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312章 约泡

第312章 约泡

 热门推荐:
    念旧的人最喜欢故地重游,还有哪种方式,比两人牵手一起去回忆,更为完美?

    任真听到此处,动容且动情,第一次见她坦露心扉。如果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继续陪伴,就是对告白最深情的回应。

    相濡以沫,何不相伴于江湖?

    静谧长夜里,两人躺在各自床上,脸颊上荡漾着会心的笑意。

    “你成为我的本命,根源便在于此。我站在梧桐树下,之所以能勘破知命,本身是受你所赐,脑海里又在想你,巧合的是,在同一时刻里,你恰好也在想我,两心相印,才实现心意共通。”

    任真困惑问道:“你凭什么断定,那一刻我在想你?为何我没有印象,也没有产生异常感应?”

    “我体内气息暴涨,逼近破境边缘时,不知为何,我忽然能看清你当时的情境。你正坐在一座古怪的墓地里,对着墓碑闭目而坐。”

    “墓碑?”

    任真怔住,沉思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那时自己正在西陵桃山,破解春秋七十二经碑。

    “你仔细想想,当时肯定有感应。我望向北方天穹时,脑海里看见,你忽然睁开眼,同时抬头南望,仿佛在跟我隔空对视。从那一刻起,只要你再想起我,我就能及时感知到了。”(第86章末)

    经她这么一说,任真恍然记起,某天自己在解碑时,曾生出一股玄妙难言的感觉,觉得南方有人在隔空窥视他。

    他一度猜测,是晋武帝动用某种通天道法,能在暗中监视他的举动。没想到,真相原来是他被知命了。

    “我为了知命,把北唐群雄搅在一起,大动干戈,你只是逛逛街,就能顿悟破境,气运比我强太多。你放心,日后我肯定带你回去。说不定,咱们能当场踏进第九境呢!”

    任真调侃着,心里也明白,再回金陵时,就将面对武帝的绝顶修为,必会凶险万分。如果他俩无法晋入九境,就无法杀掉这位最强的仇敌。

    在她面前,他没法言不由衷,真实想法自然藏不住。

    她答道:“死而复生后,我最深刻的领悟就是,应该真实温暖地活着,希望你也能做到。以前你孤身一人,可能会不计后果,孤注一掷。但从今以后,就算为我考虑,你也不能再铤而走险。”

    需要改变的不止是她,同样还有他。

    “这是我的条件。”

    完整地说,应该是我们在一起的条件。

    任真沉声道:“我答应你。”

    “嗯,那我睡了。”

    “别啊!”他早无醉意,这时正精神亢奋,提议道:“要不咱们去屋顶看星星吧……”

    脑海里再无回音。

    海棠姑娘雷厉风行,果然下线睡觉了。

    任真苦恼难眠,心里开始后悔,早知如此,应该当面表白才对。说不定……后续还能摩擦出激情美妙的火花。

    ……

    ……

    朝试第三天,步入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阶段,殿试。

    按历年规矩,殿试被安排在午后。在此之前,也就是上午的两个时辰里,还有一项仪程,是让三甲进士入脉泉。

    沐浴更衣,只是觐见陛下的最基本礼节,中榜才子整洁衣冠,以示尊敬。进儒家脉泉,接受灵气洗礼,则能让他们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以最饱满的精气神出现在御前。

    在一些豪族子弟眼里,这项奖励甚至比大朝试本身更重要。他们身份煊赫,家中豪富,或许对当芝麻大小的官儿不感兴趣,但是,即使是再阔绰的权贵,也不敢说,自己有门路进脉泉。

    十大脉泉是儒家至宝,汇聚天下文人气运,每座都被视为禁地,绝非想进就能进。

    终南圣地有师和礼两座,东西北三大书院各有一座,其余五座皆归皇家掌控,也就是说,若不能得到四大书院和朝廷认可,任你手眼通天,也无法闯进脉泉半步。

    进脉泉的好处不言而喻,哪怕能取一瓢饮,吸收灵气为己用,都会是天大的机缘,能让修为陡然暴涨。当然,在两个时辰内,能吞纳几许,就要靠自己的气运了。

    昨天下午,武试榜单就早早确定,傍晚时分,文试也放出成绩,公布中试榜单。

    今天一大早,金榜题名的学子们便兴冲冲赶到皇城门口集合,脸上都洋溢着激动之情,等候进入脉泉。

    任真也在人群里。进脉泉这等好事,他怎舍得让别人替他去享受。

    虽然他是小先生,在儒家地位超然,也不便跟女帝开口请求。毕竟,脉泉乃天下文人气运所汇,如果被他贪婪汲取,占为己有,肯定会被世俗所不齿,玷污名声。

    天下共有,理应天下共享,是以此作为朝试奖励的初衷所在。

    时辰已到,负责主持的考官现身,在人群前方说道:“朝廷对外开放的脉泉有两座,请选择仁脉的站在左侧,选择智脉的在右侧。”

    随着话音落下,众人迅速站队,划分出两组阵营。

    关于这个选择,恐怕在进京的路上,他们就憧憬过无数次,哪还用得着临场考虑。对儒修而言,自身修行偏于哪一脉,极容易作出决定。至于儒家以外的散修,去哪座都无所谓,更没必要纠结。

    任真选择了仁脉。

    他随意打量身旁,发现在相距不远处,邬道思峨冠博带,显得器宇轩昂。

    这时,考官开门通行,人群一起上前,他趁机凑到邬道思身畔,搭讪道:“邬兄,莫非你也主修仁脉?”

    “啊……”邬道思侧身看着他,敷衍应答一声,似乎没有认出他来。

    任真并不介意,笑嘻嘻地道:“昨天回府后,家师对你不吝溢美之词,称赞你答题行云流水,文采斐然,令小弟好生钦佩。”

    邬道思报之一笑,这才想起,此人是吹水侯的首徒,脚下步伐却没放缓,显然不想多作交谈。

    任真还记得他昨天说的话,调侃道:“既然只想看看热闹,邬兄用不着这般匆忙吧?实不相瞒,家师嘱咐我,要多向你这位博学才子讨教,不如咱们约好,一同进去泡泡,如何?”

    明明是入脉泉修行,却被他说出去温泉泡澡的味道来。

    邬道思莞尔一笑,“待会一刻值千金,反正我只想看看,任兄不嫌浪费良机,难道我还吝时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