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208章 陛下还是那个陛下

第208章 陛下还是那个陛下

 热门推荐: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崔鸣九从阁楼里走出来,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

    “师尊果然没有爽约,冒着天大的风险,来京城跟我赴会。”

    云遥宗覆灭之日,任真曾对他说过一句六月后长安见,而刚才他见到的,是货真价实的真武剑圣。

    按照任真的吩咐,墨雨晴事先通知顾海棠,暂时恢复男装,出面稳住崔鸣九,允许他投靠在小先生门下,听候差遣。

    “难怪我的身份没被揭露,原来师尊跟小先生竟是至交,都敢将性命托付给他。不过,为何不让我告诉夏侯霸?莫非他们担心那小子会叛变?”

    回想起先前夏侯霸的态度,他大概猜出保密的原因,便决定守口如瓶,将师尊到来的消息埋在心底。

    他当然想不到,以前见到的剑圣跟小先生是同一人。

    他再次返回候客厅。

    夏侯霸拜师成功,早已心满意足地离开,哪还会等他。

    任真还坐在那里,等着他回来拜师。

    崔鸣九跪地叩首,神色虔诚,“崔鸣九愿拜先生为师。”

    任真微笑道:“现在你明白了吧?任真和墨雨晴愿意追随我,并非因为他们背叛你师尊,不忠不孝,而是奉师命行事。如果你像夏侯霸那样,迫不及待想投靠我,就不会有资格知晓真相。”

    崔鸣九起身,朗然说道:“我误会师兄师姐了。以后老师有事,请尽管吩咐,弟子愿效犬马之劳!”

    任真点头,并不怀疑他的真诚。

    一红一白,一忠一奸,崔鸣九和夏侯霸的真实面目,刚才已显露无遗。

    “眼前我还没遇到棘手的事,不用麻烦你,不过我知道,你现在正困难重重,其实更需要老师的帮助。”

    夏侯霸急于投诚,看似形势所迫,实则奴颜媚骨,反复无常。与之相比,反倒是身陷囹圄的崔鸣九,依然坚守住气节。

    崔鸣九闻言,神色一黯,“四叔被杀,这副烂摊子落在我手里,是个解不开的死结。我也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收拾局面。”

    任真若有所思,“粮食霸盘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你大师兄当过叶家的钱粮管家,对他们的底细很清楚。你若想继续斗下去,这次我可以帮你一把。”

    斗倒叶家,是他的重要目标之一,绝非只为帮崔鸣九那么简单。

    通过拍卖会,他手里已持有大量现银。通过卧底叶家,他知彼知己,摸透行情。通过杀死崔更,他能轻松接管崔家的砝码。

    万事俱备,只要他插手入局,叶家必败无疑。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崔鸣九并未露出太多喜色。

    “不瞒老师,其实以我个人意愿,非常排斥做这个粮食霸盘。但是现在骑虎难下,大量粮食囤在手里,想放弃都不行了……”

    放弃霸盘很容易,只需抛售囤粮即可。然而这意味着,粮价会被叶家一手操控,崔家高买低卖,势必血本无归,在京城的生意全盘垮掉。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不争也得争。

    任真倒不关心这点,而是好奇地道:“垄断粮市,掌控粮价,这是每个豪商都梦寐以求的大手笔,你为何不想做霸盘?难道你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

    崔鸣九摇头,沉声道:“粮食关系国计民生,无数人的饥饱。即使朝廷不加干预,我也不能昧着良心,从贫民百姓那里搜刮钱财,眼睁睁看着太多人断粮饿死!”

    粮食是人的命根子,谁都离不开它。霸盘会使粮价飙升,使那些最基层的长安市民买不起粮,这无异于从他们碗里夺食,是再缺德不过的勾当。

    若在往年,想垄断偌大长安粮市,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但今年的形势太特殊,给叶崔两家创造了机会。

    先是开年时,湘北的漕粮付之一炬,长安度春荒的供粮断绝,粮价瞬间暴涨,引发了剧烈的缺粮危机。朝廷虽然削减不少用度,怎奈前方战事一起,军粮必不可少,一个无底黑洞急需填补。

    更严峻的是,一场大旱不期而至,席卷北唐,各地农田干竭无数,秋收虽未至,但今年的收成已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旱灾加剧了当前的危机,使得人心惶惶,大户人家纷纷提前储粮,更令粮价离奇飙升。

    在这种节骨眼上,大发国难财,是权贵豪绅们最擅长的本事。叶崔两家一直从事贩粮生意,岂会错过良机,同时倾尽全部资财,拉开争做霸盘的商战帷幕。

    崔鸣九进京时,两家激战正酣,崔家初步露出资金短缺的苗头。他敏锐意识到这点,通过查账盘存,发现了崔更一手造成的严重亏空,因而被软禁起来。

    现在即便他主持大局,也已积重难返。

    任真前世学过政治经济学,深知市场供求关系的规律,于是说道:“你不做,叶家也会继续做,粮价膨胀在所难免。你会甘心收手?”

    崔鸣九叹息道:“我明白,以老师的财力,足以帮我继续收粮。但我最纠结之处在于,实在不想走这条路。”

    任真眨了眨眼,说道:“其实还有一条路。”

    崔鸣九闻言,豁然抬头盯着任真,表情难以置信,“您说的是真的?”

    任真点头,没兴趣卖关子,直接说道:“搞垮叶家。”

    崔鸣九有些失望,“这么说,还是要收粮跟叶家斗?”

    任真避而不答,忽然转移话题,“你有没有想过,朝廷为何始终没插手,放任你们两家争霸盘,令粮市危机愈演愈烈?”

    崔鸣九怔住,对他的提问始料未及。

    朝廷出面干预粮市,平抑粮价,这是最强有力的控局手段,任何商家都无力抵挡。然而,迄今为止,那位女帝一直在冷眼旁观,任由粮价膨胀,百姓饥荒,似乎没有出手救急的打算。

    “为什么?”

    任真答道:“很简单,坐山观虎斗,朝廷想让你们先分出胜负。叶家是陛下的心头肉,崔家的根基又不在长安。两家树大根深,要想同时拔根而起,谈何容易?出于私心,陛下更不愿这么做。”

    崔鸣九默默听着。

    他没想到,小先生敢如此评价陛下,更没考虑过,陛下如何看待这件事。

    “所以,她想让你们先斗下去,垄断长安粮市再说。到时她再出手,拿获胜者开刀,没收你们的战利品,坐享其成。届时,两大巨头都被搞垮,无人能再掌控粮市,当前危机就能缓解许多。”

    崔鸣九听明白了,却不太赞成,“您是说,我们两家都无法成为最终的赢家?”

    他想不明白,难道叶崔两家都无法意识到这点?朝廷真敢以莫须有的罪名,公然抄没一方豪门世家?

    任真不置可否,“我只想让你明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棋盘上不止有你们两家。你不想做霸盘,也很容易,只需借刀杀人,让幕后之人认为时机已到,出手除掉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