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2章 打你的是白胜男,跟我白晓蝶没有关系
    两人又复盘了一下小区附近的监控,人回去了,而且没再出来。

    “那什么,我不报警了,我先走了。”沈赋只想马上回家。

    想走,没门!

    民警老郭对这次“学霸妻子家暴网络作家”事件产生了浓厚兴趣。

    “你等一下,我这就申请出警,跟你回趟家!”这种热闹怎能错过呢,“万一她还打你呢,有我在,还能帮忙调解一下。”

    “这不是居委会的工作吗。”

    “居委会大妈打得过你老婆吗!”

    车上。

    “不用怕,回去后如果她还对你动手,我一准把她拿下!”老郭道。

    “您带枪了?”

    “没,但我身上带着功夫呢!”老郭自信无比。

    沈赋低着头,眉头紧锁,“其实我听过一个关于我老婆的传说。”

    “啥?”

    “大一的时候,有一次她们寝室几个女生吃大排档,碰到两伙社会人喝多了打群架,玻璃瓶子碎一地,差点伤到她们几个小女生,我老婆在一片玻璃碴子中临危不乱,云淡风轻地喝了一瓶二锅头……”

    “红星的还是牛栏山?”老郭总能在一堆无用且多余的叙述中抓住重点。

    “牛栏山吧,”沈赋嘴角抽抽,继续道,“然后把空酒瓶一摔,咔咔咔,就把七八条大汉撂倒了。”

    最后沈赋问,“警察叔叔,面对七八条大汉,您有把握吗?”

    “你们写小说的都喜欢用夸张修辞吧。”老郭睨了沈赋一眼。

    “但愿吧,毕竟我也是道听途说的,”沈赋道,“其实我也不信,反正我从没见白晓蝶跟人动过手,她看着也不像是能干一瓶二锅头的人。”

    老郭拍拍自己的腰,“没关系,如果打不过,我还带电棍了……诶,你干什么!”

    沈赋抢走了电棍,“我不能让你电我老婆,这东西我帮您保管吧,走的时候还你。”

    老郭:“我也就是开着车呢,要不然非把你擒拿了!”

    这一路沈赋说了不少好听的,还递了包华子,所以到了目的地后,老郭也没把他擒拿了。

    “电棍暂时放在你那,跟紧点。”老郭不信自己还对付不了一个刚到法定结婚年龄的小丫头。

    进了小区,老郭忍不住感慨,“地段真好,买这房子花了多少钱啊?”

    “2000多万吧。”

    老郭嘴角抽了抽,最终勉励道,“你们这行不错的,时间自由,赚得还多,继续努力,争取早日拍成影视剧。”

    沈赋:“我的已经拍成电视剧了啊。”

    空气中有一丢丢的尴尬。

    “你家几楼来着,快点上去吧,省的让你老婆跑了!”老郭强势转移话题,轻松化解了尴尬。

    11楼的某处窗户,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盯着楼下。

    ~

    到了家门口,沈赋深吸一口气,开门,然后听到一声温柔的,“老公,你回来啦~”

    穿着居家服的白晓蝶正在厨房忙碌着,像是在准备晚饭。

    白晓蝶看了一眼沈赋身边的制服男,放下手上的橘与刀,“沈先生,你还报警了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向你道歉。”

    沈赋的心一下子就软的化掉了,老婆终于恢复正常了!

    “郭警官,我撤诉,辛苦您跑一趟了。”说着,他把电棍塞进对方兜里,“就不留您吃饭了。”

    “等一下!”老郭却没那么容易打发,“我这次过来还是要了解一下情况的,以免再发生类似的流血事件。”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一管片儿的民警,我姓郭,”他不客气地坐下,“说说吧,白晓蝶,为什么把你老公沈赋的脑袋给开了瓢。”

    “我不是故意的,”白晓蝶平静道,“我想喝水,让他帮我倒一杯,一挥胳膊,不小心水杯脱了手,就砸在他脑袋上了。”

    “哦,是这样吗?”老郭看向沈赋。

    沈赋皱了皱眉,他明明记得晓蝶是挥着胳膊砸在自己脑袋上的,劲儿贼大,要不是隔着毛巾,今天估计出不了院。

    他挠挠头,“我捋捋,我捋捋,哎呀,我说你也不可能真的打你老公啊,原来是脱手了啊,都是意外,意外!”

    老郭一眼就看出了沈赋没说实话,怒其不争啊,男人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他又问白晓蝶,“那为什么你在老公受伤后,选择了逃离现场呢?”

    “我不是逃,我是想给他买药和纱布,帮他包扎。”白晓蝶脱口而出。

    “那你买了吗?”老郭紧逼道。

    “我去了小区附近的药店,突然想到家里就有这些,所以只是买了点别的。”说着白晓蝶拉开抽屉,里面果然有纱布和外伤药,还有金毓婷。

    “那接下来为什么还不回家?”

    “就好像小孩子在家里惹了祸,刚开始肯定是不敢回家的啊,我就在外面躲了躲,觉得他应该消气了,这才回来的。”

    “打电话你也不接?”

    “手机没电了,喏,正充电呢。”她指了指茶几。

    “听说你还踢了你老公两脚。”

    “应该是绊脚了,对吧老公。”

    “对,应该是绊住了,你太毛手毛脚了。”沈赋当然是站在老婆这边。

    老郭被噎的无话可说,这小姑娘说的逻辑能够自洽,还有老公帮着说话,再问下去好像故意挑拨人家夫妻感情一样。

    直到他被礼貌地送了出去,看着这对夫妻恩爱的模样,老郭还在愤愤不平,这都什么事啊,好像自己成了恶人。

    哼,你就宠她吧,下次再被老婆打,老子才不管呢!

    ~

    把外人送走,家里只剩夫妻俩,沈赋刚要说什么,白晓蝶立即凑过来,眼圈红红的盯着他头上的绷带,“你的头没事吧?”

    声音都在微微发颤,那种关心是做不了假的。

    “没事,就是缝了三针,还有,我报警可不是为了让警察叔叔教育你,我找不到你了,太担心,所以才求助警方的。”

    “她怎么这么狠!”晓蝶突然泪崩。

    “狠?哦,这也不能怪医生,他说缝针好得快,而且老大夫,技术好,无痛的。”

    “怎么会不痛,麻药劲儿过了就疼了!”

    突然,晓蝶埋头呜呜哭了起来,明显非常自责。

    这哭声把沈赋吓坏了,结婚的时候他说过,往后余生,自己会好好照顾她,绝不让她再流一滴泪。

    怎么,怎么就哭鼻子了,明明受伤的是自己啊!

    “晓蝶,老婆,沈太太,小白白,小宝贝儿,”沈赋蹲在她身前哄她,“今天发生的一切不愉快咱们统统忘掉好不好,以后谁提谁是小狗。”

    白晓蝶头抬起来,梨花带雨道,“那,那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打你吗。”

    “可能就是手滑了吧,是意外。”

    白晓蝶:“那如果我以后还打你呢。”

    沈赋戳了戳她光洁的额头,“嘿,你还以为你真打得过我啊,我沧州的啊,谁家里没几本武功秘籍啊,之前是让着你而已,想要切磋切磋吗。”

    白晓蝶哭笑不得,“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啥意思,你还想暗算我啊,糟糕,忘记你是川妹子了,说,你跟蜀中唐门有什么关系!”

    这次白晓蝶没笑,她又低下头,一声不吭,面对明明受了伤,却还努力逗自己开心的老公,她觉得不能再瞒下去了。

    最终,在沈赋关切的眼神注视下,晓蝶缓缓站起来,嘴巴动了几下,终于说出了口,“其实,打你的不是我。”

    “啥?”

    白晓蝶无比认真而郑重,“打你的人叫白胜男,跟白晓蝶无关!”

    (大家尽情发言,评论,我不太会写小说,全靠本章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