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190章 大弟子

第190章 大弟子

 热门推荐:
    谢主管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刚才打开竹筒帛书后,他的情绪很复杂,既震惊又困惑,没来得及考虑太多,就在众多嘉宾催促下,草率地说出孤独九剑。

    早知道是这般情形,会被大家误以为谢家跟剑圣串通,他断然不敢公布实情,只会临时中断拍卖,去通知谢家主定夺。

    可惜木已成舟,娄子已经捅出来了。

    面对大家的质问,他心急如焚,既不敢随口解释,怕给人落下话柄,又无法平息乱局,给出合理的解释。他本就不知情,还能怎么解释?

    他现在才想明白,任真之所以设置神秘的附赠品,可能压根就不是为了激励嘉宾,而是悄悄埋下这颗炸弹,从而形成这样的局面。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一招玩得阴险啊。

    只是,他为何要这样做?难道他不惜泄露身份,想跟谢家同归于尽?

    此时人声鼎沸,谢主管顾不上那么多了。既然是任真在从中作梗,索性就把他推出去,自己赶紧把责任摘干净。

    他示意大家安静,振声说道:“抱歉,诸位想必清楚,卖家有权力对身份保密,所以拍卖行事先并不知情。早知如此,谢家绝不会引火烧身,承接这场拍卖会!”

    说着,他抬起手,按下桌面的那只按钮。

    “剑经的卖家就在这里,并非大逆顾剑棠本人。至于他究竟是何身份,如何得到这两剑绝学,可以由他自己来交代。如果确是大逆同伙,谢家自会将他扭送报官!”

    随着按钮按下,场间响起一阵轰鸣,只见拍卖台上方的墙壁忽然开始上升,显现出一片独立的空间。

    那堵巨大透镜撤走后,二楼房间里的三人暴露在众人面前,跟他们隔空相对。

    “任真”端坐在长椅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正式跟京城群雄会面。

    “竟然是他!”

    看到他的面容,嘉宾席上同时响起三道惊呼声。

    叶家、崔家和琅琊阁主梅琅都在场,并且都认识任真,因此一眼便认出来,这正是不久前叶家新收的二管家。

    由于争霸盘的缘故,叶崔两家手里资金紧缺,这次出席拍卖会,纯粹是硬撑场面,走个过场而已,并没有闲钱参与竞拍。

    至于梅琅,更没有足够资本掺和其中。琅琊阁是密探组织,无法跟众多豪绅比拼财力。

    他们只想来看热闹,未曾料想,会看到这么大一场热闹!

    轰动京城的拍卖盛事,居然是他们认识的那个穷秀才举办的!

    这样的事实太过离奇,让他们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此时,崔更正坐在嘉宾席上,看清“任真”的面容后,哑然一笑,眼神充满嘲讽,“怪不得敢帮叶家对付我,原来是大逆顾剑棠的同党!叶家真是请了一位好管家!”

    他指桑骂槐,言外之意是说,叶家跟顾剑棠勾结在一起,原来是窝藏逆犯的贼窝。

    私藏罪犯,这是天大的罪名,他当众说这话,分明是想趁机攻讦叶家,以此摆脱崔家的霸盘危机。

    少主叶天命勃然大怒,正准备出言反击,却被他的二叔叶之凡拉住。此时叶家理亏,确实有藏凶之嫌,在他看来,没必要包庇一个下人,撇清干系才是当务之急。

    叶之凡冷冷说道:“听崔四先生的口气,应该是此刻才知晓他的身份。连崔家和谢家这样的望族,都被这逆贼蒙骗过去,我叶家又岂能识破忠奸,叶家是无辜的!”

    叶天命闻言,神色一慌。叶之凡不问青红皂白,就断定任真是逆贼,显然想丢卒保车,不管任真的死活。而他对任真颇有好感,不忍心就此舍弃这位二管家。

    叶之凡站起身,拱手说道:“诸位朋友,是我叶家一时失察,误收了逆犯,稍后会亲自擒下他,送交官府,请大家做个见证。”

    这种时候,他急于洗脱罪责,哪还在意是否另有隐情,更不会考虑任真为叶家立下的功劳。

    听到这话,崔更冷哼一声,没再说什么。

    梅琅却站起来,傲然道:“你说失察就是失察?据我亲眼所见,你家天命公子跟这逆贼交往甚密,两人狼狈为奸,四处横行霸道,得严加审讯才行!”

    所谓横行霸道,指的自然是那天在枫林晚争风吃醋一事。梅琅此时出头,正要雪洗那天的耻辱。

    刚才一看到“任真”,他便恍然大悟,心里思忖着,难怪此人能得清音姑娘青睐。当初他只以为任真是花丛老手,深谙取悦女人芳心之道,现在看来,大概是拿出某些奇珍异宝的缘故。

    “至于送交官府,就不必了。琅琊阁肩负察查机密的职责,正应该接手此案。让我把他带回去审问,哼,一定能将他所有的同伙揪出来!”

    他已经想出无数种办法,要将任真屈打成招,进而陷害到叶家头上。

    一直冷眼旁观的沐家诸人,也都听出了端倪,意识到楼上这位卖家,似乎就是试图接手赌坊的那个年轻人。

    跟梅琅一样,他们也自以为看清,任真敢染指赌坊生意,原来是因为剑圣在背后撑腰。一念及此,他们愈发幸灾乐祸。

    这时,二楼房间里,“任真”微微一笑,按照任真原先的交代,开始演戏。

    “诸位争论半天,为何一口咬定,我就是顾剑棠的同伙?”

    此言一出,所有人一怔,终于将注意力调转到当事人身上。自从“任真”现身,大家便先入为主,从未考虑过其他可能性。

    “难道不是?”梅琅眼神冷戾,漠然道:“铁证如山,你还想狡辩?若不是顾剑棠的同伙,你怎么可能有孤独九剑!”

    顾剑棠,孤独九剑,这两者紧密捆绑在一起,确实无法分开。想要狡辩撇清关系,是不可能的事情。

    “任真”平静说道:“事已至此,也就不瞒你们了。我名叫任真,曾是剑圣座下的大弟子。这两剑绝学,正是他亲手传给我的!”

    人们闻言,目光一颤,没想到他会供认不讳,轻易交代自己的底细。

    他们对“任真”的供述半信半疑。众所周知,顾剑棠生性孤僻,这些年独来独往,从未听说他开门收徒。至于这位大弟子的身份,还有待验证。

    任真……

    在座有人记性颇佳,念叨着这名字,忽然联想起旧事,“前不久,有名剑道天才横空出世,登上无极神道的巅峰,那人好像也是自称剑圣大弟子……”

    经他这么一提,很快又有人记起这茬,连忙说道:“对对,我记得那青年就叫任真,继剑狂之后,成为剑道第三天才!”

    听到这两人的话,大家渐渐回忆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还曾轰动一时。

    如此说来,剑圣大弟子任真,应该确有其人,就是眼前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