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自由与灵魂

第一百一十七章 自由与灵魂

 热门推荐:
    有些人心之所向,是自由的灵魂,在经历过反抗,在义无反顾后得到的是解放,在抗争中得到释放;而有些人却在反复折磨后失去了自我,在自我认识与他人看法中投了降,做了败方,最终被束缚,做了一只没有飞翔天空想法的鸟,永远活在牢笼之中。

    人人都渴望自由,可自由毕竟有限,如何能雨露均沾到每一个生命中?

    万惊鸿是,施丹虞也是。

    她迷失了自我,在寻找自由的途中,被指向了囚禁的道路。而施丹虞,也是毫无选择,他生来就是背负着罪恶与复仇,只有迎头向上。

    所以说,天下可怜之人,比比皆是,有些人总爱诉说着自身如何凄惨,却浑然不知,那些强装快乐,逞强微笑的人,一步一步,都是行走在荆棘林中。

    谁都不会比谁更惨。

    路途坎坷,好歹没有发生什么危险之事耽误时间。

    一路上赶路速度不紧不慢,并未用过多时间,便到了大礼。

    进城时,城门口的守城门将士见到,立刻抱拳低头,掷地有声地行礼,打开了城门,将两人两马,请了进去。

    万惊鸿瞧了一眼施丹虞,跟着他一道进了城。

    离开了一个多月,再次回来的时候,不知为何,万惊鸿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好像许久未见,心脏仿佛在微微发烫。

    她捂着心口,隐隐觉得奇怪。

    施丹虞余光瞥见,转过头来,见她微微蹙眉,便问道“怎么了?”

    万惊鸿闻言瞥向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无事。”

    施丹虞望着她,双眸沉了沉,仿佛在思考什么,最后还是轻声道“就快到了。”

    “嗯。”万惊鸿点了点头,放下了手,牵着缰绳,将心头那说不上来的感觉暂时收起。

    马停在里王府正门口,门口守着的侍卫远远瞧见,便从台阶上,三步做两步,下来恭候。

    施丹虞停下,翻身下马,将马交由给身旁的侍卫,自己绕到万惊鸿旁边,伸手将她扶下马。

    两匹马交由侍卫牵走,两人也抬脚上了台阶。门口守着的那几个侍卫,其中一个立刻转身,冲在前头,对门内的侍卫示意。

    门内的侍卫方才瞧见,一抬头两人的脸出现在面前,又是一惊又是一喜,对着府内高声喊道“殿下和小姐回来了!”

    喊完又转过头来,对两人低头抱拳“恭迎殿下小姐回府!”

    施丹虞点点头,拉着万惊鸿往前走,毫无停下的趋势。

    王府中人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传遍了王府。一个下人急冲冲地跑进了堂前,方踏进去才知自己失了礼数,立刻严谨端庄地跪在地上。但是这动静已经影响了屋中所有人。原本正在商讨事宜的众人,见此,都停了下来,望着这个冒失的下人。

    安平王蹙眉,问道“何事如此匆忙?”

    下人一听他询问,便咧着嘴,开心道“回王爷,殿下和小姐回来了!”

    安平王一愣,随即喜上眉梢,与堂中坐着的万盛兰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皆是喜色,他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他二人现如今在哪?

    下人正要,突然一道声音自门外响起。

    “在这。”

    代渊听到这个声音,立刻起身。

    只见下一秒,门外有人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施丹虞拉着万惊鸿的手,对堂中坐着的各位扫了一眼,视线定在了万盛兰身上。

    当然,不知他一个人,万惊鸿也是下意识就察觉到了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寻着那道视线望去,便瞧见的万盛兰,两两对视。

    万盛兰惊喜地看着万惊鸿,嘴角露出笑意。

    施丹虞不过看了一眼,便拉着万惊鸿踏进了屋里。

    这是屋中之人才看清这两人竟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安平王一愣,随即又像是知道了什么,高深莫测地笑着点了点头,道“殿下回来了,一路可还顺风?”

    此言一出,万惊鸿下意识瞳孔一缩,往万盛兰那处看去,发现他并无特别的神色,便放松了下来。

    要么是已经知道了这里头的关系,要么就是并未从中听出些什么。

    其实也不怪万盛兰没听出来,他见到自己的女儿平安归来,自然欢喜,哪里还能分出心神来在意这些。万惊鸿却和他没有同一种感受,自然不理解他的心情,按她的要求来揣测,这肯定是不对的。

    她被施丹虞拉着走进了堂中。

    施丹虞道“需交代吩咐的事宜,前后再说。”说罢,转过头,对着一旁的代渊道“你先和我来一趟。”3

    代渊这些日子,在暗卫的传信间,得知了万惊鸿身体抱恙的消息。此时施丹虞一说,他便想到应是与万惊鸿有关,想必是叫他为她诊断。

    代渊郑重地点点头,道“是。”

    万惊鸿看在眼中,跟着他们,就要离开,可一瞬间,她像是被什么东西强烈吸引,福至心灵一般,偏过头去看了一眼万盛兰。

    只一眼,却突然心绞剧痛,一下子痛得难以抽气。她猛得皱眉,单手捂着心口位置,疼得弯下了腰,晕倒在了地上。

    最后的记忆,停在模糊的视野中,她望见万盛兰焦急冲过来的身影,便失去了所有意识。

    晕倒却并非只是晕倒。

    她做了一个梦。

    一个复杂重复,思绪紊乱的梦。梦中世界不停跳跃,一会儿在现实社会,一会儿又在放下所处之地。

    只是最后,画面停留在了上次做梦的地方。

    就是上一世万惊鸿饱受折磨和痛苦的皇宫,还是那个画面,还是那个场景,还是那种折磨的方式,连她身上那被千万针扎的感觉都一模一样,甚至更重,更疼。

    万惊鸿清晰地知道自己身处梦中,却如何也找不到醒来的方法。

    疼痛让她喘不过气来,仿佛要在梦中窒息。

    就在一个瞬间,仿佛万物都被强烈的光芒掩盖,她的视野也变得模糊,那些之前清晰地人影也慢慢被光芒覆盖,再看不清。

    万惊鸿猛地坐起来,不停地重重喘着粗气。

    身旁的人见此,立刻靠过来,问道“你醒了,小姐,怎么样?”

    万惊鸿喘了几下,才放缓了呼吸,她偏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人,片刻,道“少乔,我想喝水。”

    少乔一听,立刻旋身,去桌上取了水杯倒满茶水,给她递过去。

    万惊鸿这一场梦,做得浑身都湿透了,头发黏在脸上,苍白虚弱的脸与毫无血色的唇,没有平日里冷漠似冰的距离,不显狼狈,反倒是病态纤细的美,惹人怜惜。

    在她喝水之际,少乔又去取了手帕替她擦汗,好一会儿才有些恢复。

    万惊鸿松了一口气,倒在了床边,靠着床,一副虚脱疲惫之色,毫无保留显现出来。

    少乔道“小姐可觉着好些一点了?”

    万惊鸿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而后又问道“这些日子,大礼可发生了什么事?”

    她说得意有所指,少乔听罢,顿了顿,仿佛在思考,不知该如何作答,忽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扯出了一个笑,道“小姐交代的事情,已经解决地差不多,只是,还有一件事就……”

    她说着便停了下来。

    万惊鸿以为是发生了什么,立刻提起了精神,问道“什么事?怎么了?”

    少乔笑说“不是大事,小姐莫要担忧,只不过是有人铤而走险,主意打到了王府。少乔不便多说,小姐前后亲自去问殿下便可得知。”

    听她说不是大事,万惊鸿便缓了下来,既然不是大事,便造不成什么威胁。

    她闭了闭双眼,沉声道“准备一下,我想沐浴更衣。”

    少乔道“是”便退下去,差门口的人着手准备。

    交代吩咐完,又走了回来。

    万惊鸿问道“我睡了多久?”

    少乔掐指一算“从小姐回来到现在,睡了有十个时辰了。”

    十个时辰。

    万惊鸿回想了一下,自己晕倒前的画面,突然意识到,好像从回来到现在,还未与万盛兰交流过一句话。

    想到这,她蹙起了眉,那个让她突然转过头去的瞬间,她的思绪想法,甚至心动,都由不得自己做主一般。也就是在看向万盛兰的那一刻,心脏突然剧烈疼痛,以至于在众人面前疼晕在了地上。

    万惊鸿皱眉思索,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她闭了闭眼,将思绪拉回来。

    她道“殿下在何处?”

    少乔道“殿下正与王爷等人商讨事情,殿下说,若是小姐醒来要找他,便直接通报。小姐可是有事?若有,少乔这就去通报殿下过来。”

    哪有使唤堂堂施殿下的道理,万惊鸿道“不必了,只是随口问问。”

    看她这么说,少乔露出了笑容,浅浅地挂在嘴角,像是看到了什么讨人喜欢的东西一般。

    片刻之后,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门外之人道“小姐,热水已准备妥当。”

    少乔听罢,对门外应了一声,转过身,弯腰,对着床上坐着的万惊鸿伸出手去,笑着道“少乔服侍小姐沐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