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648章 佛开口

第648章 佛开口

 热门推荐:
    第二夜。

    夜空晴朗,皓月东升。

    又到半夜三更,夫妻俩动身来到灵台山后。

    任真站在塔下,盘桓片刻,没有进入塔内,而是负手走向塔的后方。海棠默默跟着,没有多嘴,知道自有他的道理。

    溶溶月光洒在宝塔上,在地面倒映出一道颀长的塔影。

    任真走进塔影里,最后在塔刹对应的尖影处停下,用脚一跺那块青砖,说道:“就是这里。”

    方玄龄说东西在塔顶时,任真就怀疑过,事情没这么简单。当看到塔顶徒有墙壁后,他更确信,这是个猜字谜。而找出的那副卷轴,指明了最终答案。

    即使有人大动干戈,连第九层的木板都掀起来,也只能看见卷轴而已,不晓得那首诗的渊源,照样找不到物件。这样就能保证,猜出答案的只有任真。

    方寸大师这一手,未尝不是在防止方玄龄背叛。

    海棠恍然大悟,夜半月影,原来这才是塔顶的真正含义,便迅速出剑,将那块青砖翘起来。

    然而,砖下空无一物。

    海棠愣住,“这……难道你猜错了?”

    任真并不失望,沉声道:“不同时节,月亮在夜空的方位会不同,地面的塔影位置也就不同,但总体差别不大,肯定就在附近!”

    说罢,他亲自动手,把所有青砖陆续撬起来。

    他的推断没有出错,果然,当撬起某块青砖后,那节断剑正嵌进土里,在月光映照下,散发着幽绿色的荧光。

    “我找到了!”

    海棠惊喜地跑过来。

    任真躬下身,小心翼翼地将断剑取出。

    至此,七节断剑只差最后一节,就大功告成,开启烟雨剑藏。

    但事情并未到此为止。

    当这节断剑被拿走后,紧接着,从地底猛然喷薄出一道白色真气,窜射向上空,汇聚在任真前方,丝毫没有消散。

    海棠看到这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那些真气快速凝集成形,俨然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僧形象,端坐在半空中,周身有佛力流转。

    正是方寸大师保存的一丝残魂。

    他一直在等待任真到来。

    半夜三更,不会惊动别人,最宜私下相见,这才是那道谜题的真正用意。

    海棠看到这副熟悉的面容,眼眶湿润,难以抑制感激和崇敬之情,不禁俯首跪地。

    方寸大师咧嘴一笑,笑容慈祥,和蔼地注视着任真。最后能见故友一面,他由衷地欣慰,却没有说什么。

    他修了数十年闭口禅,哪怕是在临终前,都没开口说出遗言,跟方玄龄比划了一会,便溘然长逝。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一言不发,不靠空谈说教,只凭操行作为,就能令天下僧众景仰信服,德高望重。

    他是活佛,不是哑巴。

    如果他真的开口,又会是怎样一副景象?

    洪钟大吕,口灿莲花?还是振聋发聩,声震百里?

    自他圆寂后,这成了佛门的一大遗憾。

    今夜,他想不想弥补这桩遗憾?

    他无声而笑,伸手指了指海棠,表示已知晓两人的婚事,替他们感到开心。

    任真眼眸微红,笑着颔首,表示感谢他的祝福。

    方寸大师又招手,表示让任真走近一些。

    任真来到他面前。

    方寸大师嘴唇张开,喉咙也跟着蠕动,有一股气流明显开始朝嘴部流动,快要喷薄出来。

    盲瞋酒洒佛开口。

    今夜,活佛终于开口了。

    他双唇翕动,从口中吐出一个音节。

    只有一个音节,而且细微不可闻,仿佛尚未发声一般,甚至连不远处的海棠,都丝毫没有听到。

    但正是这个音节,飘进任真耳朵里,却如九天雷霆炸裂,震荡天地,令他的神魂无法抗拒,霎时间丧失意识,昏迷倒地。

    这音节,凝聚着方寸大师毕生的智慧,虽然只有一个,却包含千言万语,犹如汪洋大海,其蕴涵的能量可想而知。再加上,任真根本没打算抵抗,晕倒是必然的结果。

    这就是大师的另一半衣钵。

    他没传给任何人,专等任真前来。

    任真果然前来,果然勘破谜题,这就是机缘。

    醍醐灌顶,大师毕生心血的传承,俱在这一言之中。

    语毕,他了无挂碍,最后那道残魂洒然消散,随风而去。

    他一生坦荡,似霁月高风,令人钦佩。

    海棠明白发生了什么,没有去扶任真,而是跪地叩首,恭送方寸大师。

    山间万籁俱寂,唯有清风徐来。

    ……

    ……

    天亮后,任真缓缓醒来。

    从此,世间又多出一位大宗师。

    他从地上坐起,回想着昨夜的诀别,唏嘘不已。

    海棠一直陪在旁边,惊喜地道:“看起来,你应该已佛学大成了!”

    方寸大师的佛法有九层塔那么高,任真继承他的心意感悟,消化透彻,如今的造诣可想而知。

    不考虑身份的话,他就是当代第一高僧。

    不仅如此,他也是古往今来,集佛道儒剑于一身的第一人。

    他修炼了剑圣的九剑绝学,又自创三剑;

    他参透了儒家至圣的《春秋》真解;

    他继承了道家全真派的《两仪参同契》,传承其气运;

    今日,他又得到方寸活佛的佛法传承。

    当世四大流派,他无不涉猎,无不登峰造极。

    只论造诣,他就是天下第一。

    不仅如此,他还拥有无语伦比的速度、未卜先知的心眼,以及等等,就算论战力,他也是有数的大宗师,傲视群雄。

    从此以后,他无需再提心吊胆,遭受生命威胁。天地任驰骋,他来去自如,没人能留得住他。

    而现在,他得去面对那个世间最强大的敌人了。

    以八境战九境,他能赢吗?

    他从地上站起来,心中豪情陡生,踏空朝山间云海奔去。

    海棠追随其后。

    夫妻二人联袂同行,一气跑出八百里。

    豪气干云,睥睨天下,大丈夫生当如此,才不负在世间走这一遭!

    两人并立云端,望向那轮红日,欣赏着巅峰处的风景。

    海棠吸一口凉风,畅然问道:“最后那节断剑,藏在哪里?”

    “就在金陵。”

    “不会是在皇宫里吧?”

    “不,就在最初那个地方。”

    “那咱们这就去金陵。”

    “再等几天,大军还需要些时日。”

    “那咱们去哪里?”

    “很久以前,我欠李慕白一个人情。”

    “你是说那把巨子剑?”

    “走吧,两位大宗师联手,咱们去会会那群鬼画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