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94章 到底有几个沈太太
    回到家,白皎月看着家里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你也去,那它们俩怎么办?”

    “京大爷已经是一只成熟的老猫了,它能照顾好自己和小九的,”沈赋撸了两把它的金色毛发,“猫粮管够,猫砂够厚,告诉我,可不可以完成任务!”

    “喵?”京大爷茫然地喵了一声。

    沈赋:“你看,它答应的多干脆啊!”

    “让一只猫照顾另一只猫,你是真的狗。”

    沈赋想了想,“哦,还有这个!”

    他翻出了一个小巧可爱的监控摄像头放在茶几上,“这个可以调节角度,客厅无死角,如果有什么意外让芊芊过来就好了啊,哎呀,大城市里有个外甥女真方便。”

    白皎月:外甥女?我看是工具人吧。

    不过她也理解沈赋,让老婆跟两个男员工出差,是个男人都没那么大心脏,即便知道不可能发生什么,但心里那点小阴暗也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所以白皎月答应让他跟着,哪怕他一点忙都帮不上,只能带着笔记本去酒店码字。

    沈赋开始装电脑了,键盘不用拿,车里好几个呢。

    白皎月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丝袜,另外看着床上的一百万,想了想,掀起床垫,把钱放进了下面的储存空间。

    这里沈赋都没打开过,下面不仅有白纸画的汉服,还有白子兔那些过气手办,都被晓蝶细心收好了。

    两人刚要出门,快递就来堵门了。

    “沈太太是吧,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快递小哥们把那些箱子一个个摆在楼道里。

    沈赋,“你买的什么啊?”

    白皎月看了一下标签,并不惊奇,毕竟早就看到消费记录了,“不是我买的,是另一个沈太太买的,麻烦帮忙搬进来吧,怪沉的。”

    沈赋看到后也明白了,都是手办,个头还不小,就先放自己书房吧,等兔兔来了让她自己拆箱。

    只是快递小哥们脑子里嗡嗡嗡的,另,另一个沈太太!

    额的亲娘,这大哥能人啊!

    我们哥几个找一个女的都费劲,他一个人还不止一个老婆!造孽啊!

    把这波羡慕嫉妒恨的快递员送走后,他们又迎来了一个孤独的快递员,这次送的好像是一包衣服。

    “这个呢?”沈赋问。

    “也是白子兔。”

    沈赋:“衣服你要不要带着。”

    白皎月把包裹扔一边,眼神冷冷的,“难道让我穿着水手装去谈判吗。”

    “啥,水手装?”沈赋懵了,直接拆了包装,“什么水手装,这明明是空姐服嘛,哦,水手服在下面,还有护士……”

    沈赋老脸一红,这些衣服晓蝶应该不会穿吧,兔兔穿的话,容易出事故啊!

    “不止这些,你的小兔兔可是有不少惊喜呢,”白皎月瞥了一眼那些没品味的衣服,“好了,其他的应该还在路上,我们也走吧,朱总和蓝律师现在已经出发了。”

    被快递耽误了一些时间,沈赋也不再磨叽,把空姐服藏好,带着白总上路了。

    车上,白皎月就开始用笔记本噼里啪啦啦,沈赋道,“你屁股下面有一个静电容键盘,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先用,脚下那个茶轴也不错。”

    白皎月摸了摸,还真摸出一个键盘,扔一边,“不需要,谢谢。”

    沈赋又找话:“你在忙什么啊?”

    “在做苏三餐饮的商业企划,苏琴并没有太多做饭店经验,从中午我的观察来看,太粗糙了,需要改善的地方很多,细节的,宏观的都写一些,应该对她有帮助。”

    “难道你有相关经验?”

    “我没有,但我是天才,”白皎月头也不抬道,“就好像我没有做过文化产业公司,但我能带着你的沈先生起飞。”

    “什么我的沈先生,是大家的沈先生啊,你也有股份的。”

    白皎月不置可否,还是金融市场更适合自己,沈先生文化有限公司只是自己的一次尝试,她会努力成功,就像以前的那些战绩一样。

    当然,没那么成功也无所谓,毕竟自己并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那几只股票握在手上,晓蝶就永远不会再受穷了。

    一路上白皎月都在认真工作,她的精力非常充足的样子,沈赋却很疲惫,到了酒店只想睡觉。

    在他们之前,朱天鹏和蓝凌王就已经到了,并安排好了房间。

    “赋哥,嫂子,这是你们的钥匙,罗曼蒂克情侣大床房哟~”天鹏眨眨眼。

    沈赋为难地接过钥匙,这房间应该只有一个床吧,“花那冤枉钱干嘛,普普通通的标准间就行啊~”

    “你们结婚这么久都没度过蜜月吧,现在这个就算是个小蜜月了,快上楼休息吧。”

    来哏儿都度蜜月,总觉得怪怪的,沈赋看了白总一眼,听她的。

    白皎月没矫情,难道要对手下说,老板娘要跟老板分开睡,当然是直接上楼。

    开门,床上竟然还有一个玫瑰花瓣组成的心形,不愧是罗曼蒂克情侣房。

    白皎月看了却不屑一顾,“不如中午的花好看。”说着就要扔。

    “别啊,”沈赋小心把花收走,“给你留着泡玫瑰花浴,这次可是新鲜花瓣。”

    白皎月不禁想到那次沈赋给自己用一些蔫吧花瓣准备的洗澡水,“你就这么喜欢看女人泡在花瓣里?”

    “你不觉得很美吗?”沈赋反问。

    白皎月摇摇头,“估计也就白纸画这么想吧。”

    说着,她看向洗手间,然后跟沈赋同时目瞪狗呆,透明的!

    沈赋讪讪,“我看一下,没准有气雾开关呢。”

    白皎月一直皱眉,如果是透明的,两人这样就太不方便了,她跟沈赋睡一张床没关系,毕竟也睡了不止一次两次了,沈赋还算规矩,这点口碑他还是有的。

    但如果洗澡方便都要在对方的注视下,她觉有点为难自己。

    “找到了!”

    听到沈赋这话,白皎月的表情总算舒展了,“在哪儿?”

    沈赋:“在床头上呢。”

    “在洗手间外面?”

    沈赋尴尬了,“跟咱们家里的设计正好相反啊。”

    不过他怎么觉得,酒店的设计更人性化呢~

    点赞!

    “你放心,点开了,入住期间就这么一直开着,我们之间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吧,好了,开车太耗精神了,我先躺会儿,你该方便方便,这一半的床留给你,晚上吃饭叫我。”

    说完,沈赋裹着被子呼呼睡去。

    白皎月看看沈赋,又看看洗手间,最终还是进去蹲了一下,期间全程做好把裙子放下的准备,好在并没有什么事故发生,还挺安全的。

    沈赋小睡了一觉,不多一会儿,迷迷糊糊间听到白皎月的声音,“大郎,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