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437章 井

第437章 井

 热门推荐:
    剑一孤独,乃任天行所创,后来传授给海棠。

    剑二至剑九,皆是海棠的剑道领悟。

    剑十如来,剑十一春秋,出自任真的手笔,一者凌驾万剑之上,一者蕴涵春秋儒意,凝聚着北唐儒剑两道的神髓,并不只是简单纯粹的一剑。

    凡是悟剑,往往都需要特定的契机,通过外物环境启发,才生出新的感悟。那么,他在战场驰骋数月,又是因何而悟,悟出了怎样的剑十二?

    高瞻闻言,哑然一笑,没有多少惊讶的情绪,“原以为你够聪明,看来高估你了。你还没看明白么?在悬殊的境界差距面前,再精妙的招数,也只是花拳绣腿,哪怕有剑二十,你依然伤不到我!”

    以前,任真越级而战,挑战七境强者时,能凭借跟海棠的默契交融,弥补境界内力上的不足,实现“1+1>2”的突破,获得胜利。

    然而,八境是当今武道巅峰,实力要远胜过七境,差距不啻天渊,更别提只在六境的任真。想跨过这道鸿沟,正面挫败大宗师,是不可能做到的奇迹。

    海棠作为昔日剑圣,最清楚第八境的雄厚底蕴,因而,任真数次追问时,她都只是说,能勉强从八境手里全身而退,不敢想象正面交锋,能笑到最后。

    上次任真死战无心,就是最好的证明。

    从剑一到剑九,他使出浑身本领,都被无心轻松化解,没法构成丝毫威胁。即使他催动天眼,攻其不备,也只能做到禁锢身形,最终还是依靠万里借剑,才艰难击退无心。

    眼前,孤独九剑被破解,也在情理之中。如高瞻所说,倘若只是简单纯粹的一剑,那么,剑十二必然无济于事。

    任真明白他的意思,仍然提剑前刺,执著地杀向高瞻。

    剑上,真力再次滚滚而出,充斥着一股幽暗难明的意味,跟剑气交融在一起,彷似黑蛟出洞。

    剑锋横斩而出,一往无前,笔直斩向高瞻胸部。

    另一侧,海棠同时出招,她的剑上,剑气洁白精湛,截然相反,宛如白绫被人抛出,直取高瞻后背。

    高瞻泰然而立,绽放的佛光更盛。他那一身肥肉,不再松软颤抖,从远处看去,极像是坚硬铜像,每处都富有力量感。

    “还不死心,那就让你再刺一剑!”

    他昂首挺胸,不躲不避,任由前后两剑砍在身躯上。

    金刚不坏身饱经考验,对此他拥有绝对自信。连八境都无可奈何,凭这两人的修为,又如何能损伤到他?

    嗤、嗤……

    两剑一上一下,横斩在高瞻的胸腹两处,想将其斩为三段。然而,跟刚才如出一辙,剑锋斩斫之处,真力迸发,没能划出丝毫痕迹,更没溅起火星。

    所谓的剑十二,似乎还是没能奏效。

    高瞻脸色却霎时苍白,痛嚎出声,满身肥肉剧烈颤荡起来。

    “怎么会这样!”

    他一跺脚,胸腹部的肥肉上下摇晃着,变成具有弹性的金色皮球,弹射出精悍佛力,迅速震开两片剑,对它们畏惧至极。

    这两剑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力道。

    它们斩在高瞻身上,意图也非以剑气破开佛力,而是隔山打牛,通过接触体表,将某种神妙通玄的道意灌入高瞻体内。

    因此,高瞻体表的金刚防御未破,却已受了内伤,被两剑伤及肺腑。

    两剑通玄,非寻常剑道。

    任真和海棠被震退数步,见此情景,都喜形于色。这招剑十二,果然玄妙无穷。

    高瞻浑身抽搐,如同刚出浴一般,大汗淋漓。

    他攥拳克制透彻体内的痛楚,死死盯着任真,既惊又怒,“这绝不是剑法!”

    他深深感知到,有两股气流还在他体内游走,上下盘旋,轻灵飘柔,本身并不强势,而是饱含悠远绵长的意蕴,后劲充沛,冲击着经脉肌理,久久不见衰颓。

    越是巧力,打人越疼。

    它更像是老者的绵掌,而非少年的刚剑。

    如此生生不息的真气,绝不可能是一名后生独创,其背后必定大有渊源。

    任真挥剑,淡漠地道“你以为有佛家功法,就立于不败之地?我这一剑,底蕴不比你差!”

    话音未落,他手中长剑再出,袭向高瞻。

    海棠心有灵犀,反应丝毫不慢,两人前后夹击,几乎是同时出剑。

    高瞻狠狠咬牙,这次岂敢托大,身形暴起,五指凝结成钩,再次隔空去抓任真的剑芒。

    “大力金刚指!”

    这是他最得意的功法。在京城时,别看他平日游手好闲,不曾打坐练功,其实在这只手下了太多功夫。

    经过数十年苦练,他练成这门指法,出手迅猛如雷,而且指力恐怖,隔空夺走敌人兵器,如探囊取物,能硬生生将其捏碎。刚才交手,若非任真绽放天眼,剑必断无疑。

    此时,他故技重施,又想夺剑,手法极其凌厉。

    任真有所戒备,不慌不忙,一边撤剑,一边侧身左移,顺势跃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上方劈向高瞻左肩。

    又是在同时,海棠心意相通,同样凌空跃起,挥剑劈向高瞻右肩。

    两人的修为虽不如高瞻,身手速度却足以碾压这个胖子。电光火石,两剑齐齐劈落,将高瞻强行按回地面。

    轰!

    高瞻坠地,两肩承受着两剑,仰天痛嚎。

    剑气再次透过金刚身,朝他体内肆意灌注,情急之下,他双掌反抓向双肩,试图趁机扣住双剑。

    然而,任真反应极快,见好就收,在心头暗念一声,“二!”

    他步伐再度左移,在高瞻身畔划过四分之一个圈,这次又出一记横剑。

    海棠会意,相应地右移,同样使出横剑。

    两人默契配合,一上一下,双剑平行,正好构成“二”字。

    高瞻扑了个空,眼见双剑咄咄逼人,再次袭来,根本来不及调整姿势,便双掌齐出,仓促去抓剑。

    这一次,他的速度够快,没有让双剑斩在身上。但是,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那两剑急遽游走,随着两人的身形变幻,重新从上空劈落,呈现出“11”形状。

    二横二竖,这就是剑十二。

    名字叫井。

    横竖都是二。

    不仅如此,经过二次变幻,此时,任真已出现在高瞻背后,站在他面前的人,换成了海棠。

    二人步伐灵动,盘旋游走,恰好在高瞻身畔画出一个圈。

    道生一,一生二,二者变化推演,衍生出无穷,这是太极两仪。

    二剑黑白阴阳,便是出自道家,出自全真道的《两仪参同契》,故而能跟佛家金刚躯匹敌。

    剑十二,实则是道剑相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