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是村长 > 091 宁愿多给钱也不背包袱(求推荐票)

091 宁愿多给钱也不背包袱(求推荐票)

 热门推荐:
    “诸位领导,大家说的都没错。确实这条件非常好,既然要承包出来,就不应该把为厂为国家做了一辈子贡献的干部职工的养老等问题转嫁给承包者。一旦承包者亏损,他们岂不是连饭都吃不起,生活无以为继?”

    当着长丰麻纺厂的一帮领导,刘春来听完他们激动的指责后,丝毫都不给他们面子。

    之前康全林跟张建民带着他们来找厂领导,厂领导表示,谁承包他们都不管。

    反正整个车间已经承包出来了。

    张建民以康全林骗了他为由,要求长丰厂把十万还给自己,他不承包这个车间。

    厂里自然不干了。

    结果,张建民提出转包给刘春来,但是条件需要重新谈。

    不景气的麻纺厂本来就是想要借着机会减小压力,退钱是不可能退钱的,重新谈承包条件没问题。

    可他们没想到,刘春来直接提出不负担退休的干部职工退休工资以及医药费报销等。

    “刘老板,话不能这样说。之所以这么大个车间,只要十万块钱就能承包12年,就是考虑到减轻承包人的负担”厂长秦峰看着刘春来,直摇头。

    “对啊。这个车间,占整个长丰厂三分之一的产能。退休干部职工为的退休工资跟医药费等,即使算上,每年的费用也不到80万,整个车间要是全功率生产,每年能获得的利润超过300万”副厂长何国华提醒刘春来,即使这样,承包费其实也非常低。

    刘春来看着他们,直摇头。

    对于长丰麻纺厂的车间,经过孙小玉的核算,产能确实非常不错,但是技术落后,设备的生产效率也不是很高。

    要想做大服装厂,完整自己的产业链条,刘春来对这个车间很感兴趣。

    但是,退休干部职工的工资,他不可能负担。

    “我可以用每个月5万的承包费承包麻纺车间,而且可以接受每年递增10的承包费,承包后,整个车间的人事任免,厂里不能再干涉”

    “这不可能!”秦峰直摇头,“我们不需要太高的承包费,只需要你们能给工人发得起工资,让为长丰厂奉献了一辈子的干部职工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他知道刘春来打什么主意。

    很大可能,刘春来会把那些要不了几年就会退休的工人全部辞退。

    这种条件,长丰厂是没法接受的。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刘春来摇了摇头,随后对张建民说道,“现在你看到了,不是我不帮忙,而是他们的条件我无法接受。”

    张建民顿时怒了,“你们太过分了!我只是在长丰厂订购布料,结果你们挪用我的钱,变成了我承包这车间”

    “张经理,你这转包合同,可不是跟我们签订的”秦峰不满地看着张建民。

    张建民顿时无法反驳。

    事情就是这样。

    他自己不了解情况呢。

    “现在厂里这些设备十年内的使用权都是属于我们,对吧?”冯松涛一脸平静地问长丰厂几位领导。

    “对,合同中不是写得明白?承包期内,所有设备的使用权都是归属承包人。”何国华点头,不解对方为什么要提出这个。

    冯松涛看着他,咧嘴笑了,“也就是说,这十多年,我把这些设备搬到别的地方,十二年后再搬回来,也没问题?”

    这下轮到长丰厂的领导们愣了。

    正准备走的刘春来也来了兴趣。

    这冯松涛是个人才啊。

    “刘队长,我把这些设备转包给你12年,你们搬回去重新建厂,只要10万,如何?”冯松涛对刘春来问到。

    “你们不能这样干!”秦峰等人顿时明白了他的目的,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又气又怒。

    如果对方真的这样干,有承包合同,他们还真没法阻止。

    除非,他们否认合同。

    “要不然,就退钱。”冯松涛说道,“我们急需这笔钱,你们用骗的手段把钱弄到手,传出去,以后谁还敢跟你们合作?谁还敢来承包?那时候,后果更严重。”

    这也是长丰厂的领导们担心的。

    他们可以不认账,但是却不能不考虑厂子的未来。

    “他比我们更有钱。这阵在山城很火的裤子,就是刘队长他们的厂生产出来的。”张建民也明白了冯松涛的目的。

    不管是帮着施压让刘春来承包,还是让对方把钱还给他们,都行。

    他只要钱。

    “这些干部职工每年的开支并不是特别多,为什么你不愿意呢?我们自认为条件非常好了。”秦峰有些失落地看着刘春来。

    刘春来叹了口气,“这条件确实不错。虽然建设一个新厂,成本更高。任何一个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如果一开始就背着承重的包袱,根本发展不起来。我们同样也有更大的包袱”

    他总不能告诉其他人,随着时间推移,整个厂,越到后面,退休干部职工越多,加上纺织业这块在将来竞争更激烈,利润会大幅降低,工人退休工资将会越来越高。

    “每年六十万的承包费,太低了一些。”何国华咬牙说道,“如果每年一百万,我们可以考虑你的意见。”

    到现在,只能跟刘春来谈了。

    刘春来摇头,“厂子的生产能力还是不错,我想诸位领导更清楚,这家厂的设备,最新的一台,都还是70年生产的”

    “你确定每年递增10的承包费?”秦峰见刘春来不让步,也让步了。

    比起车间一直闲置,上班的跟不上班的都发不起工资,活不下去,每年能有这笔资金,工资能解决大部分,也算是不错了。

    刘春来说得没错,退休干部职工是为整个厂的发展跟国家做了贡献,没有为刘春来做贡献。

    “对。”刘春来还算厚道。

    毕竟,以后这车间,长丰肯定拿不回去。

    “工人不能辞退。”秦峰看着刘春来,一脸坚定。

    要是刘春来继续坚持,他不会再让步。

    一旦所有工人都被辞退,这又是一个让厂领导们头痛的事情。

    “不辞退也可以,退休后,麻纺车间不再负担他们的退休工资。”刘春来并不是想要辞退人,“另外,我们将会组织对所有岗位的考核,一旦他们无法适应,那么,他们无法继续留下。你们能接受这些条件,咱们就写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