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九十八章 先用膳再去

第九十八章 先用膳再去

 热门推荐:
    她将萧方荣抱起便已觉吃力,再抱着他走路,实在有些勉强,不过她还是堪堪撑住。万惊鸿此刻觉得自己的心绪不一样,即使身子劳累,但却并不觉得真的勉强,还有一些不知为何油然而生的随意感。

    她摇了摇头,甚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竟会因此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只是……

    她轻声问道“小殿下若是想去寻王爷,为何不找施殿下?”施丹虞与萧王府的关系应当从小就很好,这小殿下想必见过施丹虞的次数要比她多得多。因为,这还是万惊鸿第一次见到萧府的小殿下,于情于理,都不应当会来找她。

    萧方荣闻言,又是瑟缩了一下,万惊鸿捕捉到了这一点。

    萧方荣仿佛是与她亲近了些,也不再像方才初见般,闻声便要跑那般,不敢靠近她。此时他被万惊鸿抱着,也并不挣扎,而是温温顺顺地趴在她的肩上。

    过了片刻,他将脑袋埋在了万惊鸿的颈肩,亲昵地蹭了蹭,然后用软糯的嗓音,轻轻柔柔道“施哥哥……怕……”

    怕?

    万惊鸿问道“你是说,你怕他吗?”她试探地问了问,又好笑地道“为何怕他,莫不是长得太凶了?小殿下被吓着了?”

    萧方荣摇头道“不是……好看……怕……”

    他反反复复地说着怕,却不说理由,万惊鸿也不再问他,怕激起他。

    两人不再说话,万惊鸿也不是喜欢哄弄小孩的人,便一路安静,好在萧方荣也懂事,不哭不闹,就安安静静地任由她抱着。

    但是,过了片刻,萧方荣又一次趴在了她的肩上,将方差未回答的问题说出了口,他小声道“施哥哥他……凶父王……”

    哦?

    万惊鸿了然了,庙羽与大礼本就关系甚好,他的真正身份,怀凌王知晓也是理所当然的。施丹虞为人并非高傲目中无人,却是有些震慑他人的王者之气,就连大人都要惧上三分,更何况这才学会说话走路的小孩。再说,小孩都会选择性地亲近和蔼可亲的人,对于这种满脸写着“不屑”的人,想必连靠近都不敢,更不要说亲近了。

    依萧方荣的话来看,应当是不小心听见了施丹虞与怀凌王商量事宜,他一贯“唯我独尊”的作风,在处理事情上更是雷厉风行,也许是驳回了怀凌王的话中多了些不可反抗的语气,才令地这位小殿下想起他都瑟瑟发抖。

    万惊鸿默默听下。

    这人还真是,连小孩子都怕。

    她道“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萧方荣一顿,抬起头来,抱着她的脖子,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万惊鸿瞥了一眼,看他呆呆地模样,问道“怎么了?”

    萧方荣却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万惊鸿又瞥了他一眼,回道“施年年。”

    “施…姐姐你和施哥哥都姓施……”萧方荣还小,还不懂这姓氏中的关系,大大的眼睛里闪着疑惑,而后像是想不通,干脆抛之脑后,又小心翼翼道“那姐姐,我以后可以叫你年年姐姐吗?”

    万惊鸿见他这副乖顺的模样,便道“可以。”

    “年年…姐姐……”

    “嗯。”

    “年年姐姐…”

    “嗯。”

    “年年……年年姐姐!”

    “……嗯。”

    萧方荣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一般,一路上不停地唤她,越叫越开心,原本还委屈的一张小脸,像是被洗去了方才的不安,整个人都活泼生动起来,漂亮可爱的脸露出的笑容,更让人觉得可爱至极。

    像是心尖上的棉花糖。

    万惊鸿不理解他怎的就因为叫她而自得其乐,一个人靠在她肩上,搂着她的脖子傻乐。小孩子总有着让成年人摸不着的奇思妙想的思路,节奏像是一根弹簧,让人把控不能。不过万惊鸿也耐着性子不停回他,她不似萧方荣那般,无端便乐起来,她现下着实逞强了,抱着萧方荣的手,已经微微发抖,双腿每一步都在强忍着不散架。

    就连额上,也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

    不过是几条走廊的距离,却像是走了一条鸿沟一般。旁边两个丫鬟皆是胆战心惊,都怕她出了个什么意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紧紧盯着。

    就在快要走到门口时,一转角,万惊鸿便发觉了哪里不对劲。她望过去,发现门是开着的,一下便了然,想必是施丹虞来了。

    她走到了门口,就地放下了萧方荣,勉力稳住了自己的身子,随后又牵着萧方荣,一道迈了进去。

    屋中的桌上,摆了一些餐食,还冒着热气,而桌旁坐了一个人,那人正撑着脑袋,侧身对着她坐着。听到门口的动静,他偏过来来,笑得很是随意的样子。

    而下一刻,他却收起了笑意,不知道是察觉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皱眉。他的视线往下一移,便与萧方荣对上,万惊鸿察觉到牵着萧方荣的小手一紧,低头一看,萧方荣赶紧躲在了她的双腿之后,露出半个脑袋,一如方才见她一般。

    竟然如此怕,也真是……

    她不擅长哄小孩,若非必要,也不甚有耐心。只是,毕竟人是她带来的,还答应要带他去找怀凌王。现下让两人如此对峙着也不是办法。

    小的这头,不能是切入口,只好从大的那边下手。

    万惊鸿摸了摸萧方荣的脑袋,安慰他道“无事。”

    她的话像是有镇定作用一般,许是与她亲近了一些,萧方荣对她有些不一样的信任。听到她这么一说,他也不再如此害怕,顿了顿,便慢慢伸出了脑袋,露出了半个身子,头仍旧低低地,不敢抬起来看施丹虞。这是他能做的最大的可能了,万惊鸿知晓,便不再强求,又拉着他过去。

    施丹虞一直未说话,在万惊鸿与萧方荣走近时,他才抬起眸子,对着万惊鸿示意问道“怎么回事?”

    万惊鸿道“路上遇到了,还未用早膳,便带过来了。”

    施丹虞点点头,也不再多问,而是故意一般,望着萧方荣。

    萧方荣本就怕他,不时偷偷抬起眸子来瞧他,总是与他对上视线,这下更是害怕地不知所措,他紧紧拉着万惊鸿的袖子,越是往她身后躲去。

    万惊鸿却是叹了口气,对眼前这人很是无语。

    还真是恶趣味。

    这人想来也是知道萧方荣怕他,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盯着萧方荣不放,就是故意在逗弄他,然而萧方荣还是个小孩,他如何知道自己被人耍了,反而胆战心惊,怕得快灵魂出窍了?

    万惊鸿心中评价恶劣。

    嘴上道“殿下找我可是有事?”

    “我每天都来,每天离开时也跟你说第二天会来。你也每天都问我来可是有事。“施丹虞笑了笑,撑着脑袋的手放下来,拿起了桌上的碗筷,自顾自地夹起了菜,便道“碗筷都是两双。我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殿下言重了。”万惊鸿将萧方荣抱到另一侧坐下后,自己坐在了中间,她道“殿下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说着便也拿起了碗筷,她方才放下萧方荣时,手抖的厉害,藏在袖中才没能发觉。连双腿也是在衣衫下,才没让人瞧出异常。她缓了许久,此时拿起碗筷,才不至于拿不稳。

    就这这种状态用完早膳后,下人将碗筷收拾下去。

    施丹虞问道“休息一下再去?”

    眼睛闻言抬头。

    施丹虞拿出手帕,在她转头之际,把手帕摊开,往她脸上盖去,万惊鸿一顿,视线被阻拦住了。

    下一刻,她感觉自己额头被顺滑的手绢擦过,不多时,那绢布便离开,她一眼便望见了施丹虞。

    施丹虞收回了手帕,他朝萧方荣挑了挑眉,道“这小子为什么来找你,还需要想吗?”

    的确,这种不用脑袋想都能知道。

    万惊鸿道“萧三殿下回城,如今正在城中紧密筹备征兵之事,怀凌王心中担忧,也跟着一道去了。留下了这五殿下在王府中,没了人陪伴,心中也当是不安。”

    “不过小孩而已。”

    “殿下不喜欢小孩吗?”万惊鸿随口问道。

    但听她这么一问,施丹虞却是一顿,望着她不动,片刻又将问题抛了回去“你喜欢吗?”

    万惊鸿不过是随口一问,并非真心想知道,没想到这问题又回到了她身上,更是不想继续,便掐了个新话头,直接略过了。

    她道“不必休息了。莫要让五殿下着急了,这就出发吧。”

    萧方荣一直缩在她身后,闻言心中一喜,奈何在施丹虞面前,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委委屈屈地憋着。

    方才的问题被带过,施丹虞想了想,不知在想什么,也没继续下去。他点点头,起身,绕过她,直接来到她身后,弯腰,双手一伸,将她身后的萧方荣一把抱起。萧方荣一时震惊又紧张地不行,双眼瞪得大大的,不知在看哪,身子也是僵着,看上去呆极了。

    万惊鸿一顿,抬头望向施丹虞,眼中不解。

    施丹虞却像下瞥了她一眼,伸出右手,在她额间轻轻弹了一下,道“别再逞强了。”

    ------题外话------

    过后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