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简直是废物

第一百一十五章 简直是废物

 热门推荐:
    明知这时施丹虞黑着一张脸,先退下才安全一些,但是,暗卫顿了片刻,道“殿下,还有一事。”

    施丹虞斜了他一眼,问道“何事?”

    “京城传出消息,说太后悬赏黄金万两,寻一尘医师前往京城,为金顺帝治病。”

    “一尘医师?”施丹虞冷笑一声,道“就他也配?废物。”

    暗卫大气不敢喘一声,沉默地站在一旁。

    片刻,施丹虞道“下去。”

    这才得解放。

    夜里的微风,凉爽地让人身心舒适,吹起了散落在背后的秀发,也吹动了远在天边的蛰伏的心思。

    一夜过去,万惊鸿果真在天亮之时便醒来。

    外头翠绿的树叶透过半开的窗户,映入了眼帘。

    开始了。

    施丹虞已经将准备事宜安排下去,用过早膳,再安排她喝下讨汤药后,便准备离开。

    昨日萧然便收到了施丹虞让人传给他的消息,只是当时他还在练兵,练完之后,时辰已晚。匆匆赶过去时,被告知万惊鸿已经睡下了。

    他现在门口,望着房门,目光深沉。他心中尽是失落,觉得自己又晚了。

    他心中有许多话,有许多想要说的事,他原本想着要深埋下去,就藏在心中。但是,就在听到她要离开时,那一瞬间就像是福至心灵一般,想到人生几何,这一去,怕是再难相见。

    萧然突然觉得这样不好,他不要就这样离别,他想说。想讲自己的所有可见光和不可见光的心思都告知给她,不想再藏着。

    哪怕这结局都一样,不会改变。

    而他的冲动,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却被一扇薄薄的木门阻断。

    沉默地站在门口,过了片刻,他眨了眨眼,正打算离开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子便服男子,对他抱拳,道“殿下有请。”

    萧然转过头,最后看了一眼那禁闭的房门,对这人点点头,道“有劳。”

    由着他带路,去见施丹虞。

    施丹虞正坐在房中,屋中点了一盏煤油灯,散发着微弱的泛黄光芒,瞧上去有一种让人紧张的感觉。

    萧然走进房间,暗卫便退后,将门关上出去

    屋中只剩下这两人。

    施丹虞抬头看他,望了望桌旁的椅子,示意道“坐。”

    萧然望着他,缓慢地点点头,抬脚走过去,坐下。

    道“殿下找我,所为何事?”

    “为何事,你不清楚吗?”施丹虞反问。

    萧然愣了一愣,一瞬间以为施丹虞知晓自己的心思和打算,而叫他来兴师问罪的。他下意识不由自主舔舔嘴唇,咽了咽口水,目光有些闪躲,回道“萧然不知,还请殿下赐教。”

    施丹虞拿起桌上的茶杯,拿在手中把玩,嘴上道“你多大了?”

    钟文尔最近发觉自己被人跟踪了,一开始他觉得可能是错觉,但情况并没有改善。

    他又是疑惑不解,又是神经紧绷,为此,他每天都提心吊胆,暗中观察,想要捉拿“凶手”。但不仅没捉到,“凶手”仍旧屡屡不改,在多重发自身心的折磨下,他都被搞得有点神经兮兮了。

    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是好,钟文尔便把这件事说给了自己的室友听。室友刘川风沉默地听完,就在钟文尔以为他会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时,刘川风冷静地给了他一个白眼,起身丢下一句“早点洗洗睡吧。”就离开了。

    钟文尔坐在原地愣了片刻,而后才反应过来,崩溃地将在阳台上刷牙的刘川风揪了回来。

    钟文尔无奈“我说的是真的!川啊,风啊,你信我不?你信我不?”

    刘川风左手拿着牙刷,右手举着口杯,嘴里全是泡沫,不能咽下去,不能吐出来,一说话就得把泡沫星子喷他脸上。只好敷衍道“信,哥信,你等你风哥先去漱个口,再回来与你慢慢商讨。”

    听他这么说,钟文尔像是找到了帮手一般,乖顺地松开了他,放他去刷牙。

    同寝室正在打游戏的徐鑫方才零零散散听到了一些,瞥见这边的情况。看钟文尔一脸忧愁的模样,也开口说“怎么了,小文?被人跟踪?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不小心惹得别人不开心,被记恨上了?”

    钟文尔转头,苦着一张脸,说“要是这样,我也不会这么愁了,大不了拉出来打一顿或者被打一顿。”

    徐鑫便操作鼠标键盘,边头也不转地问“那你是怎么想的?”

    一听他这么一问,钟文尔像是来劲了一般,把自己的椅子拖过去,坐在他身边,一脸神秘兮兮地说“我觉得吧,肯定是有人对我有意思,被我拒绝了,得不到我,就想要毁了我。整日偷偷跟着我,就是为了找准时机,然后对我做些什么,让我身败名裂。”

    徐鑫“”

    徐鑫想不通,“啧”了一声,问“你怎么就觉得是妹子暗恋你不得,想要报复你呢?”

    钟文尔听他这么一问,一脸像是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徐鑫,一本正经道“你在说什么性别歧视的话?谁说一定是女生?我这长相还不明显吗?男女通吃啊!”

    徐鑫沉默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搭话是错误的决定了。

    他白了钟文尔一眼,也一本正经说“要脸吗?”

    就这么一转眼功夫,屏幕上操作的游戏角色已阵亡。徐鑫骂了一句脏话,一心扑在了游戏上,挥挥手,两三下就把钟文尔赶走了。

    钟文尔自认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他被赶回了自己的地方,趴在桌上,举着手机百无聊赖地刷着,实则什么都没看进去。

    刷着刷着把手机切换黑屏,从倒映中查看自己的面容。

    喃喃自语“……这小脸,难道还不够诱惑的吗?”

    刚刚洗漱完从阳台进来的刘川风,刚踏进来,便将他这番自言自语听了个清楚,心中毫无波动,只想举起双拳,胖揍他一顿。钟文尔最近发觉自己被人跟踪了,一开始他觉得可能是错觉,但情况并没有改善。

    他又是疑惑不解,又是神经紧绷,为此,他每天都提心吊胆,暗中观察,想要捉拿“凶手”。但不仅没捉到,“凶手”仍旧屡屡不改,在多重发自身心的折磨下,他都被搞得有点神经兮兮了。

    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是好,钟文尔便把这件事说给了自己的室友听。室友刘川风沉默地听完,就在钟文尔以为他会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时,刘川风冷静地给了他一个白眼,起身丢下一句“早点洗洗睡吧。”就离开了。

    钟文尔坐在原地愣了片刻,而后才反应过来,崩溃地将在阳台上刷牙的刘川风揪了回来。

    钟文尔无奈“我说的是真的!川啊,风啊,你信我不?你信我不?”

    刘川风左手拿着牙刷,右手举着口杯,嘴里全是泡沫,不能咽下去,不能吐出来,一说话就得把泡沫星子喷他脸上。只好敷衍道“信,哥信,你等你风哥先去漱个口,再回来与你慢慢商讨。”

    听他这么说,钟文尔像是找到了帮手一般,乖顺地松开了他,放他去刷牙。

    同寝室正在打游戏的徐鑫方才零零散散听到了一些,瞥见这边的情况。看钟文尔一脸忧愁的模样,也开口说“怎么了,小文?被人跟踪?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不小心惹得别人不开心,被记恨上了?”

    钟文尔转头,苦着一张脸,说“要是这样,我也不会这么愁了,大不了拉出来打一顿或者被打一顿。”

    徐鑫便操作鼠标键盘,边头也不转地问“那你是怎么想的?”

    一听他这么一问,钟文尔像是来劲了一般,把自己的椅子拖过去,坐在他身边,一脸神秘兮兮地说“我觉得吧,肯定是有人对我有意思,被我拒绝了,得不到我,就想要毁了我。整日偷偷跟着我,就是为了找准时机,然后对我做些什么,让我身败名裂。”

    徐鑫“”

    徐鑫想不通,“啧”了一声,问“你怎么就觉得是妹子暗恋你不得,想要报复你呢?”

    钟文尔听他这么一问,一脸像是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徐鑫,一本正经道“你在说什么性别歧视的话?谁说一定是女生?我这长相还不明显吗?男女通吃啊!”

    徐鑫沉默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搭话是错误的决定了。

    他白了钟文尔一眼,也一本正经说“要脸吗?”

    就这么一转眼功夫,屏幕上操作的游戏角色已阵亡。徐鑫骂了一句脏话,一心扑在了游戏上,挥挥手,两三下就把钟文尔赶走了。

    钟文尔自认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他被赶回了自己的地方,趴在桌上,举着手机百无聊赖地刷着,实则什么都没看进去。

    刷着刷着把手机切换黑屏,从倒映中查看自己的面容。

    喃喃自语“……这小脸,难道还不够诱惑的吗?”

    刚刚洗漱完从阳台进来的刘川风,刚踏进来,便将他这番自言自语听了个清楚,心中毫无波动,只想举起双拳,胖揍他一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