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166章 局中局

第166章 局中局

 热门推荐:
    任真站起身,朝崔四先生真诚行礼。

    明知对方绝非易与之辈,不会轻易放过他,他还是躬身道歉。赔罪过后,如果崔四依依不饶,他就不再理亏。

    “小生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冒犯崔先生。我愿将全部筹码奉还,向您赔罪。请先生高抬贵手,别跟小人一般见识。”

    说罢,他将面前所有筹码推了出去。

    他当然舍不得,但是先礼后兵,这套礼数少不得。

    崔四身旁的贵妇闻言,神色平淡,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我夫君说了,不稀罕你那点银子,只有废掉你的修为,他才会息怒。”

    说着,她轻翻眼皮,傲慢地瞥了任真的寒酸衣衫一眼。

    见对方得理不饶人,顾海棠沉默站起来,一缕清冽剑意从体内透出,要跟崔四先生较量一番。

    她和任真的剑法都出神入化,双剑合璧时,连七境的梅煜都不是对手,甚至险些丧命在剑下。

    他俩要想离开,锋芒毕露时,她不相信,就凭崔四的道行,真能拦得住他们。

    即使不敌,只要闯出此间,龙入大海,以任真的易容神通,瞬间就能消失无踪。无论崔家势力多强大,也休想查出他们的行迹。

    赌桌前,杀机骤起。

    崔四先生脸色一寒,正准备开口,这时,那名老者赞叹道:“一个五境的女娃娃,竟然有如此精湛的剑意,真是了不得!”

    他抬头望着顾海棠,老脸上浮出惊讶之情。再次看向任真时,他的眼神里充满好奇。

    连侍女都有强大造诣,这年轻人恐怕只强不弱。不说他俩身世如何,单凭这份天赋,就足以威震京城。

    这样的天才,莫非出自哪方世家?

    想到这一层,他轻拍桌面,当机立断,要把这两人收进麾下,结一份善缘。

    “崔更,人家明明已经向你赔罪,你为何还要咄咄逼人?”

    他侧身看向崔四先生,正经说道:“连老朽都看不下去。这两个娃娃,我叶家今天收留了。你若还想废他修为,那就来跟我玩玩吧!”

    任真闻言,满脸震撼,片刻后才缓过神来,赶忙向叶老行礼致谢,激动地道:“多谢老前辈仗义出手,晚辈愿意追随叶家,当牛做马,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任真之所以感到震惊,并非由于老人为了救他,不惜得罪强大的崔家,而是后知后觉,直至此刻才醒悟,叶老叶老,这里是京城长安,还能是哪个叶家?

    有时候,世界真的太小了。

    这时,老者身旁的那名公子轻咳一声,笑如春风和煦,“五境才俊,何时变得一文不值了?崔家固然豪富,也不能说废就废吧!”

    这公子朝任真点头,算作是打招呼。

    听到这句嘲讽,崔更面笼寒霜,冷冷地盯着叶老,说道:“为了区区两名五境,难道叶家就要得罪我崔家不成?”

    话音刚落,叶老的笑声便响起来,在外人听来爽朗,传到崔更耳朵里,却是非常刺耳。

    “在两个小辈面前,还想装腔作势,你恶不恶心?别忘了,今天是你们崔家主动约我出来求和,而不是我在求你!”

    任真恍然大悟,这下总算看清真正的形势。

    闹了半天,原来是叶家约崔家在此会面,出于某些矛盾主动求和,他们的意图本非为了赌博,只是在交谈之余,随手玩玩而已。

    任真却是真的只想赢钱,无意中走上这张赌桌,闯进了两家的和谈。

    听他们说话的语气,叶家正处于强势地位,并不在乎得罪崔家,所以叶老愿意帮任真,不过是举手之劳,顺便收服两个五境下属罢了。

    崔更脸色愈发难看,看向任真的目光如毒蛇狠辣。

    刚才交涉时,叶家的态度异常强横,本就让他心情烦躁,任真的搅局无异于火上浇油,更加激起了他的怒火。

    叶老一语戳破他的虚荣,让他难堪,他便下定决心,要在这俩小辈身上把面子找回来。

    “敢顶撞我的小辈,叶家说保就保,难道我崔家就不要面子?叶老想收留他们,不是不可以,得从赌桌上赢回去才行!”

    “哦?”叶老银眉一挑,轻蔑笑道:“你想怎么赌?老朽就陪你玩玩!”

    他肯搭救任真,只是出于一点心奇,故意想气崔更,并非真的在意任真死活,自然更不介意拿任真当筹码,再跟崔家斗上一斗。

    崔更轻敲桌面,寒声说道:“他得罪了我,本就该死,这条命该是我的。咱们来猜一局大小,如果你赢了,他的命就归你,如果我赢了……”

    他微微一顿,神情冷戾,“他不仅得死,你还得额外赔我三万两银子!”

    叶老眨了眨眼,若有所思,“也就是说,他的命值三万两银子,我想带走他,就得承担掏三万两的风险?”

    崔更点头。

    这时,那位公子轻轻拊掌,“花三万两,就能买走一名五境的性命,这笔买卖似乎不亏啊!”

    对面的崔更阴笑道:“既然天命公子觉得不亏,不妨来玩一把?你要是能赢,还可以一分钱不花!”

    公子叶天命点头,然后看向任真,“好,既然是赌你的命,那就由你来替叶家下注,掌握自己的生死吧!”

    任真闻言,报之一笑,重新坐回座位。

    他面带笑容,不是为了表示感激,更非感到开心,而是觉得这场赌局很搞笑。

    拿我的性命当赌注,你们真以为能掌控我?

    “叶公子,感谢您赏给我一次求生的机会。不过,我心里有点顾虑,担心负责摇骰的荷官会作弊,暗中偏袒他们崔家。”

    说着,他侧首看向不远处。

    赌坊掌柜玉罗刹早已赶来,但迟迟不敢近前。作为局外人,他幕后的势力并不想卷进叶崔两家的争斗,不想得罪任何一家。

    叶天命同样转头,一边向玉罗刹招手,一边笑吟吟地道:“这点你放心,沐家的人比你精明多了,你就算让他出老千,他们也不会趟这浑水。”

    玉罗刹走了过来,先后朝叶崔两家行礼,然后深深看了任真一眼。

    他躲在旁边,早已看清赌桌间的形势。无意中走上赌桌的这个年轻人,不仅是激怒崔家的导火索,更可能成为激化两家矛盾的炸药。

    这一局干系太大,输的人可能会恼羞成怒。只要幕后东家没表态,就算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出老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