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 364 黑翼AS试做I型,炼成
    完全不理会二之前龙马的警告,那名双目翻白、满身弹孔的自卫队员,拖着残破的身体、自顾地朝着他冲来。

    “砰。”

    子弹精准地穿过那人的脚踝,打得他一个趔趄,一头撞破了旁边轿车的玻璃、载入了副驾驶。

    “……混蛋,你以为我是那些只警告不开枪的软蛋吗?”

    保持着持枪的姿势,二之前龙马警惕地瞄准着对方。

    “这家伙,究竟怎么回事……”

    明明全身中弹、被驾驶座的玻璃死死卡住,那人却如同某种电影里怎么死也死不掉的群众演员一般,连滚带爬地想要从车内挣扎出来。

    “这还看不出来吗,他们,早就已经死了了……”

    就在二之前龙马因为眼前诡异的场面而不知所措时,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羽生舞,站在他身后狂气而深沉地说明道:“这只是一具和隐能量场生命体产生‘纠缠’现象的成年人类残骸罢了。”

    “羽生社长?!纠缠?等等,为什么你越说我越糊涂了……”

    听着她的话,二之前龙马被吓了一跳之后,脸色越发迷惑。

    “二之前君,老姐的意思是,这些家伙是被怨灵附体了!”

    逃出生天的厚海陆斗,此刻也从另一个方向狼狈地绕了过来,本份地担任起了翻译的职务。

    “怨灵?附体?你们姐弟两也吸瓦斯了?”

    “喏,自己看。”

    羽生舞将手中的单反换了块电池,递给了满脸不信的二之前龙马。

    “这……这是什么玩意儿……”

    二之前龙马将眼睛凑到取景框前,只见一道漆黑的人影,正亲密地贴在那名撅着臀部卡在车窗内的自卫队队员后方,控制着他残破的身体奋力挣扎……

    “这黑漆漆的是啥,为什么我就看不见……你这相机镜头不会是坏了吧?”

    反复在肉眼和取景框之前切换了几次视线,二之前龙马依旧满脸的不可置信。

    “啪嗒……啪嗒……”

    一阵诡异的声音响起,二之前龙马下意识地将手中镜头转向那头,顿时睚眦欲裂。

    阵法屏障之前,那原本倒在地上的一具具尸体,齐刷刷地睁开了眼,静静地凝视着他。

    透过镜头内可以看到,那些尸体,正在附身其上的黑色人影操纵下,挣扎着开始从地上缓缓爬起。

    这其中,还包括了那名额头残留着弹孔的藤原氏神官。

    “……这……这些玩意儿连子弹都不怕,不然我们先撤?”

    看着镜头内如同恐怖片开场般可怕的一幕,二之前龙马也不禁双手发抖,本能地转身欲跑。

    不管眼前的到底是什么存在,身负“警察”属性的自己,在这类剧本里,往往都是第一个下班、吃最热腾腾的便当的那位。

    “哼哼哼哼,若是放这些倒下立刻会另外找人附身的玩意出去,恐怕满编的自卫队都不够它们杀的……”

    “那怎么办,子弹都不怕,难道打不过就加入他们吗?”

    怨灵当前,羽生舞似乎一点都不慌,冷笑着从背包里摸出一跟粗大的……试管。

    “隐能量场生命体倒也不是不怕子弹,只是要看,是哪种子弹……”

    如同吩咐下人一般,她颐指气使地对二之前龙马说道:“把你所有的子弹,都放进这里面……”

    “哈?我的身体最近……不是,我是说虽然泡过水子弹也能用,但是……”

    二之前龙马嘴上碎碎念着,身体却老实地解开左轮弹巢、倒出里面的子弹,又从裤兜里**出了一大堆。

    “绽裂吧,暗之扉!将神明的终焉之力贯彻虚空,引领末世的方向!”

    呢喃着意义不明的“咒语”,将那些一一子弹放入试管、塞紧盖子,羽生舞如同酒吧的性感女调酒师一般前后左右、上上下下花式SHAKE了起来。

    “……黑翼AS试做I型,炼成!!!”

    “这什么鬼名字……喂喂,能不能搞快点,那些家伙都全站起来了!!!”

    看着远处已经彻底站了起来、狞笑着看向自己这边的自卫队队员尸体,二之前龙马小腿发抖地催促着。

    “好了,用这个「黑翼AS试做I型」攻击试试……”

    羽生舞用镊子将试管内那些不知为何染上了一丝暗红的子弹取出,珍而重之地盖上了盖子。

    “这和之前有啥区别……好腥,这瓶里装的,是血?!”

    大难当头,二之前龙马颤抖着将满是血腥味的子弹一颗颗推入弹巢……

    赶在千钧一发之际,朝着已经冲到面前的几名全身弹孔、面色狰狞的“活尸”开枪了。

    “砰砰砰……”

    子弹精准地同时洞穿了几名自卫队成员的尸体。

    “吼……”

    被击中之后,那几具体尸体不再似之前那般无所畏惧,反而如同被割断线的木偶、动作瞬间停滞,随着前冲的惯性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嘿,虽然是第一次试做,竟然有这样的意外效果……”

    手持单反镜头,羽生舞兴奋地观测着那纠缠在尸体身后、燃起了黑色火焰的模糊人影,哀嚎着消散在原地。

    “什么?所以,搞了半天你也完全没把握?麻烦不要随便拿自己的命来赌啊……”

    二之前龙马嘴上抱怨着,手头却不停地拨动弹巢、朝着向自己奔来的自卫队员冷静开枪。

    “砰……砰……砰……”

    清脆的枪声响彻场间,那些“死人凭”附身的尸体,如同点名般精准地被一一“超度”。

    “哇哦,二之前警官,你的枪法不错嘛……”

    看着眼前令人安心的一幕,松了口气的厚海陆斗,感激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这没啥,倒是你们可要替我作证,这些家伙在被我射中之前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二之前龙马话未说完,忽然保持着持枪的动作呆立在原地,双眼逐渐往上翻去……

    “二之前君?”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依旧手持单反的羽生舞,不知何时已经躲到了远处的车后,一本正经地提醒着“孤零零”的厚海陆斗。

    她的手,正颤抖着在背包里摸索着什么。

    “枪法是不错,可是,现在需要担心这一点的人,是我们了……”

    透过镜头可以清楚地看到,一道黑色的模糊身影,不知何时已经亲密地贴在了二之前龙马的身后……

    他的双眼,也和之前那些人一样,逐渐只剩下了渗人的白色。

    场面僵持之际,一阵狂风吹过,羽生舞的秀发顿时随风狂舞。

    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型龙卷风,不知何时来到了三人前方的屏障内侧,疯狂地在失去了神官加护的屏障上撞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面对眼前的情况,没心没肺如羽生舞,也不禁觉得口中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