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164章 既然不是仙

第164章 既然不是仙

 热门推荐:
    银钩赌坊,对京城本地人来说,是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不只是任真走进的这一家,长安城里大大小小数十家赌坊,都挂着这同一块招牌,背后藏着同一位东家。

    换句话说,京城虽大,但大半个赌博产业,都被一股幕后势力所掌控,被某家财团垄断成自家田地。

    但凡做赌场生意,只靠雄厚财力是远远不够的。

    东家必须要有足够深厚的背景,以及一大批打手,才能通吃黑白两道,镇得住场子,撑得住盘口,让那些嗜赌如命、撒泼耍赖的地痞不敢滋事。

    赌坊的水素来很深,尤其是在豪强林立的京城,能坐得了如此大的庄,更非易事。

    因而,别看这家赌坊的门面不大,其能量却不容小觑,绝非单独哪个武修就敢招惹的。

    关于这一点,不知道外地来的门外汉任真,是否真的清楚。

    走进坊内,映入眼帘的装潢算不上豪华清贵。稍显局促的赌场里,光线有些昏暗,只有在几张赌桌前,吊悬着烛火灯笼,映亮牌面。

    或许是午后的缘故,人的习性偏倦怠闲散,活跃的赌徒相对稀少,并未如任真想象的那样,呈现出一副喧闹嘈杂的画面。

    回想起前世电影里的赌神风采,再意淫着自己稍后大杀四方的画面,任真既激动又紧张,忍不住搓了搓手,走到门口的柜台前。

    浑身上下全部家当,总共不到一百五十两银子,他都兑换成筹码,没打算保留一点糊口的盘缠,显然是成竹在胸,要搏一把大的。

    掏出那些散碎银子时,他能清晰捕捉到,柜台后那名女荷官的明眸里闪过一丝蔑意,然后别垂下眼皮,不再多看他一眼。

    自小混迹街坊的他,从不知脸皮为何物,依然满面春风,一边往袖子里揣筹码,一边肆无忌惮地瞥向人家的高耸胸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问清下注底限后,他带着顾海棠走进一旁的场地里,随意游走在各处赌桌间,不急于立即下场。

    “别怪我抠门哈,”他眼神飘忽,游离在四周角落间,随口说道:“您是真豪杰,出手不在乎轻重,我要是把家底分给你玩,转眼就能败光。”

    顾海棠摘下斗笠,低头跟在身后,眉头又不自觉地皱起来。她痴迷修行,对其他事毫无兴趣可言,听到任真碎碎念,未免觉得聒噪。

    “想赌钱就快点动手,我没功夫陪你在这里耗日子。”

    任真慢慢悠悠,挑了个角落里的座位歇脚,眼光依然四处飘忽,“着什么急啊,赌钱跟修行一样,也得耐心等待火候,按部就班,不可操之过急。”

    顾海棠落座身旁,淡漠地道:“你不是说,替我收了几个京城世家徒弟吗?直接找他们要钱就是,何必这么麻烦。”

    任真叹了口气,“你的心眼太直了。我说过,别轻易相信任何人,现在火候不到,咱们不能贸然现身。再说,我难得来赌一把,又不只是为了赌钱……”

    顾海棠微怔,忽然想起他在门外说的话,“你真要打这家店的主意,以后做赌坊生意?”

    任真感慨道:“想在长安混日子,吃喝拉撒,哪一样不得烧钱?赌钱一时爽,花光后不还得继续找进项?有钱能使磨推鬼,说穿了,只要钱赚得多,何愁大事不成?”

    顾海棠一僵,觉得这个道理不对,想要辩驳一番,却又说不清是哪里出了问题。

    任真把她的神情看在眼里,微笑说道:“我先前没说错,你就是不知人间疾苦,有一座宗门供奉着,衣食无忧,信手拿来,就理所当然地以为,银子在修行者眼里一无是处。”

    顾海棠没有争辩,若有所思。

    “以前你高高在上,可以潜心修行,不问世事。但现在不行了,你得自食其力。武修也是人,能龟息整月,难道还能一辈子不吃饭?莫非你真以为,云遥宗都是土匪,靠搜刮抢掠来供奉你?”

    顾海棠微微垂首,视线落在身穿的那件布衫上,忽然有些怀念以前白衣飘舞的日子。

    买衣裳是要花钱的,所以,装高人风范也是要花钱的。

    “这样就能理解,儒剑两派当年为何愿意下山,插手俗世皇朝间的争斗。因为他们过够了清贫日子,想享受跟你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逍遥作派,所以才要争取皇朝的进贡供奉。”

    说完,任真往后仰在椅背上,慵懒地道:“所以啊,只要还没修成仙,咱们就离不开钱。反过来说,只要足够有钱,我就有那把椅子。”

    顾海棠豁然开朗,明白了他的真实用意。

    既然不是仙,就都得花钱。他要用尽各种手段,包括钱在内,让自己在棋盘里有一席之地。

    至于眼前,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先将修行搁置一段时间了。

    “该怎么做,才能把这家赌坊赚到手?”

    话刚说完,剑圣大人难得灵光乍现,说道:“莫非你想引诱幕后庄家下场,拿这家铺面来赌一场?”

    在她看来,这个办法似乎可行。

    任真闻言,五味俱陈,暗暗腹诽道,前世的大学霸往往都是书呆子,现在看来,痴迷修行也会有智力衰退、导致痴呆的后遗症呐……

    “怎么,难道不对?”

    任真淡淡一笑,站起身来,环顾四周说道:“我刚才测了下风水,这赌场里布的是青龙泄水局,赌客的财运晦暗,流财不止,能赢钱才怪!”

    说着,他负手来到一张赌桌前。这个方位,是整个布局里唯一的漏洞,可保财气无虞。

    赌桌上玩的,是最简单的赌法,骰盅猜大小。

    因为最简单,所以能快速决出胜负,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人暴富或者倾家荡产,赌局往往异常刺激而惨烈。

    盅内有三颗骰子,荷官摇盅落定后,让赌徒来猜点数大小。以九点为界分大小,最大的结果便是三个六,豹子通杀一切,最小的是三个一。

    任真找了个座位,在赌桌前坐下来。

    他只会这一种玩法。

    当然,他很喜欢这种玩法。

    玩骰子他会输钱?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