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18章 她能打,我能打,你不能打!(3更!)
    那个被劫匪心疼的男人正软趴趴地瘫在地上,并用杰瑞视角看了一场值回票价的武打戏。

    感觉战斗应该算结束了,沈赋站起身,准备帮这个彪悍女人收拾局面。

    就在这时,后面洗手间传来一阵嘶声裂肺的吼声,“啊!”

    一个女人冲了出来,头发乱糟糟的,眼眶上有一圈青紫,“哪个打老娘,不是说好演习的吗!靠,下死手啊!”

    说话的时候,她还摸着后脖颈。

    沈赋忙拦住了她,“姐!姐!误会,都是误会,我老婆跟你闹着玩呢。”

    “你老婆是吧?”这位姐姐胳膊比晓蝶的腿还粗,一拳抡起就把沈赋又带倒了,这次脑袋撞到了椅子上。

    “我尼玛~”沈赋默念:第三次!

    白胜男看着这一幕,不能忍了,再怎么说那个男人也是晓蝶的老公,晓蝶能打,我能打,你凭什么打他!

    白胜男大踏步过去,就要跟这个手下败将再打一场,然而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只见尽职尽责扮演尸体的那哥们儿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自己碍事的腿,还摆弄了一下那张纸牌,示意自己已经挂了,就不要再为难一具尸体了。

    这女人的身手着实把他惊吓到了,银行女都这样吗?自己女友不会也这么强吧???

    突然间,白胜男有点懵,不,不是抢银行的吗?白晓蝶你能不能回来一趟啊,这个世界我有点看不懂~

    “怎么回事儿啊?!”

    外面演习的总指挥进来了,楼上的钟行长也下来了,配合演戏过来抓人的特警队长以及民警老郭等人也都涌了进来。

    虽然玻璃是透明的,在外面就已经看到了里面的大概情况,不过亲眼看到四个劫匪都挂彩了,这种感觉还是很震撼的。

    看到这种阵仗,叫嚣着要揍人的女劫匪消停了,白胜男也没了刚开始的意气风发,甚至开始往后缩。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警察有文化。

    以前打架进局子的事她可干了不少,只要警察开始说教,她就和听到紧箍咒的孙猴子一样,这时候如果晓蝶还不出来换她,她真能在地上打滚。

    沈赋忍着头上的剧痛,把有些不知所措的白胜男搂在怀里。

    “钟行,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啊,晓蝶记错了,她以为劫匪的设定就是仿真枪,所以想着凭一己之力打败敌人,给大家添麻烦了。”

    说完,他按着白胜男的脑袋给大家鞠了个躬,毕竟她算是凭一己之力搞砸了这场投入了近百人,多个部门配合,多家媒体关注的演习。

    白胜男木木地任由沈赋摆布,她已经听明白了,刚刚是演习,不是真的抢银行!

    好险,她刚刚在洗手间差点把那个女人的脖子扭断,幸好她吃过防卫过当的亏,留手了。

    那个总指挥诧异地指着满地狼藉,“所以这四个劫匪,都是被你一个小姑娘干掉的?”

    白胜男点点头,不然呢,她现在心里乱的很,还不知道该怎么跟沈赋解释他老婆是武林高手这件事呢,要不还是跑吧。

    “就你这小体格?”总指挥绕着她转了一圈,摇摇头“我不信~”

    为首的劫匪屈辱地站起来,“老班长,她没撒谎,确实厉害,我们输得心服口服。”

    女劫匪内心:老娘不服,她偷袭!

    现在劫匪头子必须把白胜男的能力吹起来,否则显得己方太无能。

    钟行一开始也有点搞不清状况,现在听劫匪都这么说,立即顺杆爬,对总指挥道,“对,没错,老姜你听我说,我们这小白是真的有功夫,一般三五个大汉近不了身。”

    白胜男还是有些骄傲的,容不得钟胖子小看自己,“七八个也不在话下!”

    沈赋在她胳膊上掐了一把,让她低调点,你一交替人格把牛吹出去了,回头晓蝶怎么帮你圆啊!

    让沈赋担心的事还是担心了。

    “既然这么厉害,小姑娘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建行的安全部门任职啊,一来就是中层起步。”

    刚刚跟沈赋唠嗑的那个眼镜中年男走了过来,钟行和姜总指挥立即跟他打招呼,显然都认识。

    白胜男听了,竟然还有点心动,她最烦坐在办公室里的工作了。

    沈赋忙掐死她的念头,“老哥,这就没必要了,我老婆是青华数学系毕业的,跟你们专业不对口。”

    听到这个小女孩竟然是青华出身,众人又是一阵肃然起敬,毕竟是夏国大学的双龙头,作为国人,谁没对孩子说过那句:好好学习,将来上青华北大啊。

    作为现场小人物的老郭这时插了一嘴,“外面那群记者闹着要进来,现在这事儿要咋整?”

    姜总指挥笑笑打趣:“那要不就让这小白接受采访,就说只靠银行内部员工就把劫匪搞定了。”

    特警队长心塞道,“显得我们好没用。”

    劫匪:同上。

    沈赋知道如果真的这么干,那这场演习就成了笑话,会打很多人的脸,而且他也不希望晓蝶出这个风头。

    于是他忙捂着脑袋道,“哎呀,我的头,那什么,这里面应该数我伤得最重,能不能先把我送医院啊。”

    考虑到可能会有人受伤,外面就停着一辆救护车呢。

    钟行看了一眼沈赋脑袋上,至少三处患伤,啧啧啧道,“哎呀呀呀,你这是新伤加旧伤啊,快送医院,这个脑袋可是咱们华夏文学的希望啊!”

    沈赋趁机抓住白胜男的手,“让我老婆一起吧。”

    白胜男还甩了甩手臂,被一个陌生男人牵着手,好别扭的说。

    她越是这样,沈赋越是不敢松手了。

    其他人格在自己面前至少还知道伪装成晓蝶,这个白胜男倒好,装都懒得装,只想逃出自己的视线,所以沈赋说什么也要跟她绑定在一起。

    两人走vip通道上了救护车,留下一干人等,最后姜总指挥看了看劫匪四人组,“还能动吗?”

    “能啊,小女生再厉害,力气还是差点。”为首的劫匪强撑道,这时候又要贬低一下那女孩,显得己方很能。

    “那这样,就当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就当那个小白不存在过,就当刚刚是演习的彩排,咱们重新再来一遍!”

    于是四个劫匪垂头丧气,重新走出银行准备闯入。

    刚刚“挂了”的青年直接躺在地上,啥也不说了,我先死为敬。

    然而怎么可能当做无事发生,怎么可能当做一切都不存在,之前闹着要见劫匪的小朋友早就把刚刚那场打斗录了下来,然后发到了抖音上……

    (感恩大家,推荐票马上要破千了,签约榜上也在11名,快要杀进前十了,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还有,大家知道怎么给角色上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