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46章 张三(求推荐!)
    我的老婆好可爱,好想在她脸上嘬两口!

    沈赋只要头一歪,就能亲到她的耳朵~

    可他不知道嘬醒了会不会挨一巴掌,肉巴掌还好,万一是男姐的铁砂掌呢!

    算了,克制吧。

    不过今晚他也不想睡客房,床这么大,大家一人一半互不干涉,没问题吧。

    明早应该就轮到晓蝶了吧,到时候再嘬,没问题吧。

    怀着美好的期待,沈赋隔着18公分跟老婆各睡各的,只不过睡下之后,在引力的作用下,18公分的距离越来越短,越来越短。

    次日一早~

    沈赋醒来之后双手一横,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诶,腮帮子怎么有点酸啊~”沈赋捂着脸进了洗手间,然后“啊”的一声。

    镜子里,他的左脸红又青,像是挨了沙包大的一拳头。

    看到自己这幅尊容,他才感觉到了一些疼,这是肿么一回事儿啊?

    正想着,外面传来芊芊的声音,“98!99!100!”

    沈赋推开门,见到晓蝶穿着健身热裤小背心,头上戴着发箍,刚刚从家里的吊环上下来,胳膊上竟然隐隐能看到肌肉的轮廓。

    旁边是加油助威的万紫芊,说好的宿舍大姐大呢,怎么一副迷妹模样。

    沈赋立即关门,这都不用猜,肯定是白胜男啊!自己眼睛上的淤青有解释了!

    可怎么不是晓蝶呢?

    按照晓蝶的说法,白皎月走了,接下来应该回归主人格,不会直接变成其他人格的。

    难道是睡觉的时候晓蝶回来了,但因为大家都睡着了,所以都不知道,等睡醒了,白胜男又接手了身体?

    不能这么欺负人吧!睡觉那是垃圾时间段,那也算?!

    沈赋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找到了晓蝶的手机,打开第二系统,看了一下之前的视频留言,上一个是白皎月的。

    她并没有说破沈赋知道多重人格的事,但沈赋却看到白皎月去找过龙舞!

    她去找龙舞干嘛?是她去找的,还是晓蝶想去?

    想到龙舞的职业,沈赋对晓蝶的现状更加担心起来。

    原本沈赋是不想跟龙舞有过多接触的,一是两人以前的事情,还有就是因为晓蝶的多重人格,龙舞作为专业人士,应该很容易看穿,所以尽量避而远之。

    但现在,沈赋拿着手机,在犹豫要不要找龙舞帮忙,把晓蝶从她的身体里唤醒。

    白皎月走了换白胜男,是不是白胜男走了又来白姗姗,那晓蝶什么时候能出头!

    正想着,外面的白胜男又开始打拳了,狗哥装了一个吊着的弹簧沙包,高度正合适,打起来就跟打沈赋的脸一样,贼带劲。

    看着那堪比叶师傅的拳速,沈赋一阵阵脸疼。

    他把手机放回去,对外面喊道,“老婆,你过来一下,芊芊麻烦去买早餐。”

    是叫我吗?白胜男瞅了一眼沈赋,明显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今天她刚醒来,就感觉一只手搭在自己胸口,她反手就是一拳,同时余光撇到了沈赋,虽然及时收手,沈赋连醒都没醒,但还是对沈赋的脸蛋造成了一定伤害。

    当时她就想着,要不还是跑路吧,起码在外面溜达溜达,等沈赋醒后气消了再回来。

    结果刚出卧室,就看到了被改造过的客厅,然后她就走不动路了,这比公园里的健身项目还多啊!

    当时白胜男还有一些感动,没想到自己两天没出来,沈赋就把家里改造成了这样,这应该是为自己准备的吧。

    所以看到沈赋青红一片的小脸,她愈发自责。

    “你没事吧,要不我帮你吹吹?”

    沈赋看了看已经穿上的裤子,没心情跟她暧昧,“你最近是不是出来的有点频繁啊?”

    “啊,你认出我了啊!”

    “你觉得呢,你这样哪有晓蝶的样子~”

    “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晓蝶是不是喝酒了,”白胜男自己哈了口气,“肯定喝大了,以后你不想看见我,就让她少喝点嘛。”

    “我也不是不想见你,我就是更想见晓蝶~”沈赋喃喃两句。

    “昨晚你们还睡一块了呢,这就想啦~”白胜男哼哼两声,她心里也有气。

    平时自己都是在操场、运动馆醒过来,最近都两次在床上醒来了,难道晓蝶的体能太糟糕,连那事儿也要让自己替?

    沈赋看着思维开始发散的白胜男,最终决定还是等下次晓蝶回来再说看心理医生的事。

    如果贸然把白胜男带到龙舞面前,谁知道会不会激化几个人格的感情,这种事还是要晓蝶点头才行。

    正想着,沈赋接到一个电话,来电人:张三。

    “赋哥醒了没,你的封面已经做好了,我给你发邮箱了,微信上有简略图,原版在我学校。”

    张三就是沈赋说的那个当美术老师的同学,沈赋回复道,“那我去你学校取一下吧,谢了三哥。”

    “客气客气,我下午要陪女朋友~”

    “那我上午过去。”

    挂了电话,芊芊也买早饭回来了。

    沈赋对白胜男道,“吃饭吧,等会儿你还要上班。”

    “上,上班?!”白胜男的内心一下子惊涛骇浪起来,“我哪会儿上班啊,今天难道不考驾照吗?我还是考驾照吧,我可会考驾照了!”

    “不好意思,今天真不考,下午要去练科目二,和小雅一起,但上午一定要上班。”沈赋把她推到了客厅。

    “芊芊,你今天要不要把房子确定下来?”沈赋边吃边问。

    “嗯,我已经选定了,最贵的那套,今天就去签合同,这次你不用陪我了,让通哥陪着就行。”

    “那行,今晚你定个饭店,咱们请通哥吃个饭,我要去趟央美找张三。”

    为了防止白胜男中途跑路,沈赋开车把她送到银行门口,看着她进去,这才驱车赶往央美。

    沈赋、张三、朱天鹏的哥哥朱腾,三人是一起长大的发小。

    沈赋和朱腾是小初高中同学,跟张三也是小学初中同学,后来他因为学美术,去了艺术类高中,不过大学三人又一起考到了京城。

    沈赋在师大,朱腾在农大,张三在央美,周末时间经常出来小聚,三人的友情也得以存续。

    进了学校,轻车熟路地找到张三老师所在的画室,刚推开门,沈赋立即又关上。

    好家伙,来的真不是时候,在画人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