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81章 要滚就快滚
    平底锅加上酥油,融化加热后把切成片的松茸置于其上,小火,加入少许盐和黑胡椒即可,很快就有香味溢出。

    沈赋是看着网上的攻略指南做的,步骤相当简单,主要看食材的鲜美程度,这松茸在家里都放了一星期了,也不知道还够不够鲜。

    不过看白姗姗已经拿起了筷子,似乎闻着还可以。

    “还要装盘吗?”沈赋问。

    “不用不用,趁热~”白姗姗夹了一块大的,呼呼吹了两口,把香味吹到沈赋面前。

    松茸片入口,白姗姗露出丰富的表情,嘴巴仿佛在跳舞,“啊,好烫!”

    “让你慢点吃,装个盘都等不及~”沈赋苦笑摇头,把余下已经煎至变色的松茸装进盘里,让白姗姗慢慢品尝。

    “怎么样,给个评价啊。”沈赋盯着她,像是在求表扬。

    “嗯,食材很赞!”白姗姗给出高度评价,但沈赋感觉像是在打自己脸,“所以就是做的难吃喽?”

    “火候没掌握好,翻面次数太多,熟过了~”白姗姗不客气地指出沈赋的不足,但让她自己做,她是万万不肯的。

    “你也尝尝啊,”白姗姗劝沈赋,“来来,享受一下自己动手的乐趣。”

    沈赋看了看自己清清白白的双手,白姗姗立即把筷子递过来,沈赋也就自然地接了过来,夹起一片,“嗯~”

    沈赋咀嚼着,这明明很好吃啊!这女人的嘴太刁了,沈赋尝了一片又一片,好吃的停不下来。

    白姗姗不干了,“你又不饿,尝尝就行了。”

    “反正做的很失败,你也不爱吃,还是让我独自承受吧。”沈赋躲避。

    “谁说我不爱吃了!”白姗姗胖虎下山一般,把沈赋的筷子抢了,在嘴里嗦了两口,继续吃。

    沈赋看的有些怪怪的,“你就不能换双筷子,刚刚都唾液交换了。”

    白姗姗满不在乎道,“你和晓蝶唾液交换的还少啊,而且交换的何止唾液,有必要那么瞎讲究吗,我都不嫌弃你。”

    “那倒也是,晚上一起困个觉吧。”沈赋提议。

    “咳咳!”白姗姗突然剧烈咳嗽,好像是松茸卡嗓子眼了,难受地捂着嘴,脸通红,眼睛里挤出了泪。

    沈赋耸耸肩,“一个平平无奇的冷幽默送给你,吃完记得刷盘子,我睡次卧,你睡主卧吧。”

    “等一下!”白姗姗快速打扫完战场,“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沈赋疑惑,“法式晚安吻?”

    “什么鬼啊!”白姗姗提醒道,“你不是要让我在一百万上面打滚吗?滚不滚?”

    她竟然还记得,还推着沈赋去找行李箱,“要滚就快滚。”

    沈赋想了想,试探着问,“听说白皎月很喜欢钱,贸然接触那么多钱,会不会把她招来啊?”

    “你想多了,她出来之前你老婆会先出来的,”白姗姗道,“我们都要通过晓蝶来中转的。”

    沈赋顿了一下,看来有些事她还不清楚,沈赋也不愿隐瞒实情,“在你出来之前,跟我去银行取钱的是白考儿。”

    “啥?”

    “没有通过晓蝶,直接从考儿变成了你,”沈赋继续道,“晓蝶困扰的地方就在于此,规则似乎发生了变化,你们已经可以不通过她直接出现,接连几天我们都不能相见,极大的影响到了我们夫妻的正常生活,所以她才求助于心理医生。”

    “难怪戴着眼镜,那你取钱是为了?”

    “因为有些生意上的事需要白皎月出来处理,所以考儿告诉我这种召唤白总的方式。”沈赋毫不保留道。

    “所以本来不该我出现的,本该出现的是白皎月?”

    沈赋点点头,他以为白姗姗会很在乎这件事,但其实她在乎的却是,“一块烤红薯就让我出现了,才20块钱,你却想用一百万把她请出来,凭什么啊!”

    “呃,你是觉得自己的价值被低估了?”

    “低估太多了!”白姗姗气抖冷,吃货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沈赋拍拍她的肩膀,“和烤红薯带给肠胃的温暖相比,冷冰冰的一百万又算得了什么呢,和白总相比,姗姗你的人间烟火气才是这冷漠都市里最需要的啊!”

    这番话让白姗姗感受到了志同道合,内心竟有些小澎湃,“你也觉得只知道赚钱的白皎月很没意思对吧!她甚至都没有花钱的爱好~”

    “没意思极了,还是吃吃喝喝有趣。”沈赋顺着她的话道,白总,得罪了,反正你也不知道。

    “我就说嘛!”白姗姗喜滋滋地拿出手机,“来,我们录个视频,一起声讨白扒皮。”

    “这就大可不必了,”沈赋吓出一身冷汗,“我和她还要一起做生意呢,咱们自己心里明白就行。”

    白姗姗想想也是,“那好,走吧。”

    “干嘛?”

    “滚百万啊,”白姗姗道,“一百万现金,白总肯定抵挡不了这种诱惑的。”

    “啊~”沈赋有些意外,“如果她来了,你就要走了啊。”

    沈赋本以为只有考儿那种高尚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知识分子才会有这种舍身成仁的觉悟,没想到白姗姗竟然也愿意,倒是让他有些高看这吃货了。

    白姗姗无所谓道,“她不来我也坚持不了多久的,除非你在床上摆满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

    “那味儿多冲啊,还是枣生桂子比较好。”

    又说到这个话题,白姗姗没有流口水,而是有些害羞,娇滴滴的她在沈赋身上拍了一下,“你到底还要不要找白总啦~”

    沈赋和晓蝶本来是非常熟悉的,但这一拍让他仿佛回到了两人刚刚恋爱的时候,自己花了不知多少努力才让腼腆的晓蝶这么拍了自己一下,那一刻,他心花怒放。

    这一刻,竟也有一刹那的怦然心动。

    不过沈赋认为这是自己对晓蝶身体的本能反应,不能说明什么。

    于是他果断把钱拉过来,让白姗姗快滚。

    打开箱子的那一刹那,白姗姗就“哇”的一声,然后她捂着脑袋,嘴里喃喃道,“我感觉到白皎月了,她已经不受控制了,她要喷出来了!”

    沈赋纳闷儿,“这么灵敏的吗?”

    白姗姗扶着脑袋,“快把钱铺在床上,我要滚一个!”

    沈赋依然而行。

    “散开啊,这样膈屁股。”

    沈赋又把封带打开,一万张百元大钞散落在床上,视觉冲击更胜。

    白姗姗滚了一圈,把脸埋在钱堆里,突然不动了……

    (今天终于搬完了,之后又忙着网络问题,终于要开启全新生活,就是暖气不热,有点愁人~忙到现在终于能吃饭了,今天还是两更,虽迟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