望。

    这是他的新年心愿。

    他饮一口酒,咂了咂嘴,在心里默念道:“海棠,睡了么?”

    前世活在现代社会,他是个大龄屌丝,总是扮演舔狗的角色,每次给女神发这条信息,收到的回复都是“马上就睡了”,或者直接没回复。

    最气人的一次是,对方回复“睡了”……

    两世为人,同样的悲剧总算没有上演。

    海棠无香,返璞归真后,虽然多了些烟火气息,性格依然简单纯粹,如剑气清冽,不像寻常女子那样娇气柔弱,需要人哄着宠着,腻腻歪歪。

    这样的气质,恰恰跟任真最搭配。江湖儿女,搞什么风花雪月,于风雨间默默厮守,双剑合璧,这才是适合两人的生活方式。

    海棠嗓音清淡,像是滴了一滴蜂蜜的水,近乎无味,细品之下,犹有丝丝甜意,“那个小丫头呢,怎么,回房等你了?”

    任真不寒而栗,谄笑道:“怕你误会,我早就把她赶走了。”

    海棠冷笑一声,没再说话。

    任真眯眼,望着前方跳动的火焰,心情有些忐忑,“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就别再忙着修炼了,真气流窜对身体不好。你得多吃点补品,调养身子,想要什么东西,直接派人找那小屁孩儿!”

    小屁孩,自然是小皇帝高攀。

    海棠不知在干什么,懒洋洋地道:“你是不是担心,我继续修行,你还是打不过我?就你副柔弱身板,跟个女人一样,多吃点野山参补补吧,省得再闹腰疼……”

    任真脸色一黑,有苦说不出。

    千万别以为,娶个圣人媳妇是好事,谁娶谁知道。

    他尴尬地岔开话题,问道:“对了,我最近忙得很,关于孩子的名字,你得多上上心啊。”

    海棠呵呵道:“你不是满腹经纶的儒家小先生么,这事交给你。”

    任真闻言,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开始绞尽脑汁想名字。

    “任天堂?”

    “有什么内涵吗?”

    “额……说了你也不懂。”

    “任烟雨?”

    “这名字有股侠客气,我不想让孩子以后再像咱们一样,整天打打杀杀,活得太累。”

    “任萍笙,怎么样?”

    “怪僻生涩,书生气太重,反正我是不喜欢。”

    任真挠了挠头,无论怎么想,以海棠的眼光都难看上。他索性随口胡诌,问道:“要不然,叫任晚舟得了,通俗易懂。”

    没想到,海棠罕见地认同,“如果是个男孩,叫这名字还可以。女孩的话,必须得秀气可爱才行。”

    任真无语,谁说晚舟这名字不适合女性。

    “要是女孩,叫就任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