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43章 不喝不相识
    又是她!

    白皎月有点懵,刚刚上楼的时候就被对方瞪了一眼。

    沈赋一开始也没认出来,直到后面有人喊了一声冰冰姐,他才想起来。

    哎呀!这不是当初那个抢银行的假劫匪牛冰冰吗!

    而且后面喊她的人大家也认识,朱天鹏和沈赋全都起身,“狗哥,你也在这吃啊?”

    老狗拉着冰冰姐,“哎呀,沈老师,小朱,这,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都不是外人~”

    原来老狗他们健身俱乐部的人也在这里聚餐,他和牛冰冰是同事关系。

    牛冰冰明显喝了一些,原本不想旧事重提的,但喝了点酒,越想越郁闷,她退役之前可是练散打的,竟然被一个银行小姑娘打翻了,奇耻大辱啊!

    关键后来她发现自己的槽牙松了一颗,第二天就脱落了,妈的,现在吹牛都漏风!

    于是就有了刚刚这一幕,现场只有沈赋知道事情的完整经过,连白总都不清楚。

    有狗哥拽着牛冰冰,还有朱天鹏在旁边缓和气氛,一时间应该是打不起来了,毕竟大家都是混畜牧圈的。

    沈赋把白皎月拉了出去,简单说了一下,“抢银行演习的时候,白胜男把人家打伤了,我后来听钟行说,连牙都打掉了!”

    “这个锅我是不是背定了?”白皎月问。

    沈赋拍拍她的肩膀,“以前都是晓蝶给你们背锅,现在轮到你了!”

    “哦,这样啊,”白皎月轻松道,“大不了让她打回来咯,你说是让她打左脸还是打右脸呢。”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你放心,要想打你,除非我站不起来!”沈赋郑重道。

    白皎月知道沈赋说的是真心话,但这份“保护你”的深情却是说给白晓蝶的。

    白总的骄傲让她轻哼一声,“我们姐妹一体,她犯下的事,我来担着,自己的命自己扛,不连累别人!”

    说完一句魔童语录,白皎月转身回到包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霸气侧漏,让闹着要跟她比划比划的牛冰冰也安静下来。

    “冰冰姐是吧,喝多了没有?”

    “我没喝多!”牛冰冰确实没喝多,就是情绪上来了,忍不了,想闹。

    “那好!”白皎月对闻讯而来的饭店服务员道,“给我们拿五瓶白酒,酒杯若干!”

    “啊?”

    “怕我不给钱吗!”

    总裁的威压让服务员立即臣服,忙去找总经理,要最贵的酒!

    “先坐,我们聊聊。”白总依然平和。

    “坐就坐!聊就聊!”

    朱天鹏从外面搬了几把椅子,让狗哥也有座位,大家都坐下。

    白皎月道,“之前我打了你,算是偷袭,胜之不武,我相信你肯定没那么弱鸡。”

    “当然,我超强的!”

    “那你想怎么找回场子?”

    “当然是公平打一场,你放心,我不打脸,点到为止~”牛冰冰咧嘴一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就是牙齿有些漏风。

    “可今天不太方便啊,我化妆了,你看我这粉底,你看这眼影,还有这腮红,我可不想流汗~”

    牛冰冰气抖冷,你们女人这么精致的吗!

    什么粉底,什么眼影,涉及到了知识盲区,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那,那你想怎么办?”

    “任何矛盾争端都可以用武斗和文斗的方式解决,现在武斗肯定是不合适了,”白皎月见酒已经上来了,“这些酒杯都满上,这样,咱们喝酒定胜负,谁先喝趴下,谁就输了。”

    “老婆……”沈赋喊了一声,晓蝶这种好孩子哪能喝酒啊!

    白皎月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酒量。

    白晓蝶自称不能喝酒,是因为喝酒容易把白胜男激发出来,所以轻易不喝。

    牛冰冰也是大喜,化妆不是自己的强项,但喝酒可是撞枪口上了,她原籍内猛,喝酒如喝水。

    “赋哥,今天嫂子有点不对劲啊~”朱天鹏小声对沈赋道。

    “你不懂,你嫂子喝了酒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这个芊芊最有发言权了~对吧~”

    万紫芊看着气场十足的闺蜜,点点头,因为她想起了晓蝶喝了酒之后力敌好几个小混混的经历。

    沈赋帮白皎月把她的变化合理化,然后担心地看着两人拼酒。

    “嚯!”夭夭林叫了声彩,这两个女人喝出了乔峰对令狐冲的豪迈,一口一杯,都不带停的。

    她今天才认识白皎月,本以为是个乖巧小妹妹,但不得不说,自己以后想叫她一声姐。

    白皎月和牛冰冰互相对视,喝到第十杯,速度开始变慢,牛冰冰夹了一口菜,继续!

    到第十五杯的时候,沈赋心疼晓蝶的胃,“要不算个平手吧。”

    “女人的事男人不要插嘴!”白皎月脸蛋红扑扑的,但依然清醒。

    牛冰冰叫好道,“妹子说的对!”

    原本一直自己喝自己的,喝到这里,两人默契地碰了一杯。

    喝到20杯的时候,四瓶酒已经被喝光了,白皎月让再上两瓶。

    沈赋看得出来,牛冰冰快要不行了,但体格庞大的她起码还能再撑一瓶。

    白皎月虽然状态更佳,但沈赋心疼老婆的身子,于是来到牛冰冰身边,“冰冰姐,我和老婆准备要孩子了,你看……”

    牛冰冰也不是恶人,何况刚刚喝酒这段让她很快意,那些不爽一扫而空,对方也确实是一位可敬的对手,之前倒显得自己斤斤计较了。

    于是她把酒杯一扔,“我牛冰冰一生,喝酒从没服过谁,姓白的妹子,我服了!你赢了!”

    “你确实很强,虽然暂时落了下风,不过你是喝了酒过来的,我们就算是平手吧。”

    “好,有空来我们虎虎虎健身俱乐部玩,姐给你免费当健身教练!”

    “一定一定!”

    “加个微信呗~”

    “冰冰姐!”

    “小白妹妹!”

    两人如亲人一般拥抱了一下,但看得出来,腿都有点飘。

    沈赋让朱天鹏跟狗哥一起把牛大姐送回去,“把他们那桌的账也结一下。”

    天鹏:“我知道哥。”

    他们这边也准备撤了,“老婆,咱们先回家吧,今天就到这了。”

    白皎月今天确实喝的有点多,但依然清醒,“不成不成,我还要跟员工谈心,我还要布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沈赋搀扶着白皎月的柳腰,“那这样,小琳天鹏跟着去我家,丑橘你就先回家吧。”

    “没事,我爸已经派司机在外面了,先把我送到你家也一样。”

    白皎月感受到腰上那温热的大手,触电般脱离沈赋的掌握,凑到丑橘身边,“那我和橘子坐一辆车吧,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试试劳斯莱斯幻影的舒适度体验~”

    丑橘遗憾道,“老板娘,今天没开幻影,开的那辆库里南,你看能不能将就将就~”

    (月初啦,还有一个月上架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