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相妻教夫 > 第二三三章 离上坎下 (生气)

第二三三章 离上坎下 (生气)

 热门推荐:
    洛一九又紧接着打出两张天雷符,等卜命盘里的光亮微暗,洛一九掐了个手诀,直接点向阵中的阴气。

    青月楼外被六张纸符围住,两张天雷符高悬与楼顶。

    洛一九手指落下之时,两张天雷符直接撞在一起,六张破阴符也直接落到了楼外阵法上。

    只一瞬间,一声惊天巨响响彻云霄,惊了长启京都所有人,连大地都为之一振。

    而后就是六道沉闷的破裂声,沉重而又压制的感觉。

    洛一九一点之后一把毁尸灭迹,把罗盘和红线直接收进乾坤袋里,躺在床上装睡。

    一切行云流水,没有半丝迟疑。

    刚躺好,寻欢出现在她身边,捏了下她的脸,洛一九迷茫的睁开眼睛看着他,贱兮兮的喊到“相公?”

    神威一滞,不等洛一九开口,更不给她演戏的机会,直接一室红浪,经久不息。

    神威看着沉睡的洛一九,手指在她心口一点,微微一愣。

    “嗯?不是娘子吗?”

    手指下的触感让他流连,另一只手抬手一挥,看到青月楼里的情形。

    叹息一声,拥她入怀呢喃道“你啊!顾头不顾尾,你以为不用自己和为夫的力量就不知道是你干的?真是小呆瓜。看来教训没吃够,为夫的错呢。”

    等洛一九醒过来,思维回到脑子里,洛一九猛然坐起来,“臭寻欢!你个混蛋!”

    气哼哼的起来一顿摔摔打打的发脾气,天底下最不讲理的生物绝对是精虫上脑的男人!

    带着寻小欢和大黑回天宇,一路上脸黑的和锅底似的。

    回到京都,洛一九撇着青月楼的方向,恶狠狠的冷哼一声,丫的,这楼老娘炸定了!

    于天域开战的理由这不是有了吗?老娘的邪火全算你们身上!这黑锅天域也是背定了!

    洛一九去了李景文院子,采了李景文的命气,悄然离开,入夜后,准备利用李景文的命气故技重施的炸了青月楼。

    当起封了冥主之力和自身气息,开启卜命盘的时候,法居然不成阵,力量直接散了。

    洛一九一脸的莫名其妙,又试了一次还是不行。沉眉想了下,扯开衣服看向心口,再次掐诀。

    只见她启法的一刻,心口魔心花闪烁亮起,冥主之力直接霸道的弥漫开,把她的力量给吞掉了,等她散了法诀,冥主之力又把力量吐出来了。

    洛一九脸瞬间就黑了,狗男人玩阴的,在她身上下了法阵!

    “你大爷的!臭寻欢,你给我出来!”

    神威挑眉看着神镜里的洛一九,干咳一声,现在下去找骂,我才不去。

    洛一九和好衣服坐在床上生闷气,越想越气,一脚蹬了罗盘纸符,毫无影响四仰八叉的躺床上关爱着寻欢。

    神威默默的听着娘子的问候,然后一脸自得的去找土豆聊天,他娘子的地灵之气似乎有些特殊。

    第二天洛一九的火气不但没下去,反而烧的更旺了。洛一九这个人也狗,不惹她没事,惹了赶紧哄也没事,可是惹急眼了,洛一九反而很平静。

    现在的洛一九绝对能来一套手撕鬼子套餐,可是面上却不在显现出来了。

    带着寻小欢去找李景文,大爷一般的坐在椅子上,看的李景文眼疼,这一声不响的出现真的很吓人。

    “你去报备一下,我要回调五百洛家军进京,本王给你们出兵伐天域的理由。”洛一九一脸平静的说。

    李景文一愣,看了下洛一九说“你以战王的身份调人无需报备,你有什么安排?”

    “围攻青月楼。”

    “你要把青月楼的事情安在天域的头上?这,有些难度啊!”

    “难吗?东镜在前,而今再出青月楼之事,不是顺理成章吗?我们知道各国青月楼都有问题,可是百姓不知道啊!我只是要个合理出兵的理由而已,换句话说,本王这回仗要打,名也要!再俗点讲就是婊子可以当,但是牌坊也得给我立!”

    李景文蹙眉看着洛一九,有些不确定的说“你出什么事情了?”

    洛一九看他一眼说道“呵!男人啊!”

    李景文一头雾水,被洛一九一脸的嘲讽弄的好像自己对不起她一样,心惊胆战的说道“你真的没事吗?”

    “你不是很聪明吗?去操作一下,地琼近日就会改朝换代了,我是站在四皇子夜染一边儿的,天宇支持哪边要表个态。地威我已经和七皇子朱玉峰通过信息了,不日他也会压兵天域。长启皇帝也不是傻的。”

    “本王牵头,呵呵,各国想分羹都会默契的认同一个理由对吧?就算知道是假的,只要有人扯出来,首脑人物只要表态,它就是假的不能再假也会变成真的!这就是权政游戏,对不对?”

    李景文看着洛一九,洛一九抬眼看他,诧异的说道“你看我干什么?这不是你擅长的领域吗?”

    李景文嘴角一抽,“我觉得你也很擅长!”

    “我只是明白,但是这其中的弯弯绕还得你这种脑回路崎岖的人才能搞定,所以这项光荣而又神圣的丢黑锅任务就交给你了,加油吧青年!”

    “……”

    “我去调人,你可以出手了,什么手段都行,本王相信你!等人到了,我会通知你,到时候围剿青月楼就是开战的理由。”

    洛一九说完,起身往外走,路过李景文还尤为慎重的拍拍他的肩膀,认真的点点头,完全一副我信你才给你委以重任的模样。

    李景文懵逼的看着离去的洛一九,回神看了下肩膀,一个哆嗦,晃了下脑袋,这太不正常了。

    洛一九直接给波也城去了信息,让李毛带五百洛家军来京都,洛家军准备再次从戎,征战沙场。

    传了信息,洛一九坐在椅子上出神。她玩没了洛家军,又把洛家军脱离了战场,承诺给他们一个家,而今,她为了一己之私再次把洛家军拉会战场,这算什么?

    洛一九抬手看了一眼,然后闭了下眼,嘲讽的呢喃“我和你有什么区别?我于君不忠,于长不孝,为将不仁,为民不义,更是个失败的妻子,如此的我,是不是也得了你的真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