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九十四章 该说心眼大

第九十四章 该说心眼大

 热门推荐:
    也罢,他这个年纪,本就是应早懂了男女之情,如今才开窍。即使没有好结果,想必他自己过段时间也能自己想通。

    罢了罢了,做哥哥的,没有什么好帮助的,就有问有答罢。萧清秋道“放心罢,施小姐在王府修养,有下人静心照顾,自醒来变恢复得不错,已经能由人搀扶着起身踱步。只是她昏迷了月余,脸色还是有些差,不过如此调养,不出多日,便有好的气色。”萧清秋巨细无遗地告诉他,而后顿了一顿,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瞧瞧瞥看一眼欣喜之意溢于言表的萧然,又道了一句话“况且,还有殿下在身旁悉心照料,你担心做什么?”

    萧然这人没什么心眼,也听不出萧清秋的话外之意,听到说万惊鸿身子无恙之后,便又是放心又是开心,道“说的也是,殿下真是一个好表兄。”

    榆木脑袋!

    萧清秋真是懒得再和他说话了,他送了他一个白眼,想用行动来表示自己无奈,结果面前这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能接受到。萧清秋更是气了。

    东在二十五岁生日后的第二十三次一个人在深夜里买醉,并且不省人事后,回想起一些事情来。

    而要追溯这些事情,那故事的开头就得拉回六年前,一个高中毕业生的,长达三个月的暑假了。

    考完毕业聚餐后两三天和同组同学,一行六人去了一趟厦门玩了两三天。自从结束了可以说高中时代最后的学生的感觉,回到家来后,东真的过上了早睡早起,一日一餐的规律生活,也在半个月后加入了通知事宜的大学新生群。

    这些傻逼,认都不认识还聊的这么嗨。

    东对于在群里讲话没有一点兴趣,唯一说过的一句话就是刚进群的自我介绍,当时还因为性别女这一点起了小小的轰动。屏蔽的心比天大,但实在碍于无法得知辅导员发的通知,于是设置了不提示。

    一天就又从下午五点起床和晚上精神振奋开始了。

    而转折点从每天跟复制一样的生活中脱颖而出,这发生在某一个晚上。东至今能记得,那是大概凌晨一点半的时候。

    刚看完一部小说,退出来时看到了qq弹出的群消息还有没睡的吗?东一直觉得自己挺能管住自己的,但也不知道当时是脑子抽了还是手欠了,随手就回了一句有。

    当然,无论是怪脑抽还是手欠,这个字发送超过两分钟无法撤回。

    东是一个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人,说的清楚一点就是,她会在不同的情况下,给自己相应的角色设定。此时此刻,她的本能反应给她的角色设定是,活泼健谈的大一新生。

    可能会说角色设定这个词很冷漠,但这事出有因,因在以前的故事里,而人与人相处的自然定律有规定,以前的故事会在以后的故事里出现的,所以不要着急,慢慢说。

    这天晚上在东回了有以后两份多钟过去了,东意识到这不是专业群,而是新生聊天群,新生聊天群里除了有小萌新和助班外,还有几个是上一届地学长学姐们。东打开视频播放,打算看几集电漫撑到早上六点,买小摊上可以说是人间难得几回有的肠粉了,毕竟,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睡觉。

    刚打开,群消息又从手机屏幕上方弹出来这么晚还不睡,不怕猝死啊?

    说这句话的人跟刚刚问是否还有人在的同学不是一个人,说实话,现在东一个人都不认识,她从来不擅长记人名,东就当对方是个同级的小萌新,并且发了一张惊恐的表情。

    东的记忆有点模糊了,可能是喝得实在是有点多,断片断的得厉害。那天晚上还说了什么真的一点也回想不起来了。只是在吃了肠粉入睡后又醒来直到又一个凌晨一点半,东在看到还有没有没睡的人这句话后,并没有置之不理,反而发了张表情表示有的。

    本来应该在和经过了的半个月一样的,剩下的两个月的日子,变得不一样了,比如那个说猝死的同学由加了她。又比如说,还有一个觉得她说话有趣的同学也加了她,他的名字叫j,虽然东一直觉得这位同学是同级的,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年龄比她还小的学长。对了,加她的还有一个同级的阳。

    而让她动了不同寻常平淡生活的念头,是有这么一天。她和一个朋友看了夜场的电影,结束时已经太晚,于是留宿朋友家。和朋友睡在同一个房间,就好像看电影时眼皮跳了几下给的预示,今宵难眠。

    朋友空调调到十六度,遥控被她压在了身下,被子被它裹得紧紧的。东至今想起来当时的处境,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有那么一瞬间让她觉得自己在冬泳,或许比冬泳还糟糕,因为她游了一晚上。

    所以说,一切皆有可能,在大夏天也是能冻得年轻好几十岁的。

    冷到睡不着,拿出手机看了看,聊天群又开始有两三个夜猫行动了。东用颤抖的右手将自己的悲惨遭遇和处境分享给了这几位夜里孤军奋战的同志。

    没有别的事做,东干脆和他们尬聊起来。到了三点的时候,j和阳两人熬不住投降睡觉去了。过了一会儿,由问“你还不睡是要猝死哦?”

    东一直觉得由说这句话很可爱,“太冷了,我睡不着。”

    “冷?”

    “嗯,空调十六度,遥控被压着,她有起床气,我怕被杀。你快去睡吧,我早上再睡。”

    “……我陪你吧。”

    说实话,实在是不能理解,明明连面都没见过,却能够因为一句话让人心动,真的不可思议。

    那天由真的陪东到了天亮,后来在东的劝说下由才去睡了。现在看来,东可能就是那时候喜欢上由的吧。虽然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由是个比她高了十厘米的货真价实的女生。

    那之后东想过的最能说服自己的借口是,由应该长的不好看,长得不好看挺好,这样说不定追上的机会更大。然后在后来最大的愿望就是,由一定不要长得好看!

    但是,夜晚终究要过去,第二天的东,又要早早起来一个澡,冲掉身上的酒气,以精神饱满的躯壳工作。

    日复一日。本来应该在和经过了的半个月一样的,剩下的两个月的日子,变得不一样了,比如那个说猝死的同学由加了她。又比如说,还有一个觉得她说话有趣的同学也加了她,他的名字叫j,虽然东一直觉得这位同学是同级的,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年龄比她还小的学长。对了,加她的还有一个同级的阳。

    而让她动了不同寻常平淡生活的念头,是有这么一天。她和一个朋友看了夜场的电影,结束时已经太晚,于是留宿朋友家。和朋友睡在同一个房间,就好像看电影时眼皮跳了几下给的预示,今宵难眠。

    朋友空调调到十六度,遥控被她压在了身下,被子被它裹得紧紧的。东至今想起来当时的处境,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有那么一瞬间让她觉得自己在冬泳,或许比冬泳还糟糕,因为她游了一晚上。

    所以说,一切皆有可能,在大夏天也是能冻得年轻好几十岁的。

    冷到睡不着,拿出手机看了看,聊天群又开始有两三个夜猫行动了。东用颤抖的右手将自己的悲惨遭遇和处境分享给了这几位夜里孤军奋战的同志。

    没有别的事做,东干脆和他们尬聊起来。到了三点的时候,j和阳两人熬不住投降睡觉去了。过了一会儿,由问“你还不睡是要猝死哦?”

    东一直觉得由说这句话很可爱,“太冷了,我睡不着。”

    “冷?”

    “嗯,空调十六度,遥控被压着,她有起床气,我怕被杀。你快去睡吧,我早上再睡。”

    “……我陪你吧。”

    说实话,实在是不能理解,明明连面都没见过,却能够因为一句话让人心动,真的不可思议。

    那天由真的陪东到了天亮,后来在东的劝说下由才去睡了。现在看来,东可能就是那时候喜欢上由的吧。虽然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由是个比她高了十厘米的货真价实的女生。

    那之后东想过的最能说服自己的借口是,由应该长的不好看,长得不好看挺好,这样说不定追上的机会更大。然后在后来最大的愿望就是,由一定不要长得好看!

    说实话,实在是不能理解,明明连面都没见过,却能够因为一句话让人心动,真的不可思议。

    那天由真的陪东到了天亮,后来在东的劝说下由才去睡了。现在看来,东可能就是那时候喜欢上由的吧。虽然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由是个比她高了十厘米的货真价实的女生。

    那之后东想过的最能说服自己的借口是,由应该长的不好看,长得不好看挺好,这样说不定追上的机会更大。然后在后来最大的愿望就是,由一定不要长得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