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607章 极罕见的劲敌

第607章 极罕见的劲敌

 热门推荐:
    任真持剑而立,将背部坦露给齐先生,正面打量着姜小白,视线最终落在对方那柄寒剑上。

    “你知道我的身份?”

    姜小白神色平静,答道“荒川与中原隔绝,多数荒人不知两朝风云大势,但我毕竟是云帝的弟子,侯爷的心机手段,我有耳闻。所以,希望你别轻敌死在我手里。”

    他的话云淡风轻,一如他给任真留下的印象,从中听不出任何冷戾意味。

    任真眨了眨眼,轻笑道“既然你了解我,那你还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同境之内,世间还有比我更强的剑吗?”

    他的话音也很轻,只是在陈述一件不争的事实,虽然事实听起来狂傲刺耳。

    姜小白面色沉凝,肃然道“正因如此,我才想好好领教一番。如果在你面前,我连拔剑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我这辈子都成不了剑圣。”

    敢于挑战更强者,才能成为更强者,这是成为最强者最关键的心性。姜小白说过,自己很享受修行,他敢于拔剑,试试任真的剑有多强。

    任真若有所思,无视了身后的齐先生,扬起剑。

    “那就来吧!”

    姜小白存有挑战之意,他却没心情计较这些。在他眼里,最重要的是速战速决,尽快把姜小白擒住。对方是云帝爱徒,如果将其绑架,就等于多出一张护身符。

    姜小白见状,前踏一步,长剑高举过头顶,隔空朝任真斩去,就见一道森白剑光破空而出,如月牙弯曲,速度极快,只是眨眼功夫,便逼至任真身前。

    任真双脚尚未动,身躯却已前倾,仿佛要主动撞上那道剑弧,在电光火石间,他鬼魅一闪,宛如被从中撕裂般,诡异地避开剑弧,同时疾驰向前。

    经过刚才那场激战,他对狂骨诀的领悟不断加深,运用起来也随心所欲,更加灵动多变。

    齐先生一直静立在后方,等待出手机会,眼见任真全力以赴,注意力都放在前方的姜小白身上,便迅速挥毫泼墨,激射出无数墨点,直刺任真后背。

    在他想来,任真先前以刀法对抗墨雨,此时再如法炮制的话,姜小白的威慑力远胜过典庆,必能抓住机会,对任真发出致命一击。

    然而,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判断。

    别说出刀,任真压根没回头,听到后方风声后,毫无征兆地直起,身形变化匪夷所思,没有经过丝毫减速和调整。若非狂骨诀大成,根本无法做到这点。

    峡谷顶上,烛九阴看到这一幕,神情剧变,惊呼道“他怎么会狂骨诀!”

    这是空骨部的绝顶秘术,在当代部落里,只有长乐真人师徒修炼,连他这位族长都没能染指,为何任真却能施展出来,而且造诣如此精湛?

    “狂骨诀?”赤羽也很惊讶,他跟空骨部敌对多年,不久前也跟长乐真人交手过,自然深知这部功法的威力,“你是说,怒焚天用的是长乐真人的绝学?”

    他隐隐意识到什么。

    白九玄冷哼一声,很罕见地主动开口,讥讽道“你俩还不明白吗?杀死长乐真人的元凶,并非赤蛇部的人,而是这小子。可笑你们两部,为此事不惜大战一场。”

    在龙泽城里,他猜出任真的身份后,便想通了最近荒川一系列动荡的来龙去脉,禀报给云胤。之所以没提前对任真出手,正如任真所料,他们是在等南晋方面的态度。

    赤羽神色变幻不定,心情沉重。如果白九玄所言属实,那么,赤蛇部岂不是所托非人,从头到尾都在被任真算计?

    他迟疑道“不会吧?长乐真人可是准八境强者,就凭这小子,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白九玄冷笑,“你刚才不是听到了么,峡谷里有北唐奸细。你如果知道,这小子在中原弄出多大的动静,就不会说这种蠢货。别说是长乐真人,连我都没把握稳赢他!”

    不止是赤羽,众人都瞠目结舌。

    白九玄也是准八境强者,以他的狂傲性情,居然当众坦诚,没把握稳赢任真,这小子的实力未免太骇人听闻了吧!

    白九玄瞥他们一眼,知道他们不敢相信,“睁大眼睛看着吧!小白会把他的全部实力逼出来……”

    鱼知乐纵然眼光毒辣,此时也一脸惘然,不理解白九玄的决定。如果任真真的这么强,为何还要任由他继续比试?连老白都没把握,就凭小白,能招架得住吗?

    “城主,那小贼连狂骨诀都学会了,是心腹大患。谨慎起见,咱们要不要帮帮小白贤侄?”

    白九玄头也不回,冷冷地道“我如果说,小白比我还强,你们信吗?”

    鱼知乐愕然无语。

    白九玄眯起眼眸,凝视着远方那场对决,目光矍铄,“陛下尊为大宗师,雄霸一方,你以为,谁都能继承他的衣钵?”

    此言一出,轩辕大风等人心脏怦然一跳,都立即意识到,任真有大麻烦了。

    ……

    空地上。

    姜小白站在那里,目睹任真避开墨雨,以狂骨诀逼近自己,仍无动于衷。

    “这是空骨部的绝学吧?看来,你没白走这一趟,在荒川里收获颇丰。不过,仅凭这些,还远远不够。”

    直到距离一箭之遥,他才脚步轻点,凌空而起,挥剑迎战。

    任真毫不墨迹,手中长剑凌厉斩出,去势明明缓慢,快要静止,跟他的步伐很不相称,但在转瞬之间,便刺近姜小白的喉咙,彷如凭空而出,让人猝不及防。

    姜小白嘴角微挑,没有低头看这一剑,而是盯着面前的任真,眼里闪烁着兴奋的神采。

    “骤雨初歇,快雪时晴,以节奏变化麻痹敌人,让对方还停留在先前的节奏里,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就是剑四快雪的奥义所在吧?”

    说着,他身躯微颤,一阵清风无由而起。

    在剑芒刺到喉咙的前一刻,他轻飘飘地后移,白色身影一闪,似乎无需任何过程,便出现在十余丈之外,简直快到极致。

    连面前的任真,都没能看清,姜小白是以怎样的身法离开的。即使是狂骨诀,纵然能以同样的速度全身而退,也没法做到如此潇洒飘逸。

    姜小白太快了。

    任真凝视着前方那袭白袍,面容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在此之前,他跟不少强者交战过,但是像姜小白这样,既心性强大,又让他看不透虚实的,还是头一次。他甚至感觉到,自己仿佛是在挑战一名大宗师。

    不愧是云胤的独传弟子,果然了得。

    任真凛然道“你听说过剑四?”

    姜小白身躯一闪,忽然又飘回任真面前,表情显得很开心,“听说你已经创出剑十二了,要是能全部使出来,那再好不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