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89章 兔子急了会咬人
    从微表情,龙舞能看出白子兔明显在撒谎。

    虽然微表情不是无所不能的,遇到白总那种高手,考儿那种面瘫,估计都不会奏效。

    但这只小兔子明显心智并不成熟,喜怒形于色,龙舞一眼就看出她隐瞒了真实的心理年龄。

    “好啦好啦,人家今年才16岁,阿姨你好机车耶~”白子兔说了实话,并对龙舞进行了人参公鸡。

    29岁的轻熟女人被心理年龄只有16岁的小屁孩叫阿姨,龙舞一点都不生气,依然笑眯眯的,“为什么要对年龄进行隐瞒呢?”

    “还不是怕沈赋觉得我是小屁孩,嫌我幼稚,不跟我做恋爱~”小兔撅噘嘴。

    “放心,男人都喜欢小的,你和沈赋在谈恋爱啊?”

    “对啊,人家本来想直接做他老婆的,他说要先从恋爱开始,”小兔捂着脸笑嘻嘻,“我觉得他说的超有道理!”

    不愧是刚上高中的年纪,幼稚,沈赋这是缓兵之计吧,不过龙舞倒是很期待看到沈赋被这恋爱脑的小丫头反扑。

    “那你可要加油喽,”龙舞温和道,“我看好你们。”

    “谢谢姐姐,”白子兔的称呼从阿姨变成了姐姐,而且变得很配合,“姐姐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你第一次觉醒意识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是在山上,时间记不清了,应该是晓蝶很小的时候。”

    看来还是七岁时候的那座山上,龙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手上挂着一只野兔子。”

    “挂着?”龙舞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嗯嗯,兔子急了会咬人的,我就是被兔子咬到手了,它还不松口了呢,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它拽下来,手上被咬了好大一对板牙印呢。”

    “很疼吧?”没被兔子咬过的龙舞好奇问道。

    “不疼的,我不怕疼,当时我脸上有眼泪,应该是晓蝶流的,跟我没关系的。”白子兔骄傲道。

    “不怕疼?”龙舞心想,难道是被兔子咬了变成兔子侠,具备了不怕疼和软萌的超能力?

    哎呀,瞎想什么呢,这里又不是漫威。

    龙舞又问,“你是对疼痛没有感知对吧?”

    “一开始是没有的,后来有一次我体育课上蹭破了皮,自己都没发现,也没处理,都发炎了呢,再然后,只要是受伤或者痛经,我就会觉得舒服,越疼越舒服~”

    龙舞惊异,这是人格的进化啊!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但也不是没有,白子兔这种明显的进化让她更加适应生存。

    因为疼痛本就是人类自我保护的一种感知,是一种预警,感觉到疼痛,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状况,才能找到问题并解决。

    有进化就可能有成长,说不定她的心理年龄还能长大。

    龙舞暗暗警醒自己,不要墨守成规,现代医学对人类心理和精神世界的研究不过九牛一毛,很多事情都不能以常理看待。

    尤其是这种超多人格的人格分裂患者,搞不好就能出现一些填补心理学空白的事情。

    又聊了一会儿,龙舞觉得白子兔是个很简单的人格,出场时间也少,基本都是痛经或者白晓蝶有伤痛的时候才出现。

    比如小时候拔牙,比如大学时候割阑尾,都没打麻药,轻轻松松一拔/割了之。

    据说白晓蝶还有拔智齿的计划,肯定也要找白子兔帮忙,想到这,龙舞托着腮帮子有些羡慕,想拥有。

    简单的白子兔也有自己的爱好,喜欢动漫,喜欢唱歌,喜欢穿夸张又可爱的衣服,更喜欢谈恋爱。

    她比绝大多数十六岁刚刚迈入高中的小女孩幸福的多,虽然她存在的使命是抵御疼痛,但她自己不会感觉到疼痛,反而享受疼痛。

    有白总给自己赚钱,有考儿帮忙考试,她只管花钱享受就好,而且想谈恋爱就谈恋爱,不会有人对她说,不许早恋!

    龙舞觉得这次谈话最大的收获是让白子兔这个社交恐惧症认可了自己,她跟自己说的话越来越长,以后自己不再是看见之后需要假装不认识的陌生人了。

    两人走出书房,沈赋正守着猫砂盆扒拉。

    “你干嘛呢?”龙舞问。

    沈赋兴奋地举着铲子,“你们看这是啥!”

    龙舞:“便便?”

    “是小便结成的团!”沈赋开心的给两人展示,笑得宛如淘出了金子,“看这形状,又大又圆!分量十足!”

    龙舞嫌弃地后退两步,兔兔却兴冲冲问,“是你尿的吗?好棒!”

    沈赋满头黑线,“是京大爷,说明它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随便吃随便尿。”

    他瞅了一眼京大爷,那货已经在阳台那里趴着晒太阳了,还是仰卧着,阳光洒在金黄而孤独的蛋上。

    至于小九,在不远处窗帘下面眼巴巴地看着京大爷的铃铛,一副跃跃欲试的亚子。

    龙舞:“我就说这猫很好养的吧,好了,我先走了,你们一家四口用餐吧。”

    她走的很慢,直到出门了,白子兔也没挽留自己,看来想要跟她成为朋友,任重而道远啊。

    相较于出去吃饭,白子兔显然更中意在家里叫外卖,吃饱喝足,沈赋甚至取消了午休,跟兔兔一起上B站看近期大火的鬼畜视频。

    然后又追了几部番,距离她上次出现已经近半年时间了,《大理寺日志》都完结了,正好一次看个爽。

    因为看的是大理寺日志,兔兔觉得小九的毛色很像少卿大人,于是把对京大爷望穿秋水的小九儿搂在怀里,边撸猫边追番。

    旁边还有准男友和可乐爆米花,这日子,简直赛神仙!

    宅女的世界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这时一个电话打断了两人的宁静,兔兔看了一眼晓蝶的电话,是不认识的人,推了推沈赋,“你接~”

    苏琴,这显然是找白姗姗的,沈赋去旁边接了电话,“喂,琴姐。”

    “沈老师啊,晓蝶在吗?”

    “哦,她来亲戚了,不舒服,先躺下了。”

    “哎呀,早知道她生理期到了就不让她吃那么多肉了,那让她歇着吧,”苏琴歉意道,转而又问,“其实我是想问一下她考虑的怎么样了,就是成为我们股东这件事,还有你的意见。”

    “哦,这件事我原则上是没意见的,这样吧,等她哪天好受一些,我让她过去找你,你们俩单独谈。”

    “好的好的,”苏琴笑容舒展,“帮我替晓蝶问好,昨天的营业额我发给她的微信,还有,多喝热水~”

    这些事等白姗姗出来了再跟她说吧,沈赋瞅了兔兔一眼,继续追番。

    吃了晚饭,两人用家庭影院看了一部动画爱情电影《瓦力》(机器人总动员)。

    如果是其他人格,肯定要去外面的电影院,但兔兔不爱出门,好在家里也有不错的设备。

    电影结束,就要进行睡觉这个环节了。

    兔兔是很期待跟沈赋一起睡觉的,但现在两人还在恋爱的初级阶段,拉拉小手就已经非常怦然心动了,滚床单容易心肌梗塞。

    “那我去那里睡,你在这里睡,你的梦里要有我哦~”

    沈赋拍拍胸膛,自己的,“肯定的!”

    夜深人静,只有两只夜猫子还在活动,京大爷还好,但发情期的小九叫声就有些尖锐了,沈赋都是戴着耳机睡的。

    “喵,喵,喵~”

    沈赋听不到,这有些凄厉的叫声像是在呼唤着什么……

    (感谢大家支持,求票!希望日推还能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