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七十三章 夜宴(七)(求推荐票!)

第七十三章 夜宴(七)(求推荐票!)

 热门推荐:
    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任何地主家族都不过是癣疥之疾,不值一提。

    汪惜芝越听越绝望,丝毫不怀疑蔺晨所说的真实性。

    这屯田之法,不仅能迅速富国强兵,还能实现地域融合,荡除春秋五国遗留下来的顽疾,让大唐在各方面真正统一。

    那位女帝陛下的野心,看来远比世人预想中更大。

    该说的不该说的,蔺晨都说了出来,他傲然起身,没有再看汪宫二人,负手走下厅堂,凝望向庭外的溶溶月光。

    “既然两位顽固不化,不接受蔺某的调解,那我何必再逗留。刘大人,咱们走吧!”

    刘川枫闻言,起身朝蔺晨走去。

    汪惜芝顿时方寸大乱,连忙上前拉住蔺晨,满脸赔笑,“公子说笑了,都是宫城疑神疑鬼,扰乱了本官的心智。我何曾说过,不愿接受您的调解?”

    漕粮被替代,就意味着他骄横自恃的倚仗被朝廷打掉,从今以后,再也不能在湘北只手遮天。无论他愿不愿意,海晏汪家过年,都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蔺晨转身,挣脱汪惜芝拉扯衣襟的手,毫不掩饰厌恶情绪,“汪大人这么快就想通了?你应该再怀疑怀疑,我刚才所说是不是耍诈才对!”

    汪惜芝脸色愈发难堪,强挤出谄媚笑容,再不敢对蔺晨生出一丝怠慢,“适才多有冒犯,还请公子多多海涵,稍后我会向您赔罪!”

    他拱手行礼,邀蔺晨返回席位。

    这片刻功夫,他彻底醒悟过来,元本溪若真想除掉他,大动干戈,根本没必要派使者来调解,只需让大军提前压境就是。

    此举分明是想收服他,借助他在前秦旧族心目中的威望,说服大家乖乖交出土地,接受屯田新政,以免军民相争,引起大规模动荡。

    事到如今,割地求和在所难免,只要他肯俯首听命,朝廷必不会太过欺凌于他,至少可以保他性命无虞。至于先前担心的那些罪责和把柄,也会随之一笔勾销。

    无论敬酒还是罚酒,他都不得不吃。

    蔺晨冷哼一声,一甩袍袖,坐回椅子上,冷冷盯着下首的假宫城,“识时务者为俊杰,汪大人不愧是书绝,能很快想通事理,我回京城以后,自然不会为难于你!”

    显然他是在逼徐老六的赔罪。

    徐老六面色一僵,正打算起身,便在这时,一道身影倏然从堂外冲进来,出现在刘川枫面前。

    “大人,大事不好!”

    这人脸色苍白,气喘吁吁。十万火急,他一路狂奔,甚至不顾汪府阻拦,强行闯到这里。

    刘川枫微滞,问道:“怎么了?”

    这人侧身望向汪宫二人,略一踌躇,沉声答道:“刚才城北来报,一批黑夜人闯进粮库,纵火点燃漕粮,应该是青帮狂徒所为!”

    “什么!”不只是刘川枫和蔺晨,连汪惜芝也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青帮纵火烧粮?”

    三人同时上前,死死盯着这名报信的小吏,目光都在剧烈抽搐。这个消息实在太可怕了!

    城北粮库里的漕粮,是为明年开春而囤积的军饷和朝廷耗支,它要是被付之一炬,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

    若消息属实,明天传播出去,就会像一桶惊天炸药,彻底引爆大唐朝野!

    火烧眉毛,容不得有半点拖延,那名小吏仓皇点头,颤声禀报道:“那群歹人猝然发难,出手凌厉决绝,守库军士一击即溃。等援军赶到时,库里的大部分粮草都已化成灰烬……”

    三人闻言,木然跌回座位上,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浑身汗毛都悚然竖立起来。

    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漕粮被人烧掉,这下惹出滔天大祸了!

    这时,徐老六箭步上前,揪住那小吏的衣领,表情阴森可怖,“你怎么知道,那些歹徒是青帮的人?胆敢信口开河,本官绝对饶不了你!”

    那些人是不是青帮帮众,他岂会不清楚。之所以明知故问,他就是想让小吏当面说出证据,打消汪惜芝三人最后的疑虑,把案情坐实。

    小吏瞳孔收缩,吓得颤栗不已,“青帮帮主史火龙,曾率众夜袭刺史府,因此那群歹徒里,有几人的面孔我们曾见过,能一眼认出来,确是青帮无疑!”

    “青帮……”蔺晨剑眉猛皱,额头上青筋暴起,怒吼道:“汪惜芝,敢跟朝廷叫板,你真是天大的胆子!”

    他瞋目而视,冷冷瞪着汪惜芝,眼里怒意炽烈。

    汪惜芝一脸错愕,不知该如何解释,冤屈地道:“公子,这真不是我指使的!”

    “不是?”蔺晨冷笑不止,厉声呵斥,“就凭你那些小伎俩,真以为能瞒过我琅琊阁?这些年,青帮横征暴敛,私吞漕粮无数,哪一件不是受你幕后操控!”

    面对他的质问,汪惜芝哑口无言,嘴唇不停颤动着。

    “你刚才矢口否认,命令青帮夜袭刺史府,本公子以大局为重,不愿拆穿你。没想到,你竟敢狗急跳墙,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报复!”

    汪惜芝欲哭无泪,第一次体会到,被人诬陷是如此痛苦,激动地道:“公子,您刚才还得出推论,是别人易容嫁祸于我,怎么现在又自相矛盾了?”

    “你……”蔺晨气急,豁然起身,“这了这种地步,你还敢狡辩,跟我逞口舌之快!咱们走着瞧!”

    说着,他转身望向刘川枫,“刺史大人,事不宜迟,咱们分头行动,我去火灾现场勘察,你带兵前去围剿青帮,务必生擒史火龙,哼,以防幕后黑手杀人灭口!”

    他回头深深看汪惜芝一眼,不再多言,大步走向堂外。

    没走出几步,他突然身体僵滞,猛地跌倒在地。

    身后的刘川枫大惊,上前扶起他时,蓦然发现,他七窍流血,嘴唇乌黑,一双眼珠死死地凸显出来,分外狰狞!

    “茶里……有毒!”

    他不甘地抬手,想要指向桌上那只茶碗,这一用力,剧毒攻心,瞬间一命呜呼。

    这陡生的剧变顿时令汪惜芝身躯一软,瘫坐在座位上,涣散的眼神里充斥着绝望。

    朝廷密使被毒死在自己家里,这下他跳进骊江也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