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492章 武帝收官说因缘(一)

第492章 武帝收官说因缘(一)

 热门推荐:
    如果说世间只有一人,能摸透武帝陈玄霸的心思和性情,必然是任天行无疑。

    两人虽然相识甚晚,但一见如故,似乎是所谓的惺惺相惜。在任天行降晋后的数月里,这对君臣朝夕相处,切磋印证武功,迅速增进对彼此的了解。在外人眼里,这就是朝堂和谐的典范。

    然而,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对方就像自己的影子一样,必须时刻提防和忌惮。彼此表现得越热情亲切,心里的不安感就越强烈。

    那时的武帝,尚未晋入第九境,在天下强者排名里,被任天行压过一头,身为帝王的他,焉能不畏惧这位有反叛前例的天下第一。与之相应地,任天行寄人篱下,面对一位擅长藏锋的雄君,更得如履薄冰,以免重蹈覆辙。

    明为惺惺相惜,实则虚与委蛇。

    如果没有那一夜,武帝身上没有发生变故,这对君臣的把戏可能会一直演下去,彼此相安无事。然而,那件事还是发生了,让任天行窥到武帝的秘密,也让武帝察觉到,任天行手上有他朝思暮想的东西。

    于是,这段和睦关系产生裂痕。

    任天行的亲信旧部们忠心追随他,背井离乡来到金陵,他再想金盆洗手,自己抽身而退,谈何容易。为了消除武帝的歹意,他便借某个场合,随口向武帝透露,那东西已经被他藏起来,并未带在他身边。这是在警示武帝,别妄图杀人越货,硬抢是抢不到的。

    这就是烟雨剑藏的由来。

    任天行还在举棋不定、谋划退路的时候,北唐兴兵南下,准备趁南晋国力颓弱,尝试统一大陆的可能性。武帝情知,以南晋当前的实力,不宜决战,于是派人前去秘密和谈,没想到,北唐提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献上叛将任天行的首级。

    使臣回朝密奏,令武帝清醒地意识到,从大局出发,南晋不能再留任天行了。他当机立断,迅速布置战力,发起了那场震惊天下的围剿战。

    武帝能屈能伸,敢于取舍决断,他所做的选择,无疑是对南晋最有利的。当他发现任天行偷梁换柱,本人已逃走后,不仅没有声张出去,反而佯装被蒙在鼓里,用真的血战和假的首级将北唐糊弄过去。

    其后,他并不甘心放弃对烟雨剑藏的垂涎,更是想出了养任真为饵的毒计,企图引诱任天行现身,城府深沉至极。

    不知内情的天下人,当然意识不到这些。但任天行作为当事者,通过武帝一系列的决断,深深领教到他的阴诡可怕。

    这些年,任天行躲在暗处,默默关注着武帝,对此人的心性愈发了解。他看得出来,武帝是在蛰伏待机,不动则已,一动必会惊天动地,经过精密的计算,确保万无一失。

    南晋方面一直没有动静,故而,任天行没能猜出,武帝把决战的日子定在了今天。当鱼莲舟现身的那一刻,他便迅速意识到,武帝既然想收网,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本人也必会降临。

    刚才跟南晋强者交手,他并不想使用回天诀,过早暴露自己的保命后路。但是,长生真人竟然修炼盈缩功,请出真武法身,超乎他的预料,逼得他不得不亮出绝招。

    他相信,武帝就是在等这一刻,等着短暂的第二位九境强者出现。

    现在,他破境了,武帝也该来了。

    ……

    东城城头。

    武帝听到这声叫阵,从墙墩上站起身,玄色大氅在风中猎猎作响。

    颜渊站在后方,知道他要出手了,于是行礼恭送,温顺地道:“预祝陛下旗开得胜!”

    武帝负手而立,眉宇间升腾出一股杀意,却没立即动身,“朕刚才的提议,你要认真想清楚,否则,下次再相遇时,你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颜渊打了个寒颤,没有答复,只是头垂得更低几分。

    通过刚才一番话,他终于明白,武帝为何肯现身,陪他坐在这里。那个提议,将直接改变他生前身后的功名声望,干系太大,他不得不深思熟虑,不敢贸然应允。

    武帝向前迈步,这一步,就是十余丈之远。他的身形已飘上虚空,远离城头,最后一道话音仍清晰飘进颜渊的耳朵里。

    “至于眼前,你知道该怎么做……”

    颜渊直起腰来,想着这句话里的意思,没有去看武帝的背影,而是将视线移开,转而望向天坛方向。

    武帝告诉他,北唐如今的小皇帝就在那里,如果他想跟北唐做个了断,那么,现在正是最佳时机。

    当然,武帝还告诉他,南晋的玄悲小和尚也在那里,不过很快会离开。只要耐心等小和尚走了,他的机会也就来了。

    他眯起眼眸,目光幽冷怨毒。

    “你说得对,丧家之犬,连狗窝都没了,有何资格谈骨头?”

    ……

    皇宫上空。

    武帝漫步而行,前来收官。

    他披散着霜发,随意地立在虚空,没有释放出丝毫威压,下方众人却莫名颤栗,从内心深处涌起由衷的敬畏之感。

    千年以内,只有两人能踏足九境,享有五百载长寿。上一位是至圣孔丘,被尊奉为大成至圣先师,备受后世推崇和瞻仰。另一位,便是眼前的武帝陈玄霸,能跟至圣并驾齐驱,可以想见,日后他在大陆的声威将何其煊赫。

    在长寿的他面前,当代的风云宗师,不过是一时的弄潮儿罢了,经不起岁月的侵蚀,匆匆陨落凋谢,又如何能跟他争辉,争出个高下?

    真正让他们感到卑微和渺小的,是无法打败的飞逝时光。

    武帝降临,目空天地,没有瞥众人哪怕一眼,只是盯着前方的任天行,浓眉皱起,额头上泛起沧桑的皱纹,神情唏嘘不已。

    “白驹过隙,聚散匆匆,my brother,时隔十六年,咱们总算又见面了……”

    在他心目中,什么风云十强,什么八境宗师,都只是一时风流,不配做他的对手。真正有资格让他重视的,仅有眼前这一位而已。

    任天行却没有半分怀旧情绪,听到武帝这句感慨,嗤然一笑,流露出浓浓的鄙夷。

    “老子随口教你一句英文,用不着记到今天吧?什么狗屁brother,你就是个bi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