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310章 我怕来不及

第310章 我怕来不及

 热门推荐:
    离开皇宫时,天色已黑。

    任真心里一团乱麻,诸多思绪都还没理清,不知该如何面对,索性没有立即打道回府,漫无目的走在灯火街巷里。

    城东有条稻花巷,里面酒肆林立,贩卖一种名为稻花香的佳酿,隔着老远,就能嗅到飘溢出的酒香,令人陶醉。

    任真路过巷口,闻着这股浓郁香气,心意微动,转头走进巷里。

    他酒量很好,但平时不喜好饮酒,此时坐在酒肆的僻静角落里,点了两大坛陈酿,无非是想借酒浇愁,派遣心中的苦闷。

    又或者是,他想把自己灌醉,这样回家以后,要么他倒头就睡,自动将某些话题搁置,要么,酒壮怂人胆,他可以吐尽胸臆,把所有想坦露的感情都倾泻出来。

    女帝赐婚,即将改变他的私生活,也会打破他和海棠之间维持的微妙平衡,原先的名义夫妻做不成了。

    一旦沐清梦介入进来,纸里再包不住火,除非两人假戏真做,行夫妻之实,否则海棠就无法再以妻子的名份留在身边。

    让她离开,即使她愿意,他难道会舍得?

    他心里清楚,事已至此,那层窗户纸必须要捅破,不能再不清不楚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以他自身的冷酷性情而言,只要能成功复仇,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忍辱负重留在京城,娶一个小小的沐清梦过门,根本不算什么,大不了始乱终弃。

    然而,他最在乎的是海棠。她会不介意吗?

    任真灌了口酒,脑袋里思绪凌乱。

    成亲之日,必然在出征归来后,时间原本充足,足够他俩在征途中从长计议,寻找合适的情境坦诚布公。

    然而,女帝使出杀手锏,将海棠扣留在京城,无法随他前往前方,这令时间突然变得很紧迫。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大朝试结束,后天他就得押运粮草启程。这意味着,今明两晚,是他表白的最后机会。等回到京城后,大局已定,再说什么都晚了。

    别看他平时能言善辩,无所不知,但在儿女私情这方面,其实一窍不通。他本来就紧张胆怯,不知如何开口,经过女帝这么一折腾,赶鸭子上架,逼他立即行动,他不慌乱无措才怪。

    万般无奈下,他只能躲在这里喝闷酒。

    至于待会该怎么办,四个字——听天由命。

    两坛酒下肚后,他面红耳赤,起身时脚步轻浮,已经踉跄不稳。

    走出酒肆,不知是何时辰,街上灯火阑珊,夜空里繁星点点。

    初夏的微风舒爽而温柔,拂过路人脸颊,如同少女的纤细玉手,又似那乌黑飘柔的长发,撩人心弦,醺起沉醉的红晕。

    任真心猿意马,醉意朦胧,恣意在府门外排溺一通后,把提着裤腰走进家里。

    书房在东,睡房在西。

    任真向北。

    穿过阴暗花园后,视线开朗,一座小楼呈现眼前。

    他揉着惺忪醉眼,用力拍打房门,响声在寂静夜里分外聒噪。

    房里黑灯瞎火,无人应答。

    敲了片刻,他痴痴一笑,喊道:“睡了?”

    “嗯。”

    任真挠头,哦了一声,在门外傻站一会儿,倒头往回走。

    走在后花园里,他忽然停步,意识开始清醒,自嘲道:“是不是傻?哪用得着见面……”

    俩人心意相通,自己在想什么,她都能感知到,又何必非要见面,自寻尴尬?

    或许,她也不想看到自己这副酒后丑态吧?

    他摇头苦笑,回到自己房间,既没开灯,也没脱衣,就直接趴在床上。

    床很柔软,像是丰腴女人的怀里。

    他闭着眼,脑海里全都是她的面容。

    酒后的他呼吸有些粗重,欠了欠身,喃语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这大概就是古典版的数羊催眠术?

    他翻过身来,仰面朝天,睁眼望着黑漆漆的房顶,“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夜很寂静。

    当下很忧郁。

    他拍了拍微胀的小腹,缓缓移向裆下,脑海里生出一丝绮念。

    这时,一道清冷的话音响彻脑海,“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他猛醒,赶紧将手移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只要在想她,哪怕是**(手动和谐),她都能准确感知到。

    “你不是睡了么?”

    “你很吵。”

    “我没说几句话啊……”

    “但你在想。”

    任真语塞。

    他每想她一次,她就会收到一次。所以很吵。

    他红着脸道:“那怎么解决?我浑身难受,睡不着。”

    “变态!”

    “你干嘛骂我?是你自己想歪了。”

    “去死吧。”

    任真身子一哆嗦,闭着眼没再意淫下去。

    脑海里寂静无言。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

    说这话的是海棠。

    任真懒懒道:“我就要睡了。”

    海棠沉默一会儿,说“白天你是怎么说的?”

    任真没答话,睁开了眼睛。

    眸光明亮,像是天上的星星,闪烁着微光。

    “你想听吗?”

    他的心脏在砰砰跳动。

    不知她是否感应到心跳。不知她是否也这样。

    “说说看。”

    她的语气很淡,一如既往。但这三个字,明显是一种鼓励。

    任真深吸一口气,忽然觉得,时间正在变慢,快要凝固。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海棠轻哼一声,准备接话,却想不到,他还有下文。

    “但是我害怕,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或许在外人眼里,我只是十六岁的孩子,还处于懵懂未知的年纪。但是相处到现在,你应该最清楚,我不仅是手眼通天的坊主,更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男人。”

    他有些语无伦次,不止话音,身躯也在抑制不住地颤抖。

    “有人说,真正爱上一个人,应该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忠于人品。”

    “颜值?问世间,谁比你更美?”

    “才华?拜托,你可是剑圣大人,无数人崇拜的偶像。”

    “性格,嗯,我觉得,有人说就得有人听,刚柔并济,冷热相宜,这样才算绝配吧?”

    “善良……你如果不善良,不去金陵,咱们又如何能邂逅?”

    “人品,你人品确实不咋地,明明心里很清楚,非要逼我说出来。”

    任真嘴角微挑,打开话匣子后,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他重新闭眼,开始享受这份交心的倾诉。

    “我想了很久,发现这些特质在你身上都不欠缺。但是……似乎……这些并不能完美阐释,我对你那种心动的感觉。”

    “于是我开始回想,从我们相遇、离别、重逢,一直到现在,走过的所有的路,我才意识到,所谓的标准其实都是扯淡。”

    “爱上你,只要第一眼就够了。”

    “这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