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九十三章 勿失信于民

第九十三章 勿失信于民

 热门推荐:
    萧然最近很是郁闷,他作为将领,不得不带兵在边境地区巡逻守卫,还需督查练兵,忙得是焦头烂额,几乎连点时间都挤不出来。离下人送来万惊鸿苏醒的消息已经过去好几日了,他心中挂念,却抽不开身,连王府都还没得机会回去。

    萧睿人高马大,体型彪悍,肌肉发达,一看就是一个健硕的大老爷们。对于这个三弟,他已经好几日觉得不对劲了,总觉得他有些心不在焉。这不,竟然在问他话时发呆了。

    萧睿二话不说,直接往他后脑勺招呼去,用疼痛唤醒这着魔了的神智。

    萧然突然受到一记重锤,差些磕到了牙齿。他大哥身材魁梧,与他这种犹如弱鸡一样的体型不同。这一掌下来,萧睿觉得自己是随意一拍,并未用力,而萧然痛地差些骂娘,好歹忍住了,否则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一掌了。

    他摸摸后脑勺,痛呼道“大哥,你做什么要打我?”

    萧睿见他皱眉委屈的样子,看看手掌,心中摇摆不定,反省莫非真的下手重了?他暂掩饰性的咳嗽两声,道“蚊子,有蚊子。”

    这不过初春,天气仍旧尚冷,哪里来的蚊子?

    萧然默然,他拗不过他大哥,他跟萧睿讲道理,萧睿跟他讲拳头。

    萧睿见他不出声,瞥了他两眼,又没话找话,道“你最近怎么回事?心不在焉,这样如何练兵?”

    他不问还好,一问萧然便倏地脸红,眼神飘忽不定,偏还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扯笑两声,道“没,没啊,我哪有心不在焉?大哥你饿了吗,要不三弟去为大哥拿着吃的?”说完还未等萧睿反应,便快速转身,退了出去,差些撞上掀开帘子进来的萧清秋。

    萧清秋差些被他撞飞,手中的端着的托盘快要离了手,幸好萧然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才稳住脚步。只一瞬,萧清秋正要说他几句,萧然却一溜烟跑了出去,他望着萧然跑出去的身影,张了张嘴,把要训得话收了回去,只留一句“小兔崽子。”萦绕在嘴边。

    萧清秋转身,端着托盘进来,萧然见他过来,也随意问道“这小子最近是怎么回事?感觉魂都没了。”

    萧清秋随意挑眉,敷衍道“吃错药了吧。”将托盘放在桌上,把里头的药碗端出,道“大哥,先将药喝了,身子可好些了?”

    萧睿单手端起,一饮而尽,留下了沉在碗底的药渣。他放下碗,随意道“没事,那点小伤,你哥我强着呢,不碍事。”

    “也得注意。”萧清秋摇了摇头,萧睿就是这种操心的性格,若是放着他去休息,而不让他来管理军队的事,他才会心中烦躁,怎样都不舒服。萧清秋叹了口气,而后又转了个话题,道“征兵情况如何?”

    闻此,萧睿却是失意一般地轻摇脑袋,他长叹一声,道“已是不错,但尚且不足。若是再强力抵御上次这般攻击,怕是……”他说不下去,话语消失在了两人的心照不宣中。

    萧睿张张嘴,问道“二弟,你可以什么法子?”

    法子?如今金顺帝定然不会给他们派兵,庙羽只有与大礼一同共进退,寡不敌众,他就算再聪明,还不是一只嘴两条腿的单人,还做不到逆天,除了守,哪里还有什么法子。

    萧清秋摇摇头,道“守吧。”

    “那,殿下是怎么说的?”

    “逸之只说等。我想,我应当知道他要等的是什么,但是,如今无动于衷,却让我瞧不出玄机来。”萧清秋将桌上的征兵名册拿起,摊开在手中粗略查看。

    “五十有七?怎么也收?”萧清秋将名册上一列名单记录递到他面前,让他瞧。萧然仔细看了看,道“都是自愿,老当益壮,一腔热血。”

    萧清秋顿住片刻随后眼神微微闪烁,语气清淡道“老当不一定益壮,一腔热血倒是叫人敬佩。”又问“这种打算放在哪?上不得战场,下不得庖厨,放在军中吃着银子,混着……”

    “萧二!”萧清秋的话被萧睿的怒斥打断,萧睿脸色之中已经透露出了凶狠与愤怒,他死死皱着眉怒视着萧清秋,对他说的话极其不满。

    萧清秋一瞬间回神,他咬了咬唇,自知自己失言,竟以恶意来揣测他人,他低下头,主动认错,道“对不起大哥,二弟……二弟知错,不该说胡话。”

    他认错的态度很是端正,萧睿又瞪了他片刻,才深深呼了口气,转开了视线。他酝酿片刻,眸子放缓了些,又转过头来望着低着脑袋,一副知错认错的萧清秋。

    他三个弟弟,一个不过才几岁,一个虽然跟着他常年带兵打仗,却还是年轻气盛,处事不够,性子易燥。而唯一让他觉得可信赖的就是这个二弟,二弟萧清秋不会武功,不会带兵打仗,却饱腹经书,在战术方面,反倒是他一个做大哥的常去请教这个二弟。

    只是,他常年打仗,不常回家,与萧清秋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小时虽爱黏着他,可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了,也开始到处野了。

    不知是哪一日从驻守之地回来,也不知是不是太久没有见着萧清秋了。突然之间,他有种自家小弟长大成人的感觉。

    也不知道他不在家的这段日子,这萧清秋究竟跑去哪里野了,或许是见了什么在庙羽见不着的东西,也或许是了解了更多,认识了更多。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偶尔流露出的那种,让人无法触摸到的感觉,他形容不出来,也不愿去形容。

    他叹了口气,有些妥协地意味,道“二弟,百姓信任我们,才愿意追随我们,你明白吗?”说完他拖长了音,接下来的后一句话像是呢喃,却语重心长“莫要失信于民啊。”

    若是以萧睿这匹夫身材来判断此人定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那就大错特错了。萧睿有些与他身材不匹配的敏锐与细腻,就如他当时不过一眼,就看出萧清秋的改变。

    萧清秋抬起头,眼中像是受了委屈一般,又是纠结又是为难,倒像是萧睿欺负了他一般。只不过一开始他确实因脱口而出的失言自责,而后不过是想缓解一下他大哥的心情,和氛围,才故作姿态。

    萧清秋道“我知道,大哥,我真的知错了,方才我是急火攻心,给气的,就胡言乱语了起来,大哥莫要当真。”

    “我知道。”的确如此,即使他性情再如何变化,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却没有忘记,也不曾落下。

    萧睿道“征兵之事,你莫要插手,顺其自然罢,这几日我会让萧然去处理一下,看能不能劝说,愿意参军,那就照单全收;不愿意参军,那就无事发生。”他顿了顿,一字一句道“绝对不能强求!萧二,你可别给我走歪路了。”

    萧清秋失笑“大哥放心,我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上有老下有小的,还得我操心,哪有那功夫。”

    他调笑地说道,说着说着笑容慢慢静了下来,他沉声道“我之前不理解为何殿下要等,还按兵不动,可现在我好像有点头绪了。”

    萧睿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萧清秋望向他,调皮地笑了笑,故作高深莫测,摇头晃脑道“天机不可泄露。”又道“我去看看萧然吗小子,估计一个人郁闷呢。”

    说完端起桌上的托盘,转身,如同萧然方才一般,脚底抹油,滑溜溜地就往外窜。

    萧睿还没反应过来,再他快出去之前喊住他,朗声问道“萧然那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萧清秋已经掀开了帘子,闻言转头轻笑一声,道“春天到了。”

    只不过,这个春天,怕是来得不应该啊。

    萧然正在检查兵马,见萧清秋来了,便笑着招呼道“二哥!”

    萧清秋走近,应了一声,装作嫌弃道“我一直想说,就你这个小身板,骨瘦如柴的。还带兵打仗,盔甲你穿的起来吗?”

    “当然了!”萧然知他在开玩笑,便也笑道“别说一件盔甲,就算是两件,我也照样穿的起来。”

    “话说,二哥你方才是去哪里了?”

    萧清秋一脸搞不懂他在想什么的模样,不确定道“你怎么回事啊,我刚去大哥那了啊,不是还遇上你了吗?差点把我给大哥端去的汤药打翻,我还没来得及教训你呢,你倒忘了?”

    “不是,不是。”萧然连忙摆手,解释道“我是问之前,去大哥那之前。”

    萧清秋松了口气,还好,这个三弟没有傻得失心疯。他抬了抬眼,瞥了他几眼,随意道“回城了。”

    “回城?”萧然一惊,大声喊了出来,突然吓得萧清秋想给他一拳,萧然面露惊喜,双手攀上他的袖子,兴高采烈地急忙问道“你可见到了施小姐?他现在身子怎么样了?可有了些气色?”

    他一串问题甩出来,砸的萧清秋发懵,一时不知该如何回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