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54章 欢迎再来(求推荐~)
    沈赋承认自己也是个俗人,也有八卦的时候。

    “苏姐,刚刚走的那个是黎叔吧?我是看着他的戏长大的!”

    苏郁青叹了口气,“那张帅脸确实长得太好认了,他是我男朋友,你出去不会乱说吧。”

    “肯定不会的,只是没想到黎叔竟然还没结婚。”沈赋记得这老帅哥都四十好几了吧。

    “结过,离了~”

    “呃……”

    “你别误会,他十年年前就隐婚又离婚了,那会儿我们还不认识呢。”

    “我其实也没想太多,别人的生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苏郁青招招手,一个小姑娘开始给他们沏茶,操作很繁琐,这一套下来,一百块的茶应该能泡成一千吧。

    “那说说你的问题吧。”苏郁青见沈赋无心欣赏茶艺,直接问道。

    “是我朋友的问题,”沈赋声明了一下,“是关于多重人格的问题,我想知道,当人格超过3个的时候,副人格之间能直接切换吗,还是说要通过主人格?”

    “多种人格啊,这可是很严重的精神疾病,你……你朋友有几个人格?”

    听到严重两字,沈赋皱皱眉,“九,九个吧。”

    “嚯,这么多!”

    本来苏郁青只是单纯地想把人骗过来卖茶叶,现在听到竟然有人拥有九重人格,一下子就激发了她作为前心理医生的事业心。

    “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沈赋提醒。

    “这个啊,通常副人格是可以直接切换的,反正我接触过的几个都是如此,”苏郁青道,“茶好了,请慢用。”

    沈赋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所以晓蝶的判断是错误的?

    他又问,“您接触过多重人格,最多有几个?”

    “五个,”苏郁青道,“我在米國留学的时候接触过一个五重人格的杀人犯。”

    “杀人犯啊?”

    “是啊,多重人格患者的副人格通常极端、暴戾,是犯罪的多发人群,当然,也不全然是这样,我就见过一个双重人格的患者,主人格是暖男大叔,副人格是元气少年,都非常正直善良。”说到这,苏郁青微不可查地舔了舔嘴唇。

    沈赋又问,“那有没有那种情况,就是主人格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副人格占据大部分时间?”

    “有的,”苏郁青点头,“从我们目前的研究看来,其实副人格的出现很多是为了保护主人格,所以他们通常各有所能,自信的人格去面对社会的残酷竞争,脆弱的人格去获得同情,好斗的人格来面对可能会出现的暴力威胁,等等。

    “当主人格感知到危险,或者情绪剧烈波动,可能会对共存的身体产生危害的时候,通常就会藏起来,由副人格来面对。”

    沈赋沉思,晓蝶之前很稳定啊,取得心理学学位的她也很擅长管理自己的情绪,而且她能有什么危险。

    苏郁青又道,“当然,这只是普遍情况,多重人格被发现的时间并不长,研究也还停留在表面阶段,二十多年前才获得正式命名,目前已知的,这种情况下,多个人格基本都拥有自己的行为习惯、思考方式、生活环境,乃至对自己的认知,所以一个身体里住着南腔北调,年龄各异的各种人格也很正常。”

    见沈赋认真聆听的样子,苏郁青多讲了些,“像以前农村经常出现的所谓被鬼灵或者已故的人附身,其实有可能就是多重人格的表现,但可能一生也就出现一次,只可惜那些年间我国还没有系统的心理科学,尤其是农村,要不然可能会有很多有趣的病例。”

    苏郁青说的这种情况,沈赋儿时也听老人们说过,毕竟他也是农村长大的,那年月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就甩到鬼怪灵魂身上。

    此时听她这么一说,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偶尔发作的多重人格,倒也算对那些乡野怪谈的一种合理解释。

    不过他不关心那些,他只关心他的晓蝶!

    “那如果主人格长期被副人格压制,那岂不是就意味着主人格的消亡?”

    苏郁青摇头,“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的话,我建议咨询有执照,能开药的心理医生,我推荐你的那个龙大夫就是不错的选择。

    “因为主人格被副人格反噬的情况是发生过的,通常都是主人格没有求生欲望,丧失生存斗志,然后被强势的副人格取而代之,这种事跟其他病一样,早发现,早治疗,最有效的手段就是,人格融合。”

    “人格融合?”

    “对,我以前曾经主导过双重人格融合的病例,有个患者拥有暴躁型人格,做出过伤害妻子的事,后来我帮助他把家暴人格融合了,现在他们夫妻生活非常美满。”

    “我,我会劝我朋友考虑的。”此时沈赋心情有些沉重,以前他肯定是毫不犹豫劝晓蝶融合人格的,就跟身体长了瘤一样,当然是一切了之。

    但随着跟白皎月,白胜男等人格的接触相处,她们也确实像一个个活生生的独立人一样,性格鲜明,有悲有喜,将她们融合,确实有种“杀人”的感觉。

    他现在能体会到当初晓蝶的感受了,难怪她不愿意这么做。

    可话又说回来,在看着晓蝶被杀,和杀别人之间做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沈赋宁愿选择“杀别人!”

    如果晓蝶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是100,那另外几个加起来连10都不到。

    沈赋站起身,“苏姐,今天真的太感谢你了,以前我都是一个人替她瞎着急,现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苏郁青笑眯眯道,“喝茶喝茶~”

    沈赋准备走了,于是把杯中茶一饮而尽,“嗯,好茶!”

    苏郁青笑得更欢快了,“那要不要带一点回去尝尝。”

    当沈赋走出青雨茶社的时候,手上多了轻飘飘的一袋茶叶,以及一张28800的消费单据。

    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苏郁青还在门口跟他挥手作别,“如果觉得喜欢,还可以来这里喝茶聊天哟,我这里还有其他口味的极品茶叶。”

    沈赋忙回身点头,“谢谢啊苏姐!”

    上了车,刚走到一半,手机响了。

    是白姗姗的,又怎么了,难道是吃霸王餐了?

    沈赋接通,刚要开口,就听对面传来温柔而熟悉的声音,“老公,我是不是走了很久~”

    “呲啦!”沈赋急忙把车停在路边,“晓蝶!?”

    (下了推荐数据都不咋动了,好凄凉,求推荐!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