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21章 善良的大姨子
    晓蝶的腰是真细,所以造就了绝美的腰臀弧度。

    沈赋的手放在上面,很想让自己清心寡欲一些,但怎么可能。

    一双大手在她的腰部按抚,抹了药水后变得凉嗖嗖的,“是这里吧?”

    “下面一点。”

    “这里?”

    “再下面……靠,你摸我屁股干嘛!”

    沈赋也恼了,脸都憋红了,“你自己抹吧,我不管了!”

    白胜男试了试,自己能碰到那里,但不吃力,那里有一处应该是淤血了,需要用力揉开。

    “老沈,还是你来吧,”白胜男讨好道,“我保证啥也不说了。”

    沈赋不为所动,她横刀立马道,“非要让我撒娇吗!”

    沈赋这才重新上手,刚揉了两下,“我这么蹲着也没法吃力,要不去床上吧。”

    “你……”白胜男刚要质疑沈赋是不是居心不良,不过想到刚刚自己的承诺,就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行,床上就床上,床上大,施展得开嘛。”

    她对自己的武力值还是有信心的,一个写小说的文弱书生,估计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抽搐。

    病人已经躺好,沈赋把拖鞋一甩,骑在了白胜男腿上,这样适合发力。

    然后背心撩开一些,大裤衩下扥一点,抹了点活血化瘀的药水,“我两只手一起来了,会很疼。”

    “能有多……啊!”白胜男面上一喜,这个劲道,巴适!

    或许是觉得这么叫不太好,白胜男立即收声,默默忍受。

    晓蝶的身体对沈赋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为了去除杂念,沈赋跟她聊天分散注意力,“白胜男你多大了?”

    “问这干嘛?”

    “就是好奇,你们这种双重人格是不是都一样大啊。”

    “那不能够,我比晓蝶大一岁,她还要叫我一声姐呢。”

    “哟,那你算是我大姨子喽~”沈赋笑笑。

    “对啊,”白胜男也乐,“所以你平时对我放尊重点,有跟大姨子动手动脚的吗。”

    “嗯嗯,一般都是跟小姨子……”

    “嗯!”白胜男扭头瞪了沈赋一眼,哼,男人!

    沈赋看着她憋得通红的脸蛋,笑道,“你如果想叫就叫出声,我知道我手上力道不小。”

    “哎哟哟~”白胜男真的叫出声,“没想到你一个敲键盘的,手劲儿还贼大。”

    “那是,这些年不知道敲坏了多少键盘呢,而且我也每天出去跑步锻炼啊,健身房也常去。”

    “那等会儿咱们一起夜跑呗!”白胜男来了精神。

    沈赋轻轻拍了她一下,“今天就算了,我看你肩膀那里也有点淤,今天好好帮你揉开了,沈家绝学都给你来一遍,明天再开始吧。”

    白胜男叹了口气,“明天就是晓蝶了啊。”

    “晓蝶我也会拉她去锻炼的,平时看不出来,让你打这一架,毛病都打出来了,久坐确实容易亚健康。”

    正说着,又有一个电话。

    沈赋叹道,“你今天算是全国闻名了,估计又是找你的。”

    沈赋拿起来一看,嗯?“郭警官?”

    “小沈,你的伤没事吧?”民警老郭关心道。

    “没事,已经回家了,您还惦记我呢。”

    “哈哈,没事就好,我们这边已经完事了,还跟钟行长他们一起吃了个饭。”

    “还算圆满吧?”

    “嗯,非常圆满,警民合作,轻松将四个没了斗志的蟊贼拿下。”

    那是,斗志都让白胜男打没了。

    按照老郭这话痨属性,沈赋估计一时半会儿说不完,他把手机放下,开了外放,双手继续在白胜男腰上动作。

    “啊……”白胜男吃力,舒坦地叫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老郭顿时老脸一红,“哎呀,我好像打得不是时候,那要不明天再说。”

    哟,这是找自己有事啊,沈赋笑笑,“没有没有,我正给晓蝶揉肩捶背呢,今天运动量有点大,腰肌都劳损了。”

    “这样啊~”老郭再次感慨,真是个好丈夫,跟自己每天给老婆洗脚有一拼啊!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我听钟行说,你不仅自己写小说,还开公司呢?”

    “就一工作室,小打小闹。”

    “啊,这样啊。”听沈赋这么说,老郭有些犹豫了,担心会强人所难。

    沈赋道,“郭叔,有什么你就说嘛,你可不是那种不爽利的人。”

    “那你公司还缺人吗?”老郭不好意思道,“工资啥的无所谓,没五险一金也可以。”

    “郭叔你这问的太是时候了,”沈赋笑道,“我那工作室正要扩张呢,正缺人手呢,你是想给人介绍工作?”

    “不是外人,就你妹子,我闺女~”老郭顿时开心起来,顺便占了个便宜。

    “多大了?”

    “23岁,刚大学毕业,工资待遇无所谓,我就是不想让她在家里待着,想让她走进社会,接触一下活人,这孩子可愁死我了。”

    接着老郭跟沈赋说了一下她闺女琳琳的情况,名牌大学毕业,毕业就失业,不想找工作,在家里搞什么自媒体,给人家公众号写文章,给短视频写段子。

    一个月也能赚个三四千的,够自己日常开销,就是老郭担心她一个人在家里整抑郁了,希望她跟社会接一下轨。

    “哎呀,你闺女这种情况正是我们公司需要的啊!”沈赋说的真心话,丑橘一个人运营太多东西,有点吃力,亟需有人帮她分担。

    “不会让你太为难吧?”

    “瞧您这话说得,外道了不是,”沈赋也很社会道,“让妹妹来就是了,工资待遇该怎样就怎样,别嫌弃我们是小公司就成,回头我发个地址和联系方式,让她过去上班就成。”

    结束了这通电话,外卖也到了,沈赋主动把白胜男的小背心放下来,遮住了那一抹瓷白。

    “吃晚饭吧大姨子,等会儿咱们继续,肩膀那里我再帮你处理处理。”

    “谢啦。”

    “是不是觉得你晓蝶妹妹找了个好男人。”沈赋开始上话术了。

    这八个姐妹,他要一个一个攻克,得到她们的祝福和认可,晓蝶才会放下心里的石头。

    白胜男扫了沈赋一眼,啧啧摇头,“有点太弱了,感觉身上都没几块肌肉啊。”

    说着,她还不见外地撩起了妹夫的T恤,然后就看到了沈赋的腹肌。

    沈赋建议,“你可以再往上一些,还能看到胸肌,品相也不错。”

    “切~也就那样吧。”白胜男口是心非道,没想到这小白脸倒不是花架子,难怪那天自己醒来的时候,身体那么疲软,走路都发飘呢~

    哎呀,怎么又想起那天的事了,不能再想了,这大夏天的本来就热,越想越燥!

    她埋着头,狼吞虎咽吃了晚饭,最后才起身看了沈赋一眼,“我先进去了,你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