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380章 鸿门宴

第380章 鸿门宴

 热门推荐:
    当天夜里,清河所有望族都收到一份请柬。

    吹水侯明晚略备薄酒,邀清河父老去郡守府赴宴,请务必赏光。

    拿到请柬后,郡里的富商豪绅们提心吊胆,一夜没睡好。大家都意识到,宴无好宴,任真是朝廷重臣,又亲率精兵前来,来势汹汹,谁知道他意欲何为。

    害怕归害怕,没人敢敬酒不吃吃罚酒。第二晚,郡守府内宾朋满座,凡是请柬上标明的人物,全部到场,无一缺席。看在城外虎卫的份儿上,他们也得给任真这个面子。

    华灯初上,大堂里灯火辉煌。

    十余桌宴席间,坐的全是本地有头有脸的权贵,大家平时很熟悉,此时却很拘谨,没人交头接耳,高声攀谈,都等着主人现身。

    偌大场面的晚宴,气氛反倒非常冷清。

    正中间的主桌旁,崔神末坐在最显眼位置,闭目养神,气定神闲。其实,他心里也没底,不清楚任真想耍什么花样,但他是清河领袖,备受瞩目,不得不矜持,作出淡然自若的姿态。

    一盏茶功夫,任真从后堂走进来。

    今夜,他穿一件玄青色丝绸儒衫,清贵又不失稳重,英姿飒爽。

    众人纷纷起身行礼,恭迎任真入席。

    任真站到主位上,示意众人落座,然后拿起酒杯,微笑道:“本侯久闻清河美名,这次亲眼饱览一番,果然物阜民丰,人杰地灵。这杯薄酒,我敬在座诸位,初到贵地,还请清河父老多多关照。”

    说罢,他举杯一饮而尽。

    正式场合下,这是必不可少的客套礼数。众人不敢怠慢,再次起身,陪饮一杯。

    任真这才落座,向同席的宾客们敬酒致意。

    大堂里的气氛总算缓和些许。

    酒过三巡,宴饮的礼数已经周全,宾客们再次寂静下来。他们知道,该到进入正题的时候了。

    任真啜饮一口茶,清清嗓子,正色道:“诸位想必有耳闻,今年南晋大举犯境,两朝激战正酣。本侯担任转运使,负责押运粮草物资。若非形势所迫,此时我便不会出现在这里。”

    全场鸦雀无声。

    任真继续说道:“不如明说吧,今年天灾人祸,朝廷粮草短缺,急需获得补充。我想,将士们保家卫国,浴血杀敌,咱们后方的父老乡亲,是否应该略尽绵薄之力,提供一些粮食支持?”

    场间依然无人开口。

    在座的权贵耳目灵通,自然清楚任真所说的情况。而且他们也能想到,清河郡物产丰盛,粮食充足,任真大老远跑来,肯定是在打粮食的主意。

    问题在于,白给是不可能的,他想怎么个收购法。

    任真见状,拿起湿毛巾净手,解释道:“眼前战事紧急,朝廷承担巨大的压力,难以立即挪出款项。我这次匆匆赶来,无法带够银两,所以想跟诸位商量商量,收款能否暂缓些时日?”

    一听说要赊账,众人更是默不作声,都不想当这冤大头。

    任真对这情形早有预料,并未感到绝望,“我想出两种解决方法,供大家参考。一是以高价收购,等朝廷筹齐资金,连本带利一并奉还。二是拿来年的赋税抵扣,并且给予优惠减免。”

    他放下毛巾,苦口婆心地道:“请诸位放心,愿意跟朝廷共度时艰的人,朝廷肯定不会亏待你们。所有的粮款,一分都不会克扣!”

    豪绅们始终无动于衷。他们不傻,不会轻信任真的承诺。

    他们并非不关心北唐存亡,问题是没人知道,以后将会发生什么。就算北唐军民齐心协力,驱走强敌,日后朝廷再过河拆桥,翻脸不认账,这笔粮饷找谁讨要,岂非打了水漂?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道理他们都懂。

    他们有心支援,也想捍卫自己的家园,但是,个人的力量毕竟微弱,如果只有一方愿意出粮,其他豪商都袖手旁观,杯水车薪,同样无济于事。

    这时候,最需要有人带头站出来,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如果整个清河都愿意慷慨解囊,帮朝廷渡过粮草危机,声势浩大,到时朝廷再想抵赖,就将背上滚滚骂名,不得不存有顾虑。

    众人见机行事,目光都落在崔神末身上。

    清河豪绅集团,以崔家为首。崔家的农商产业,占据清河的一大半。只要崔神末肯表态,接受任真的提议,就会提供大量粮食,其他人才敢登上这条船,跟着一起承担坏账风险。

    崔神末对周围目光熟视无睹,自顾低头出神。

    任真看眼里,干咳一声,淡淡说道:“崔神末,你的意见呢?”

    崔神末怔了怔,抬头答道:“侯爷别问我,这事我爱莫能助。崔家没有太多存粮,家里又有无数人等着养活,没有余粮能援助军需。”

    他拒绝得干净利落。

    听到这话,众人的表情都变得复杂。

    清河郡不算大,他们都在同一屋檐下,知根知底,对于崔家的雄厚底蕴,再清楚不过。以崔家囤积居奇的经商策略,哪怕整个清河都没粮了,他们也不可能缺粮。

    崔神末明摆着不想掺和此事。

    任真微微皱眉,注视着崔神末,问道:“崔家真的没粮?为何刚才我听崔鸣九说,崔家库房里还有十余万石稻米?”

    崔神末呵呵一笑,“崔家的事,当然我最清楚。我大哥精神错乱后,二侄跟着忧虑成疾,他应该是记糊涂了,崔家的粮食早已殆尽。”

    当初,崔茂带着儿子去深山求医,两人走后,崔神末一伙便在家族内外造谣,说是崔茂精神紊乱,崔鸣人带着去父亲求医。很多族人知道,那对父子确实是寻访名医去了,不由得不信。

    于是,清河郡渐渐传开,商绝崔茂常年殚精竭虑,精力透支过度,需要清心养病,不适合再担任家主,把大权让给崔神末。正因如此,崔家的生意才没出现大动荡。

    当父子二人返回家族后,崔神末在崔鸣人配合下,顺利擒住崔茂,将其关在冰窖里,外人无从知情,一直被蒙在鼓里。

    此时,任真听到这番说辞,眉尖一挑,沉声道:“这么说,你是不肯卖粮给我,对吧?”

    崔神末笑容淡漠,“您可以这么理解。”

    任真很清楚,要想从清河郡筹到粮食,崔家是关键,今晚如果不把崔神末摆平,就别想再带着粮食离开。

    他早有心理准备,刚才那番话,不过是先礼后兵罢了。之所以设这场晚宴,原本就是要在清河父老面前,将崔家的是非辩论清楚。

    既然图穷,那就掏匕首吧。

    任真翻动着眼皮,说道:“你不肯卖粮,崔家自有人跟我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