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步步为念 > (八十六)

(八十六)

 热门推荐:
    淳于季汝他们很快便找到一处酒楼,店面不大,但却是座无虚席,淳于季汝来的时候,碰巧一行人离开,店小二极为热情将他们迎进来。

    很快,端上桌的菜肴虽是普通的食材烹饪,但做出来的色香味俱全,炖的奶白色鱼汤看上去极有食欲,再搭上一些嫩色的素食点缀,引得人喜欢极了。照顾到阿影是个肉食的,桌上有一半都是肉。盐焗鸡腿,葱爆鱼虾,烤羊腿之类的实在满足这个兽的胃口。青衣是个素食狐狸,蔬菜瓜果之类各有颜色,简简单单的炒蔬都有着不一样的味道,也极合青衣的胃口。

    “没想到青衣你眼光独到,的确不错。”淳于季汝毫不吝啬的赞扬青衣,做事稳重,平时没有什么存在感,但也不能忽略他的贡献,所以作为主人,淳于季汝自然找到时候还是要夸奖他一番。

    果然年级不大的青衣,害羞的低下头,实在是狐狸一族颇为内涵的狐狸了。

    淳于季汝关他反应也是笑笑,继续吃菜。阿影毫不在意他们说什么,反正那狐狸没有自己的能力高,怪老实,适合跟在身边照顾衣食起居。

    酒足饭饱后,一人,一兽,一妖开始默默的商量着去哪。“这儿有一处地方就在附近,主人可以去。”青衣指着书册中一张纸上道。

    阿影瞟了瞟,哧了一声,没说话,窝在一边,翻了个身,懒洋洋的。

    淳于季汝仔细看了看,上面交易处写道愿所求之事皆能实现。道“写的不详不实,倒是把我们当成神灵,还要去猜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去。”

    淳于季汝继续翻了翻,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竟直接笑了出来,之间上面写着想上天看一看太阳。

    青衣也黑线,这一看就是三岁小儿的话语,竟也能出现在这里。不由对幻生阁收集交易单的来处产生了很大的怀疑。难不成是什么庙宇之类吗?

    “咦~”淳于季汝又看了良久,发现并非青衣所想。

    “怎么了?主人?”青衣忍不住问道,难道主人也要跟着去参和么?

    “你看这字迹,虽有些不整齐,但每个字都恰到好处,用力十分,看来很认真的写。并非当成一个许愿之处写写。”淳于季汝认真的说道。

    “这地方在哪?”淳于季汝问青衣道。

    青衣一看,便不含糊的立刻说道“不再这一块地方,是一块达官贵人所居之所,离皇城不近不远,主人可要去?”

    “去看看罢。”淳于季汝道。反正皇城都能随她出入,这小小的地方她又怎么可能会怕。

    淳于季汝付清饭钱,带着他们离开,坐上马车,前往下一个交易地点。

    越往那边走,吵闹叫卖声逐渐消失,过了几盏茶的时间,马车停下,来到一个与周围其他宅子想比,略显低调。

    朱褐色的大门立在那里,也无任何守卫和仆役守着,装点门面也是用的石狮子,仿佛是随意敷衍般,与周围其他宅子看齐,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出什么镇宅之类的作用。不过,淳于季汝不在意。抱着阿影走上前,礼貌的扣了扣大门,很快便有人杂役出来。

    “请问您找谁?”那杂役穿的普通,手上还拿着笤帚,举止间颇为机灵,看上去年岁也不大,不过对陌生人也极热情待客,丝毫没有看不起任何人的样子,也是难得。

    “请问,武昭是住在这里吗?”淳于季汝端的是一副相貌平平的样子,看不出什么特别,但是声音不疾不徐,实在有分量,不敢让人轻视半分。

    “是就是,不知你们是?”那仆役有些迟疑的问道。

    “武昭公子曾在我阁留下交易,我阁故来确认,你可去确认。”淳于季汝将那张纸递给这杂役,表示自己可以在外等候。

    那仆役拿着纸,有些疑惑,道“请姑娘稍等。”说着连忙放下手中的笤帚,连门都来不及关上,便跑进去。

    “这仆役实在随便,这家人难道都是这样吗?”阿影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各有各的生存方式吧。”淳于季汝不在意,她生的随性,倒不在意这些。比这随意的更多。

    须臾,那仆役就回来了,连忙将淳于季汝请进去。

    进门后,淳于季汝等人都有些惊讶,如果说刚刚在门前的话,摆着那些石狮子是个摆设的话,主要是和别的宅院看齐,不显出众,那进门后这家人就没有那么讲究了,院中都是按着自己的喜好来,种满了茂密的绿植,花花草草,还有的爬上了房檐,墙壁,空气中充满了自然的香气与灵动,

    若是凡人进来,只会觉得十分轻松,空气质量十分好,但在淳于季汝他们的眼中,这屋里充满灵气,比外面的浓郁十倍。倒是有趣。

    很快,疑惑就被解开,有一对年轻的夫妇,来迎接他们。对他们实在热切。

    “不知贵阁前来,实在有失远迎。”那男人貌似位居高位,不过却对着淳于季汝毫无架子,在外人眼中实在困惑。

    “实在不知道你们竟然在这儿安身立命。”淳于季汝知道他们不傻,这是已经化形的妖修,修为不俗,只是淳于季汝包括她身边的一兽一妖,修为也不低,对比之下,这夫妇二人就知道作何选择,更何况他们背后是幻生阁,那背后的人实在惹不起啊,能在皇都安身立命,自然不是愚蠢的人。

    那夫妇有些汗颜,命令周围人退去,想解释时,淳于季汝道“我不是那些道士一类,你们能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是你们的本事,只要不做有违天道之事,我们不管。”

    “是,是是,我们一定不做违法乱纪之事。”那些人还是紧张。

    淳于季汝不想与他们周旋,对他们说道“武昭是何人?”

    “是,是我们的儿子。”那夫妇知道那女子不愿与他们多说,幻生阁的行事他们也知道,所以不再多说,带着他们向屋内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