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 第六百九十六章 盛气凌人
    我很快回去了急诊科,在科室之间搜索着刘小彤的身影。

    既然王先生和王太太都说刘小彤就是那天晚上见到他们所说的那件事情的唯一一人,那一切只要问刘小彤就都清楚了。

    刘小彤今天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夜班,按照她这么敬业的生活习惯,应该不会偷懒或者是像我以前那样在值班诊室里睡觉,所以她一定还在急诊科里面。

    我快速走了进去,大致上查看了一下她平时都会在的哪些地方,然而却意外地没有什么收获。

    果然,我很快就在其中一个病房里面找到刘小彤,而且刘小彤正好也在帮一个病人处理他身上的那些衣物。

    我对刘小彤很小声地示意了一下,让她先出来,因为王先生王太太这件事情着实有点紧张,我不得不马统领他叫出来搞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刘小彤被我叫出来之后整个人其实是稍微有点懵的,她很明显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我和她重新提起这件事之后,她马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

    “那天的事情,我确实都有看到,但是这件事情这么保密,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刘小彤显然有些激动,这让我更加肯定当天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对,那天的那个孩子的父母后来找上了我,说想要了解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查案的欲望比较浓厚,所以就赶紧先找上门来,看看这件事情我能不能帮上忙了。”

    我的事情,其实刘小彤多多少少是知道一点的,尤其是之前有好几件案子刘小彤甚至都直接参与到了我和陈树之中,所以关于我过阴人这种事情,她其实是知道的。

    但是知道归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她会不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我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其实那天晚上根本就没发生什么,那天王先生王太太甚至都没有来。”

    刘小彤楞了一下,随即对着我说道。

    “不是吧,他们既然这么疼爱他们的儿子,为什么选择了不现身呢?”我当时听到他们这么说,其实第一反应是惊讶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在他们这些事情之后出现过,至少在我这个局外人看来,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他们愿意为了他们自己儿子的死变得和现在一样疯疯癫癫,他们至少还是有作为父母的那个样子在的。

    当然了,我说的这些的大前提自然是他们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而不是以随随便便找几个医生装模作样查一下这件事情就能算数。

    被刘小彤这么一提醒之后,我马上意识到王先生王太太现在这个状态,其实反而非常说得通,因为亲人突然去世,他们根本不不忍心出现,更加不任性心知道这种事情的真相。

    我搞清楚了这个事情之后,第一反应自然是赶回去找陈树,既然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接下来的部分当然还是交回给陈树去处理了。

    我给陈树发了短信之后,很快回去了医科大学,找周堂豪他们,路上刚好就碰到东升。

    “妈妈,等会儿我们回家,我给你做意国面吃,上次在意国比赛时还得过奖了!”东升拿着手上的意国面在妈妈的面前晃了晃,接着说,“妈妈,你现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吧车子开过来。”

    说完,东升就转身去开车子,突然迎面驶过来一辆奥迪86,妈妈大喊“小心,快让开!”东升被冲过来的妈妈推开了,可是妈妈却倒在了车下,那一刻,东升觉得自己的世界快要塌下来了。

    妈妈是他唯一的亲人,一个人扶养东升,非常辛苦,东升悲痛欲绝的跑了过去,突然旁边一个广告牌掉了下来,砸在了东升的右手上,东升顾不得疼痛将妈妈报上车,那一瞬间,他清楚的记住了车上那人的脸,竟然是周堂豪。

    刚到医院,东升就昏了过去,直到他醒过来,医生告诉他,他的右手粉碎性骨折了。他伤痛不以,一时间他感觉他失去了所有,好在妈妈并没有生命之危,可是健康的妈妈从此以后只能在轮椅上度过,而自己,不能去参加意国的顶级厨艺大赛,必须得休养。

    那一段时间是他最痛苦的时候,集团的人也落井下石,想将他从执行裁的位置上拉下来,东升一下子从云端跌倒谷底,那样的痛他一辈子都不会忘。受伤养好了之后,东升一步步计划着向周堂豪报仇。

    他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重新回到了执行总裁的位置,他关注着周堂豪的一切,直到知道周堂豪有一个心爱的女人,东升决定从那个女人下手,。

    也许上天都是在帮他,那个女人爸爸的公司有了危机,没有东升的帮助将面临破产,所以他开始行动了,通过那个女人的爸爸,东升从周堂豪的身边夺走了冬梅,而这只是第一步,他要让周堂豪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周堂豪!”东升念着这个名字,他恨不得杀了他,只不过那样的话太便宜他了。东升站在落地窗前,深邃的眼睛看向远方,眼神里透露着暴戾。这样的男人,如果得罪了,该是多么可怕的事啊。可是周堂豪无意间就陷入了一场谋划已久的阴谋。

    而此刻,周堂豪还在办公室里坐着,突然秘书敲门进来了,“总裁,我们新推出的科技产品在美国那边的科技公司出现了一点问题,对方老总要求与您面谈。”

    周堂豪揉揉太阳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定两张去往美国的机票,然后回去收拾行李,这次你跟我去。”女秘书看着周堂豪满是愁容的脸有些担心。

    女秘书刚进公司时就迷上了这个冷酷严谨,帅气多才的总裁,年纪轻轻就凭借自己的能力在S市闯出了一片天地,就是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又有谁不为之倾倒呢,但是女秘书从来没有奢求过什么,她只是默默的关心着总裁,她知道总裁有一位气质出众的女朋友,她也祝福总裁能够幸福。

    可是女朋友突然离开,想必总裁是累了吧!女秘书看了一眼总裁,然后出去了,她随手关上门,见女秘书出去了。周堂豪看了看身上这身酒气的衣服,于是走进办公室里的换衣间,换了一套干净的西装,洗了把脸,顿时整个人精神多了。当女秘书再次进来时,她看见英俊潇洒的总裁又回来了,心里总算放心不少。

    “总裁,机票是下午两点的。时间不太充裕,我不回去了,等下给家人打个电话。”周堂豪听了女秘书的话,觉得有道理,S市的交通向来是个问题,如果遇上堵车,时间恐怕不够。

    ,周堂豪说:“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你去把重要文件准备一下,顺便给司机打个电话,我马上下去。”女秘书得到指令后就去执行了,周堂豪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就下楼了。很快两人就到了机场,飞往了美国。

    美国的事情没有周堂豪想象中那么简单,甚至有些棘手,对方死咬着某个产品的缺口纠缠不休,于是周堂豪在那里方案,根本就没有闲暇的时间去处理那件事。美国一去就是一个星期,国内的事却还没有停息。

    自从那天周堂豪留下字条离开后,冬梅就一直没有见过周堂豪,打电话也不通,于是冬梅打算去周堂豪的科技公司找他,向他问个明白。冬梅去到接待处,“你们总裁在吗?”简单的一句话就显得格外盛气凌人。

    接待小姐被来人的气质惊到了,回答说:“我们总裁出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听了接待小姐的话,冬梅只好离开了,她有些不懂,为什么周堂豪要在这个时候出差,难道是在逃避什么,可是……冬梅现在真的很想看到周堂豪。

    周晓梅知道了一切,她打算跟周堂豪说清楚,反正契约医生的合同已经到期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在留下去了,可是周堂豪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周晓梅只好跑去公司找周堂豪。“请问一下你们总裁在吗?”

    与冬梅不同的是,周晓梅很礼貌,更容易让人亲近,接待小姐见又是以为美女,“不好意思,小姐,我们总裁临时出差去了,不知道什么回来。”接待小姐比较喜欢周晓梅,任何人都喜欢容易接近的女人,没有傲慢,只有平等。

    “哦,我知道了,谢谢!”周晓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离开了科技公司,独自一人走在林荫小道上,深秋的路上,行人很少,显得格外凄凉,就像周晓梅的心情一样。

    一个星期的美国行程,周堂豪终于凭借自己多年的商场经验搞定了美国的事情,在回国的飞机上,周堂豪闭上了双眼,他得好好休息一下。女秘书看见周堂豪满脸的愁容,心里难免有些担心,总裁为了获得美国公司的信任,没日没夜的制作方案,几乎每天才睡了三四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