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98章:能不能打过猴儿

第98章:能不能打过猴儿

 热门推荐:
    春节一天天临近,许青的习武之路也走上正轨。

    在推托了好几次之后,终于让姜禾开始教他打拳。

    搪手拳名为拳,其实用拳的地方不多,用姜禾的话来说,三尖,掌、擒拿、腿,这三个练到尖了,就差不多出师了。

    “怎么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样子?”许青挥着手问。

    在她手里虎虎生风,在自己手里像是老师傅打架,能不能打过闪电五连鞭他都没谱。

    “搪手拳主要是散手,讲究快速干脆,抓敌破绽一击必杀,你看我这一掌……”

    姜禾说着话就想给许青演示,吓得他赶紧喊停。

    “我还没学会!不要拿我示范!”

    “……”

    “而且我学一击必杀做什么?你生怕我不被抓啊,打个架把人家打死……”

    许青挥手踢脚练习着她刚教自己的三招,忽然道:“学了以后能不能打得过猴子?”

    姜禾愣了愣,奇道:“你为什么要打猴子?”

    “就是问问……估计能一拳打懵了它们。”许青捏捏拳头,忽然就练的很带劲。

    幸好是在一楼,跺脚踢步都没人会找过来,不然门都被人敲烂。

    “练架势是为了把它烂熟于心,等拳法成为本能之后,你对敌时不用思考就知道该如何抓到敌人破绽,所以要勤学勤练……”

    “我知道,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嘛。”

    许青对于练功不太了解,但这种常识总知道。

    李连杰在霍元甲里打柱子一下,‘这一拳二十年的功夫’那句话当初把他看得热血沸腾,恨不能找个石板天天开始拍。

    早上站桩,傍晚练拳,中间搞一下正事,晚上再陪姜禾看看电影或者教一下拼音,写个影评养号,生活一下就非常充实,让这货产生了天命主角的错觉,跃跃欲试地等邪恶组织找上门,然后俩人齐心协力打败对方……

    笃笃笃!

    天马行空的幻想被敲门声打断,许青擦着汗过去开门,小言如约而至,过来找冬瓜玩,顺便让许哥哥辅导一下作业。

    “许哥哥!”

    “进来吧,姥姥又出去了?”许青揉着她的头发让她进来。

    “嗯!”

    小丫头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姥爷坐在沙发上打着呼看电视,便抱着自己的作业跑下来,名为学习,实则玩冬瓜。

    “姜禾姐姐!”她倒是不怕生,脆生生地喊姜禾。

    “小言你好。”

    姜禾莫名有些拘谨。

    一成不变的生活有了点小小的改变。

    见小言放下书本跑去抱冬瓜,她想了想道:“你要吃橘子吗?”

    “不要,我在家吃了很多苹果!”小言摇头,接着表情一垮,“忘记带下来几个了……”

    “不用不用,我们也有。”

    “我姥姥买的,特别大!”

    “我买的也特别大。”许青笑着道。

    有外人在,练功自然不可能再练功,只能做些正事,抱着电脑开始搞事。

    前段时间的武侠表白合辑阅读量比平时多一倍,后面出的几期武打特效都没那一期的效果好,他准备趁热打铁,再搞一期出来。

    或者也可以做个系列,爱恨情仇都试试,小三的暗恋的被小三的……再盘点一下古装剧里的渣男以及名场面,比如:

    「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

    三人抱在一起.jpg

    小言对冬瓜嘱咐了一会儿要它减肥,抱着它轻轻柔柔地抚摸着,凑到许青这儿看看,见他在文档上记录着刚刚想出来的点子,劈劈啪啪一堆字,顿觉无聊,颠颠跑到姜禾那边。

    “姜禾姐姐,你是在玩游戏吗?”

    “不,我在工作。”姜禾双手飞快按动键盘,不锈钢……呸,瞎子一分多钟刷一次图,让她有种钱包慢慢鼓起来的错觉。

    奥力给!

    有人在一个月内搬出24套春节套,一共是九千多块,许青前几天给她算了这个账以后,让她产生了无穷的信心。

    一个月九千块,比许青赚的还多。

    富婆从搬砖开始。

    但许青并没告诉她,人家有四十多个号,而她只有不到十个。

    “让冬瓜陪你写作业,一个字儿都没动呢!”许青翻翻她带过来的几套作业,嚯,比他和姜禾之间的关系还清白,半个字都没有。

    “冬瓜不会。”

    “你教它就会了。”

    “哦。”

    小言想了想好像是这样,坐到沙发上打开自己的数学本开始算数,一边算一边还对冬瓜念念叨叨。

    外面夜色渐浓。

    刷完疲劳的姜禾伸个懒腰,看向另一边还在抱着笔记本的电脑,再看看掰手指算数的小言,以及生无可恋的冬瓜,静了一会儿后给两人倒上热水。

    “你可以拿着她的作业看看,常动脑有益智商提高。”许青朝小言那边抬抬下巴,“小学课程,你应该看得懂。”

    “是吗?”

    姜禾闻言好奇地过去拿起另一本语文作业看,许青把电脑上的视频保存,也过来看看小丫头的进度。

    “这些不会。”小言见他忙完,指着自己跳过的那些难题等讲解,顺便把准备逃跑的冬瓜拉回来按住,让它一起听课。

    许青接过笔,坐到一旁拿起她的作业看看:“这个啊……”

    姜禾捧着书,偷瞄俯身给小言讲解题目的许青。

    眼前一幕,让她想起了寨子里的账房先生,那时候,那个留着长胡子的老头也是这样教她识字的。

    只不过许青不会噫唏嘘,懂的也比那个老书生多很多。

    等到全部讲完,已经到晚上八点,小言恋恋不舍地放下冬瓜,和两人告别。

    “你送她上去吧。”许青对姜禾随口道。

    “啊?哦。”

    姜禾愣了一瞬,起身披上外套。

    “就几层楼,我不会跑丢的。”小言道。

    “怕你绊倒咕噜着滚下来。”许青笑笑,“快去吧。”

    一共就几层楼的距离,爬个楼梯就到,小言很认真地在楼梯上迈着步子,真怕像许青说的那样咕噜咕噜滚下去,到了门口才用小手用力拍门。

    “姥姥开门!”

    程玉兰趿拉趿拉跑过来打开门,见到小言身后的姜禾怔了怔。

    “谢谢姐姐!姐姐再见!”小言朝姜禾摆手。

    “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