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红尘炼心,一袭红衣
    戒色的面色似乎没有一丝波动。

    但其实心中已经是苦笑不已。

    他有望气之法,虽然李念凡等人表面上依旧是一本正经的模样,但是他能感觉到这群人的心中指不定乐成什么样子呐。

    罢了,罢了,好在自己对形象也不是很看重。

    戒色主动开口解释道:“我佛教有念经坐禅之法,初次入禅,会心生感应,感应到成佛之路上的考验,从而定下法号。”

    周云武点了点头,凝重且认真,“了解,戒色大师一表人才,虽然剃成了光头,却更加凸显了俊俏的面容,会有此一劫也是情有可原。”

    “阿弥陀佛,英俊的皮囊带给我的只能是烦恼。”

    戒色闭目念了一声佛号,面容庄重的邀请道:“今日我来,是想要邀请周王参加我们佛教的立教大典,地点在西方的万山岭之中,如今取名为灵山。”

    他看向李念凡,同时邀请道:“李公子于我佛教有着大恩,希望能够赏脸前去观礼。”

    李念凡笑着道:“我左右无事,去看看倒也无妨。”

    戒色大喜,连忙道:“那我们佛教定要扫榻相迎了。”

    周云武则是道:“戒色大师,佛教远在西天,恕我无法亲自前去,不过我会派出使臣前往,并送上贺礼。”

    戒色面色不变,再度邀请,“此次我佛教还会邀请各大修仙宗门,以及仙界的诸多仙人也会到场,就连地府之中也会有人到场,算是一场难得的盛会,周王若是不到场,那就太可惜了,若是觉得路途遥远,我们佛教愿意派人来接。”

    周云武继续摇头,“不必了,我夏朝如今事务繁多,却是要遗憾错过了。”

    “可惜。”戒色双手合十,“既然如此,我便在此处逗留几日,只怕要打扰诸位了,周王不妨再考虑考虑。”

    李念凡感觉这句话有些耳熟。

    翻译过来就是:你不答应,俺就赖着不走了,不走了。

    想不到这佛子居然有些无赖属性。

    周云武做了个请的手势,“戒色大师请便。”

    戒色离开了。

    片刻后,一名手下慌慌张张的来报,面色古怪,“王上,那名大师往翠红楼去了。”

    翠红楼?

    那可是青楼。

    李念凡不动声色,开口道:“小妲己,你跟火凤先回去吧,我与周王和君良有事相商。”

    妲己很乖巧的点头,“好的,公子。”

    待到妲己离开,三人不需要言语,互相对视一眼,一同向着翠红楼而去。

    翠红楼。

    楼上莺莺燕燕,满楼红袖招。

    等到李念凡三人到来时,不出意外的,戒色和尚已经被众多的红袖给包围了。

    “好俊俏的和尚,大师,站在门口有什么意思,姐妹们还想向大师取经呐。”

    “大师,姐妹们生活不如意,用心交流,不收您钱。”

    “是啊,我们这次不聊花,只谈草。”

    ……

    面对如此虎狼之词,戒色和尚自岿然不动,就算身陷包围,也是面不改色,依旧口中念经。

    不得不说,戒色和尚确实是一个俊俏和尚,再加上锃亮的光头,让翠红楼的姑娘们更是心生欢喜。

    不过戒色不愧是戒色,就算是面对白嫖,依旧没有被诱惑。

    在周云武的示意下,当即就有一排士兵迈步而出,将柔弱的姑娘们镇压。

    戒色和尚得以脱困,重新回到众人的面前,脸上还沾着色彩斑斓的胭脂。

    面露正色,“王上,下次不需要如此。”

    “我这是在为你解围。”

    “你不懂,我这是红尘炼心,不需要人救。”

    戒色和尚双手合十,一本正经道:“我既为戒色,命中便是有劫,我这是在提前锤炼自己的心性,等到劫难到来时,我才可以从容应对。”

    众人见他说得认真,一时间拿不准他说得是不是真的。

    戒色告诫道:“下次可不准这样了。”

    周云武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李念凡好奇的打量着戒色,这样下去,不会伤害到身体吗?

    接下来的几天,戒色果然每天都会前往翠红楼,他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外,而往往此时,都会被众多莺莺燕燕环绕。

    这群风俗女子也乐于去逗弄这榆木疙瘩,每次都乐此不疲。

    每当这种时候,李念凡便会在远处看着,不是因为羡慕,而是在惊讶戒色和尚的定力。

    把自己弄到不举,可不就戒色了吗?

    不愧是佛子,狠人啊!

    在第六天时,戒色没有再来,而是让人将寺庙之门大开,坐于一个高台之上,对外声称是要开坛讲法,传扬佛法真意。

    而且,在讲法之后,愿意接受任何人的辩法,用佛法将对方说服。

    一时间,让夏朝再度热闹起来,前去观礼的人很多,将整个寺庙围得水泄不通,顺带着香火都是平时的几倍。

    期间,修仙者、朝中大臣以及学堂的学生在好胜心的驱使下,都曾前来讨教,不过最终都被戒色说得哑口无言。

    李念凡笑着道:“君良不准备去试试?”

    孟君良开口道:“先生,如我们这般,对自身的理念都极为的执着,不会轻易的被言语所动摇,心中的定位明确,辩法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这和尚可是在跟你抢人呐,不管管?”

    孟君良道:“他赖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是想着让周王答应前往灵山罢了,我若是现身,造成的轰动只会更大,反而遂了他的愿。”

    他们站在一处高台上,可以将辩法的情况尽收眼底,每日一观,倒也乐此不疲。

    转眼又是三天。

    这一日,辩法还没开始,戒色和尚还在高台上讲佛法,虚空之中却是有着一道红色的遁光闪掠而来,落在寺庙之中,却是一位穿着红衣的姑娘。

    她明眸皓齿,雪白的皮肤外裹着一层如火焰般的红衣,如一朵被火焰包裹的白花,手腕之上,还系着一个金色的小铃铛,转了转手腕,顿时发出一阵清脆的铃铛声。

    这铃铛声并不重,但是在响起的刹那,戒色和尚的讲法却是很突兀的戛然而止。

    那少女眼波流转,看向高台上的佛子,微微一笑,“戒色和尚,本姑娘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