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63章 心跳加速,欲罢不能
    “你平时不是话这么多的人,怎么跟外卖员也能聊到一起?”龙舞有些费解。

    “什么啊,那是我以前在网上认识的朋友!”沈赋气恼道。

    “哎呀,你朋友啊,要不要叫过来一起吃啊~”龙舞没什么诚意道。

    “算了,”沈赋看着紧闭的大门,“外卖员都争分夺秒的,咱们就不要耽误人家赚钱了,吃饭吃饭。”

    三人来到一间会议室用餐,沈赋和晓蝶坐在一起,龙舞坐在对面。

    沈赋买了两份米饭,这样晓蝶就可以吃着兔头就米饭。

    晓蝶兴致勃勃地打开还冒着热气的麻辣兔头,看了沈赋一眼,“三个呢,你也吃一个吧。”

    沈赋摇头,“这也没什么肉,你先吃,你吃完了我再嗦两口。”

    “你是不想吃辣吧~”晓蝶会意一笑。

    对面的龙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过分了!看着眼前的白姗姗同款套餐瞬间没了食欲。

    后来还是拿出手机,对着白姗姗的视频才能吃得下去。

    沈赋边吃还问她,“你们怎么聊了这么久,还要接着聊吗?这都九点了?”

    “聊啊,我们聊的可深入了,”龙舞找到了可以炫耀的点,“我知道了不少晓蝶的秘密呢!”

    “知道也要藏在心里,要对得起你的职业,OK。”沈赋一句话把想要炫耀的龙舞堵得哑口无言,这顿饭吃不下去了。

    没想到这时晓蝶却郑重道,“龙医生,我授权你,任何关于我的事情,都可以跟我老公说。”

    她还是担心,万一自己以后都不出来了,沈赋还能从龙舞那里了解到自己的事情。

    龙舞郑重点头,沈赋却只以为老婆在秀恩爱,表现夫妻无间,没有秘密,倒是没想那么深。

    “你看什么呢?”沈赋又看向龙舞的手机。

    “你老婆的吃播视频,”龙舞道,“哦,不算你老婆,白姗姗的。”

    沈赋扫了两眼,明白了吃货姗那个第一是怎么得来的了,有个这样的媳妇儿,就等着夫妻双双把肉长吧。

    沈赋又看向斯文地啃着兔头的白晓蝶,“老婆,你看过白姗姗吃饭吗?”

    “见过的,以前她录视频的时候总是边吃边录,一次性就是一两个小时,可占内存了,我们意见都很大,后来她就不那样了,所以最近见得比较少,”晓蝶认真道,“说起来还有点怀念呢。”

    “那以后每次她吃饭我都录下来给你看好不好。”

    “嗯嗯!”晓蝶点头,然后扒了两口米饭。

    沈赋趁机拿起她吃到一半的兔头啃了两口,结果弄了一嘴红油。

    “有纸吗?”沈赋看向龙舞。

    龙舞在会议室里翻了翻,翻出了一张问卷,“用这个吧。”

    “我这里有,”晓蝶给沈赋递了一张手纸,并从他手上抢救下了那份问卷,小脸有些红扑扑的兴奋,“这是试卷吗?”

    “这是一份测试压力的问卷,之前白皎月拿走了两份,估计随手就扔了,”龙舞解释道,“本来也是要给你做的,我想看看你的抗压水平,这会影响到我的一些判断。”

    如果晓蝶本身有较高的抗压能力,那么她这个主人格就不会轻易被吞噬或休眠,如果抗压能力太弱,那么就必须提起重视了。

    晓蝶也是真的太馋试卷了,上次考科目一的那种感觉还历历在目,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难怪考儿那么喜欢考试!

    她小心地把试卷放在身边,加快啃兔头的进度。

    问卷也是卷,也算一种考试啊!

    抱着这种心思,晓蝶很快啃完了兔头,吃了半碗米饭,“我吃好了!”

    此时沈赋和龙舞才刚吃到一半。

    晓蝶劝道,“你们不用着急,我先把这份卷子做完!”

    “哦,我办公室有笔。”龙舞道。

    晓蝶进了她的办公室,此时桌子上只剩沈赋和龙舞相对而坐。

    沈赋:“你是故意把晓蝶支开?”

    “有点事要跟你交代一下,”龙舞抹抹嘴角,抬眼一看,“你不要这幅表情好不好,还没到那个地步。”

    “那我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沈赋也没了吃饭的心思。

    “暂时还无法确定,接下来你需要辅助我,”龙舞郑重其事道,见沈赋掏出手机,“也好,你记一下吧,首先,盯死白晓蝶,把每个人格出现离开的时间都记下来,另外,每当一个副人格出现后,都要带她们来我这里,我要亲自跟她们聊聊。”

    “如果她们不同意呢?”

    “我相信她们都是关心晓蝶的,不希望看着晓蝶痛苦,如果她们哪个不肯来,我们可能就要重点盯着这个人格了。”

    沈赋点点头,看来自己要跟那些人格挑明了,“然后呢?”

    “没了。”

    “就这?”沈赋放下手机,“这还用记!”

    龙舞呵呵一笑,“我暂时就想到了这些,回头整理一份和多重人格患者相处的注意事项发给你,你也知道你老婆还有一个未知人格,未知人格就意味着未知的危险,你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

    沈赋“嗯”了一声,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然后又同时拿起筷子吃饭。

    吃完饭,沈赋把桌子上的外卖盒收拾了一下,无所事事道,“晓蝶还没做完吗?”

    “做这种问卷不能催的,不要造成外部压力,”龙舞看了一眼时间,“不早了,可能明天还要来一趟,我们才聊到八岁,后面还有很多可聊呢,你这个老婆确实是个宝藏。”

    “那是当然,我一眼就认准了她!”沈赋得意非凡。

    “我的意思是,作为一个多重人格研究对象,她是个宝藏,”龙舞兴奋道,“她身上有太多可以挖掘研究的地方!”

    沈赋心里骂了句:神经病吧你!

    终于,晓蝶拿着试卷出来了,她端端正正把那张纸放在龙舞面前。

    龙舞:“我回头再看,我们最后再聊一下白考儿吧。”

    然而晓蝶却很坚持,面无表情道,“先评分。”

    沈赋笑笑,“你就先给她打个分吧,她现在可馋考试了。”

    “那好吧~”龙舞无奈摇头,边看边点头,这晓蝶的抗压能力是杠杠的啊,不过看到第五题的时候,龙医生疑惑了,“这道题你怎么有两个答案啊?”

    她指着前面那个选项,冷漠道,“这是晓蝶的答案,”然后又指了指后面的,“这是我的,我们谁对谁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