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命为凰:毒医三小姐 > 第1575章 或许,大概,可能……

第1575章 或许,大概,可能……

 热门推荐:
    现在涟漪尊者自己主动将岚心带去无极山,其实说来,比我们预计的要好很多,如此也好。”

    “夫人说什么都是对的,我们就慢慢的会神皇宫吧,想来神皇大帝和神皇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你了。”

    帝尘修搂着君若汐的腰说道。

    其实他之所以要这般慢悠悠的回神皇宫,不只是因为君若汐有孕,更重要的原因是帝尘修身上的伤并未痊愈。

    之前消耗过大,以至于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体内又有烛照之源。

    君若汐其实知道帝尘修身体并未痊愈,她也不拆穿他,只是这么一起与他回神皇宫。

    无极山!

    涟漪尊者与七叶执事倒是很快就回到了乌金山。

    因为上次涟漪尊者亲自设置了结界,所以此刻的无极山看上去像是被七彩的泡泡给包围其中。

    一路上被来十分喜欢说话的七叶执事陷入了沉默,倒是让涟漪尊者都有些意外了。

    不够涟漪尊者并未将全部的思绪和注意力放在七叶执事身上。

    他的大半颗心和基本的注意力都落在他的空间里。

    一直到进入了无极山之后,涟漪尊者才转身看了一眼七叶执事。

    “你难道是在赤魔泉受伤了?”一路沉默寡言,就连与故友帝尘修都没有多说两句话,实在是太过不寻常了。

    “没有,劳尊者担忧了。”七叶执事连忙说道,他恭敬的站在那里,不敢有明显的动作。

    “没有就好,你此番阿修罗族之行,可有收获?”涟漪尊者又问。

    收获?

    七叶执事更是不明所以了,这涟漪尊者今日是怎么了,不但性子有所改变,现在回来,居然向着考究这些了。

    “有!”七叶执事不敢说不,但是说了有之后,又害怕会被多问什么。

    就在七叶执事担心不已的时候,就听到涟漪尊者又开口了,他语气平淡的说道:“既然是有,那就不虚此行,你且好好的回去揣摩吧。”

    “是!”七叶执事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有些迷茫,就见涟漪尊者已经消失在眼前。

    九重殿之上,一抹金光一闪而过!

    七叶执事知道,涟漪尊者已经回到了九重殿之上的佛殿了。

    他漫不经心的摇了摇头,然后朝着前方而去。

    佛殿之中依然是金碧辉煌,贵气逼人。

    涟漪尊者进入大殿之后,每一个步子像是脚上压着千斤巨石。

    像是走了很久才到莲座前,他沉默了一下,这才坐下。

    随后就见他抬手一道带有淡淡金光气流飘出。

    明明空旷的虚空,顿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影像。

    影像之中有许多的怪异的符文,符文流动,随着涟漪尊者的手指一点方才停顿下来。

    涟漪尊者那双明媚的眸子,直直的看着被他叫停的符文。

    他那纤长的手指,瞬间握成了拳头,再次松开的时候,佛殿之外已经电闪雷鸣。

    就连刚刚回到清心殿是七叶执事都被那电闪雷鸣给惊到了。

    如果此刻还未回到无极山遇到了电闪雷鸣倒是半点不足为奇。

    可是这里的无极山。

    无极山除非大事,否则不会有这样的景象。

    就连重华殿的净空长老都已经自出门望天,与净空长老一起的还有其殿的长老。

    没有一个人看出这电闪雷鸣的意思,不过却都看出了那电闪雷鸣之处是佛殿。

    涟漪尊者的佛殿。

    涟漪尊者回来了。

    七叶执事下一瞬间已经来到了重华殿,这重华殿虽然不是九重殿之最,却是汇集人最多的地方。

    一见到七叶执事,净空长老便知道涟漪尊者是真的回来了。

    “尊者何时回来的?”净空长老问道。

    七叶执事恭敬了几分这才说:“就在刚才,只是不知道为何……”

    “无妨,我们上去看看就是了,难道尊者要渡劫?”净空长老不免疑惑。

    但是这电闪雷鸣之势却又不像是渡劫天雷。

    几位长老心中明明满是疑惑,却又不敢太过明言,只能随着净空长老去了佛殿。

    当众人出现在佛殿外的时候,就见那满目金雀似是十分的不安。

    那原本袈裟于身的涟漪尊者此刻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衣。

    他赤足而出,脸上并未有什么明显的表情。

    他一出来,原本不安的金雀,一个个的都腾空而起,似是根本不惧怕那来势汹汹的电闪雷鸣。

    涟漪尊者双手合十,一步步的走到了院外中央。

    金雀将他萦绕,看上去美极了。

    就连火急火燎赶上来的一众长老们都看呆了。

    涟漪尊者本就生的美,甚至是比女人还要美,却是英气之美,与阴柔无关。

    涟漪尊者慢慢的抬手,薄唇轻启:“都散去吧,本尊此次触犯了戒律,是要挨罚的,你们护不住的。”

    他的声音很是温柔,却又带有莫名的英气,让人不敢轻视,又像是在享受乐谱。

    萦绕着他的金雀们不肯散去,看那样子是要代替他受罚。

    七叶执事惊呆了。

    心中有了莫名的猜测,但是却又不敢说出来,更是不敢想了。

    尊者犯戒了。

    他经常犯戒,但是他所犯的戒……

    “你让尊者喝酒了?”一听到涟漪尊者犯戒,净空长老就将矛头和猜测甩给了七叶执事。

    七叶执事不想做背锅侠,但是……

    一想到涟漪尊者还带回来了温岚心,心中莫名的紧张。

    千万不要是他猜想的那样。

    “应该也不算吧……”

    七叶执事能说什么呢?

    这次去阿修罗族不要说涟漪尊者喝酒,他自己似乎都没喝到酒吧,端起酒杯每次都有问题出现。

    “什么叫应该也不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怎么能如此敷衍呢?”净空长老就是因为太清楚七叶执事是什么人了。

    所以此刻才会如此的动怒。

    七叶执事就是酒肉穿肠过的人。

    但是涟漪尊者。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或许,大概,可能……不排除……是尊者吃了阿修罗族的食物,食物用酒烹饪。”

    七叶执事能说什么?

    从前都是别人为他背锅,这一次他就大胆点,为涟漪尊者背锅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