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272章 北唐第一主播

第272章 北唐第一主播

 热门推荐:
    海棠听完他的讲解,沉默一会儿,眼眸深处有抹失望情绪,不过开口说话时,语气如往常平淡。

    “这么说,我不适合当你的帮手。”

    任真列出坦克、法师、射手、辅助四种角色定位,分别对应着墨家、儒家、兵家、医家这四方流派,特长和职责明确,其中的每一项都不适合由她担任。

    跟任真一样,她最擅长的也是取敌头颅,凭三尺剑,于战场间游走自如。可以说,两人的角色完全重叠。在五人制对战中,收割人头的刺客,只需一位就够了。

    任真心思细腻,听出这话里的意味,转头看着她的清冷面容,认真说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六合剑一分为二,分别束在两人手腕间,存在着紧密而无法分割的感应。两人灵犀相通,双剑合璧时,绽放的威力非同凡响,毫无悬念地要在一起,不会分开作战。

    她不是他的帮手,而是影子,如影随形,自然无处不在。

    她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嘴角挑起细微的弧度,不易察觉地一笑,没说什么。

    他顺着先前的思绪,感慨道:“其实江湖之大,各有千秋,取众家之长,方见大道之源。如果真能聚齐四家强者,又有你相伴在侧,到时在这世上,就已经近乎无敌……”

    她回答道:“正因如此,有实力跟你我联手的人,才会太少,太难寻找。不过,既然你心里有明确的搜寻目标,来日方长,以后慢慢物色就是。”

    任真嗯了一声,微笑道:“你激我上场,才谈到这个话题。今天的主角不是咱们,只要端坐在这里,欣赏年轻人的表演就行了。”

    说这话时,他已经看到赌坊掌柜登台,开始宣读本场竞技的细则。

    这位年轻掌柜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表哥,叶天命。那夜女帝出手,派雪影卫抄没叶家,杀死叶无极,替任真复仇的同时,也在叶天命这唯一的幸存者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冤有头债有主,过河拆桥、杀人灭口的是女帝,他没道理把血仇记在并未出手的任真头上,只会恨女帝心狠手辣,赶尽杀绝。

    更何况,叶无极在临死前,终究还是忏悔当年的罪行,跟自己的外孙相认。叶天命被托付给任真,作为表哥,他理应帮表弟对付皇室,才能洗清叶家的灭族深仇。

    那一夜后,任真将他带回府里,给他换上一副新面容。考虑到他熟悉京城情形,又精通经商之道,任真便委任他当赌坊掌柜,一方面观察他的能力,同时考验他的忠心如何。

    如果他表现优秀,而且没有异心,任真不介意以后派他去做更重要的事。毕竟血浓于水,两人以前相处也很融洽,任真心里其实不排斥这个老表。

    叶天命读完规则,英雄联赛的战火迅速点燃。

    作为开场重头戏,赌坊安排的出战双方都享有盛名,备受赌客们瞩目。一方,是以范家少主范东流为核心的法家战队,他们的对手,是被范东流视作天生宿敌的莫染衣。

    当初在拍卖会上,任真就见过范东流一面,谈吐不俗,颇有大家风范。对于莫染衣,他也在玲珑宴上见过,知道此人正是莫鹰首的爱子,白衣飘舞,出尘不染。

    这两人狭路相逢,注定是一场酣战。所以,任真心里有些期待,想看看跟他同一代的天才,究竟有几分成色。

    两大战队登场,比试一开始,局面就白热化,十人奋勇激战,陷入僵持阶段。

    任真觉得枯坐无趣,便对海棠说道:“观看这种团战,最需要有人在旁边解说,点评双方的策略和形势。要不,我亲自给你讲解一番?”

    他心里则感到遗憾,可惜啊,这世上没有电子产品,不然他还能根据这项赛事往外拓展,再开通像某鱼、某牙那样的直播业务。

    凭他的伶牙俐齿、油腔滑调,不去当一位网红主播,煽动全场喊666,未免有点可惜。

    海棠翻了翻眼皮,一副无所谓的神情,“你随意。”

    任真咽了口唾沫,盯着场内战局,开始说道:“既然以争夺水晶分胜负,而非打群架,就没必要扎堆聚在一处。你也看到了,他们都意识到这点,有了明显的线路划分。”

    “范家冲在上路的那位老铁,高大剽悍,一看就是皮糙肉厚的硬茬,不好对付。如果让他碾压向前,把节奏带起来,莫家会很被动。所以,莫家的应对就有点机智。”

    在他视线所及之处,只见那名大汉举着巨斧,另一只手持有盾牌,摆出一副不要命的汹汹气势。

    他的对手则很狡猾,没有选择跟他正面碰撞,比拼力量,而是不断闪转腾挪,避开那柄势大力沉的斧头,让他无处发力,同时又伺机刺射毒针,缠住他的身形,让他疲于招架,难以完成碾压。

    “上单对下单,坦克对射手,这俩人的修为都在五境,不相上下,如果双方没调整对阵,估计一时半会难分高下。”

    上单,是单人在上路活跃的意思。而方向是相对的,我方眼里的上路,自然对应的是敌方下路。

    海棠摇头,“有时候,你说话用的词很古怪,不明所以。”

    任真嘿嘿一笑,“我跟你讲解这些,是想让你提前适应我的表达方式。否则日后,咱们出现在前线战场上,我担心我说的话,你也听不懂。到时再临场解释,肯定耽误工夫。”

    海棠知道,他策划这场竞技,本身就在为行军打仗作准备,就没再追问下去。

    “下路的形势,就截然不同。你也看得出来,莫家那位的实力很强啊,不仅晋入六境,拳法更虎虎生风,应该是战队的最强主力。所以,范家派俩人缠住他,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样一来,中路的人数也不会对等。范东流的内功路数很杂,剑法也很潇洒,如果我没看错,用的应该是从我手里拍到的《一树玉庭花》。可惜,他的战力虽有精进,架不住对面有三人啊……”

    上路一对一,下路二对一,范家如此安排,在中路就只能以二对三,让范东流承受莫染衣的巨大威胁。

    从当前排面上看,莫家有莫染衣和下路那人,实力超群,而范家只有范东流一人表现扎眼,明显感到捉襟见肘。

    海棠看在眼里,问道:“整体实力偏弱,如果是你,你该如何化解眼前的危机?”

    任真闻言,凝视场间的激战双方,眼眸里闪着睿智的精光。

    “范家现在虽然艰难支撑,但已经露出颓势,要想扭转局面,缩小战力差距,最好的选择是先找到一个突破口,换线秀出骚操作。”

    说着,他抬手指向战台,“也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