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傲游仙凡间 > 第二卷 位面争霸 第八十四章 惊涛骇浪

第二卷 位面争霸 第八十四章 惊涛骇浪

 热门推荐:
    杨卓超四人转瞬之间便到了另外一个地域,这得感谢“空间通道”的神奇力量。走下传送广场高台,杨卓超问葛老道这就是“幽暗之地”吗?

    葛老回答道这里还不是“幽暗之地”,这里名叫“黑海码头”只是一处中转站而已!我们需要在这里的码头上搭乘船只,才能到达“幽暗之地”。

    杨卓超疑惑的问道我们不能直接飞着去吗?难道这里也是禁飞区不成!

    葛老微微一笑道又让少主你猜到了!但“禁飞区”这个词却不太准确,简单来说“空间大位面”里面有很多的这样不能够飞行的区域!不是人为设定的,而是自然形成的

    具体的原因谁也不知道!就连“圣人”也弄不清楚到底为何。

    杨卓超道那我们是要自己租一条船前往,还是搭乘别人的船只前往呢?

    葛老捻须说道这当然最好是自己租一条船前往方便喽!这样,你们在这稍等。我去弄条船来

    片刻之后,只见葛老站在一艘大船的船头,招手让众人上船。看来还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两啊!

    乘着飘扬着黑海双蛇标志旗帜的坚固大船,向茫茫黑海进发着。经过了风平浪静的一日后,终于起风了。开始时,风从东南方悄悄吹来,不久越吹越大,三桅船帆涨满了,鼓得满满的,极有威势,好不神气!

    大船的主人和他那二十名精选出来的航海好手,按班值勤掌舵,各人都起劲地干着。这艘船钝而宽,实而重,在波涛汹涌的水面稳重前行,并没有那种小船稍遇风浪即左倾右摆的情况。在茫茫大海里,我们有着孤独无助的深刻感觉。

    船老大利用自己神异的预感,指导着大船的航线,尽量避开风暴和雨带,宁愿多花一点时间也不轻易冒险!

    到第三天时,杨卓超他们对四周起伏不断的浪头早习为常,晚上睡梦,除了浪声风声外,最令人难受是绳子承受着风力发出吱吱嘎嘎的刺耳声音,像鬼神在哭泣尖号!

    不同粗细松紧的绳子,发出的音调各有不同,杨卓超说听得他整夜难以入寐,情愿面对着千军万马,也不想听这类声音。

    海水的颜色也在转变着,由深绿转作深蓝,大船开始折往向东南的方向,据船老大说,直到这刻,我们才离开沿岸的急流,驶上涌往大洋的宽阔海流里。

    唯一娱乐是,我们时不时遇上的海洋生物,印象最深的是由早上一直追着大船嬉戏的鲨鱼,一直到精疲力尽之后才放弃追逐我们!

    第二天早上更是奇景出现,大群海豚包围着我们,附近海面全是翻腾的黑脊背,受惊吓的千万条鱼儿跃离水面,此起彼落,蔚为奇观,至此胸怀大畅,让人享受到大海动人的一面!

    杨卓超背靠着桅杆欣赏着安详的海面,偶尔阵风吹来,才掀起点点浪花。一群飞鱼箭雨般由水中射出,闪亮的鱼体笔直朝前飞出,力竭才潜入水中,令人目眩神迷!

    慕容飞雪幽幽一叹道我从未试过真正享受大海的旅程,只觉是苦事一项,但和你们一起后,甚么都变得有了乐趣!

    杨卓超一时之间无法接下话头,只能装作没有听见!

    接着下来的几天里,一点陆地的影子也看不到,波涛却汹涌起来。杨卓超他们都到了舱顶的望台上,遥望前方。

    杨卓超和慕容飞雪都是一点航海的经验也没有,奇道为什么风势不急,海浪却这么大呢?船老大答道前面五十哩许外是航海的人最惧怕的“鬼礁”,一不小心,便会船覆人亡!

    慕容飞雪色变道海洋这么大,难道不可以绕过它吗?船老大叹道可以的话,谁喜欢到那处去,只是这礁脉连绵百里,海面看去则无踪无影,我们被海流带到这里时,才从暗涌的加剧知道正逐惭向它接近,想逃也逃不了!

    慕容飞雪呼出一口凉气道那怎么办?船老大道现在吹的是南风,所以唯一的希望是由南端绕过暗礁,但若风向忽转,刮起东风来,我们就完蛋了!

    这时水手们开始依风向转帆,扳过舵,随着背后吹来变幻难测的狂风继续着令人胆颤心惊的航行!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水手们预备了一切应变的措施,把食水和粮食放在十多艘逃生用的小艇里,将船上所有东酉绑得牢牢的,以应付突起的浪头和暗涌。

    午后天降细雨,前方迷茫不可辨,更添惊险之情。众人不敢躲进舱内去,怕船翻时逃不出来,全体集中到甲板上去,准备随时坐艇逃生。

    现在是飞又飞不起来,即使是神仙也在此时无奈!虽然不至于就会不测,但一身的狼狈是避免不了的了

    入黑后形势更险恶,大船前进的运动方式似乎有点异样!船老大使人登上桅杆,远眺黑沉沉的海面,幸好雨停了下来,在微弱的星光里,仍勉强可看到前方悔面突出了一排黑压压的礁石群。

    当水手的呼叫由高桅上传下来时,船老大脸如死灰高叫着他们当地的土语,水手奔来奔去,抢着把帆降下来,就像世界末日刚在这一刻降临了!

    船老大气急败坏道南风停了,现在我们被卷进了向东去的急流,若依此方向移动,会朝着暗礁驶过去。慕容飞雪骇然道那怎么办?

    船老大道现在改由人力操控,由舱底运奖行舟,希望能逃离这急流。杨卓超说道让我们去帮把手吧?

    船老大道,不!我跟我的手下合作惯了,让他们操奖比较妥当点。说罢匆匆去了!

    大船一下一下地颠簸着,海面波浪的汹涌情状肯定是暗礁造成的。急激的浪涌此推彼撞,大船像块小木头般高起低落,各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慕容飞雪在船头焦心地苦候着即将来临的命运。这时前方尽是暗礁可怕的魔影,近得像触手可及!

    大船半倾斜着往暗礁靠拢过去。暗礁在水中半掩半露,海面上水花飞溅,泛着泡沫。这时船上的船员若掉进水里去,将不会是淹死而是丧命于连续的撞击下。

    船老大又扑了过来,叫道登上救生艇,我们绝无可能绕过暗礁了,现在唯一方法是弃舰逃生,或者尚有一线生机!

    杨卓超摇头道小艇更抵受不住急流的牵扯,我们不若往暗礁直驶过去。船老大骇然道这怎么行?

    巨浪滔天里,在船上微弱的风灯照耀下,大船朝着可把任何船只吞噬的暗礁笔直驶去

    aoyouxianfanj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