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有进化天赋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巨头尸骨,古兵泣主

第四百一十七章 巨头尸骨,古兵泣主

 热门推荐:
    从这一点能看出来,洛姬在参道境修行,恐怕不必再为元神之力担忧。

    见此,陈牧之恭喜道:“殿下元神大成,看来在参道境的修行,必将事半功倍。”

    “机缘巧合罢了。”洛姬露出了一丝笑意:“元神之力盈满则亏,如今我的元神已经抵达参道极限,想要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是无比艰难的。”

    “所以我准备分化第二元神。”

    分化第二元神,是参道境修行元神的上乘妙法。

    将元神分化之后,成型的两个元神的元神之力将会降低许多,而当重新将两个元神修炼到参道极限之后,在合而为一的话,就有一定可能破开参道极限的元神壁垒。

    诸天之中,大多数有望封神的强者,最终都会走这条路。

    但是分化元神极其凶险,稍有不慎就会对元神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很多天资卓绝之辈都会倒在这一步,最终抱憾终生。

    陈牧之至今为止已经分化了数尊第二元神,多次分化的难度呈指数增长,凶险程度比起只分化一次元神的参道王者何止难了百倍千倍。

    而之所以能够成功,除了他底蕴雄厚,天资卓绝之外,天阶的天赋分化元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想到这里,陈牧之有心帮她进化出分化元神的天赋,不过最终又放弃了。

    因为洛姬已经突破了参道境,他无法进化,再则进化天赋这种事情,一旦泄露出去,恐怕会引发会引来不可测的劫难。

    而在洛姬突破后的第五天,逆古破关而出,此时的他凭借悟道果似乎悟透了某种道,其气势愈发的深邃沉凝。

    那是一种毋庸置疑的自信,和舍我其谁的磅礴大势,强大到让陈牧之都感觉到有些心悸。

    陈牧之盯着他看了许久,心中愈发确认他的身份,最终他收回了目光,淡淡道。

    “既然已经出关,我们继续往前吧。”

    此番收获消化之后,众人一路往前,逐渐深入了这片古老战场的深处。

    越是深入古战场,几人越发的有些感到头皮发麻,这片古战场太过恐怖。

    许多的可怕尸骨所化的大陆太过庞大,庞大到宛如一片残破暗淡的星河。

    其中的宝物越发珍贵起来,他们不仅要面对不详生灵,要跟九幽异域天骄对决,甚至还要跟八荒界的某些天骄争夺宝物。

    其中的某些不详生灵,甚至几次让众人感到了生死危机,好在三件古兵给力,让那些不详存在最终没有妄动。

    一路在这片古老的战场寻觅征战了大半年的时间,陈牧之也再一次血战之中破开了太虚第七重,修为达到了太虚后期的地步。

    “前面,就是核心区域了,我们还要进去吗?”

    虚空之中,洛姬看着前方的一片古域,忍不住凝重得说道。

    这片区域太过寂静了,寂静到让人发毛,那黑暗的古域宛如则一片随时会择人而噬的巨兽,让人头皮发麻。

    “已经到了这里,总要看一看。”

    陈牧之说道,一码当先,踏入了这片古域的核心区域。

    这片虚空寂静无声,众人飞了很久,总算在这片虚空之中看到了一些东西。

    “你们看,那是什么?”

    洛姬突然指着一个方向,忍不住说道。

    那是一具巨大的尸骨,它背生双翼,通体漆黑,双手握着一对残破不堪的战斧,而头颅被斩断,不知道遗失在了哪里。

    从众人的角度看去,这就是它宛如是一尊魔化的战神刑天,有着破灭万古的力量。

    可是此时的它死了,寂静无声陨落在了这片虚空,事到如今还缭绕着可怕的邪能。

    “这是一尊巨头尸骨。”

    “应该是堪比巨头的黑暗魔君。”

    莫先生颤抖着说道,他感到嗓子有些发干,忍不住咽了咽喉咙。

    “嗡!”

    突然之间,林舞阳手中的天戈剧烈的颤抖起来。

    一股无穷的无尽的战意从它的身上散发而出,可怕到极点的力量搅动虚空,直指那陨落在巨头尸骨。

    “好强的战意。”陈牧之瞳孔微缩:“这天戈的主人,应该曾是这尊陨落巨头的宿敌,双方有着不可磨灭的仇恨。”

    “只有如此,才能激起它这么强烈的反应。”

    “嗯。”林舞阳握着天戈,尝试跟它残留的一丝意识沟通,半响后却见天戈飞起,带着众人飞向星空深处。

    几人对视一眼,最终跟着天戈飞了过去。

    这一路费心了足足片刻的时间,众人在星空中发现了另一尊尸骨。

    这是一尊无比伟岸的尸骨,他身姿无比魁梧,盘坐在星空之中,宛如一尊无上尊贵的盖世人杰在打坐,吞吐着周天星河的精华。

    但是众人很明显的知道他已经死了,他盘坐在星空中,如亘古不灭的混沌魔神,展现着自己无敌气势。

    但是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到他身上遍布着伤痕。

    这些伤痕每一道都纵横千百万里,开天巨斧留下的巨大裂痕,久久无法弥合。

    最致命的一道伤痕在他的胸膛之上,一道巨大的斧痕将他的胸膛贯穿,前后通透,几乎将他半边身子劈成了两半。

    而他的手中,还握着半截天戈。

    “是他!”

    陈牧之惊异的说道,此人他印象颇为深刻。

    在帝轩辕的古籍记载的画面之中,那日罗浮宫诸天神圣破空而去。

    除了那尊手持仙剑,乘龙升天的白衣男子之外,尚有几尊气势盖世绝伦的可怕人杰。

    其中一尊就是手持天戈,如开天人王镇世,有着镇压诸天的可怕气度。

    按照陈牧之的古籍,此人至少也是一尊雄霸诸天的至强巨头,实力深不可测。

    而此时他陨落在此处,很显然是跟那尊宛如刑天般的禁忌魔君同归于尽了。

    “呜呜呜”

    残破不堪的天戈沉浮在虚空中,它突然之间发出了无比凄凉的悲鸣声,它在为战死的主人哭泣。

    这是一尊近乎无敌的巨头啊,可是如今遍布伤痕的陨落在这片星空,致死都不曾弯下脊梁。

    众人心中一阵震撼,亦有几分难言的悲凉,昔日到底遭遇了什么,竟然让这样一尊无敌的巨头都彻底形神俱灭,这个结果让人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