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九十一章 会照顾好她

第九十一章 会照顾好她

 热门推荐:
    万惊鸿昏迷了一月有余,众人一开始便担忧,过了几日,不见醒来的迹象,心中皆是一凉,这说不好就……

    萧然担忧不已,他想要守在万惊鸿身旁照顾她。这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还不甚懂这些情情爱爱,看不清楚施丹虞与万惊鸿其中缠绕的情丝,一股脑地被自己的心意牵着走。再加上他又是年轻,哪里会掩饰自己那点小心思,那一腔情意都要满地溢出来了。

    萧清秋尚在担忧万惊鸿久久不醒,与施丹虞每日阴冷的面色中徘徊,还没发觉自己的小兄弟有了这样胆大妄为的想法,就听他跑到施丹虞身旁,郑重其事,犹如许诺誓言道“逸之哥,施表妹就由我来照顾吧,我一定会片刻不离地守在她身旁!”

    他后来经由萧清秋口中得知万惊鸿是施丹虞的远房表妹,从那时起,便换了称呼,从“施小姐”到攀亲带故的“施表妹”。只不过他之前并未在施丹虞身旁用这称呼,仅仅是与其他人对话中这样提起。

    眼下却不怕死地跑到了施丹虞面前,明晃晃地如此称呼。萧清秋正在施丹虞身旁与他说事,见他这弟弟突然出现,还觉得奇怪,不清楚他是何事前来。可此时,萧清秋心中一惊,他没想到,他当时不过因为操心这边的事,在萧然问起时,他心中烦闷,随意敷衍地告知他。

    施表妹,施表妹,施表妹是人能叫的吗?

    不对……施表妹是其他人能叫的吗?

    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啊,他面前这人,抬手便能捏死他。如今施丹虞正是心情糟糕透顶,瞧他那像被黑暗席卷了的脸色。萧清秋冷汗大作,眼看着他这弟弟正自己跳进火坑,绞尽脑汁想救他一命。

    不过施丹虞却是挑眉,连冷笑都懒得送他一个,淡漠阴冷地像是屠宰场的冷血屠夫。

    他声音像是从冰窟窿里飘出的气,简直叫人心头发颤,他道“你说什么?”

    萧然天真地以为他没听清楚,或者是要他坚定的承诺,便又正气凛然,掀开衣摆,单膝下跪,抱拳道“请逸之哥放心将施表妹交给我,我一定拼尽全力照顾好她!”

    施丹虞脸色更冷了,他不再说话,而是冷眼瞧他。片刻,萧清秋支支吾吾想为萧然解围,施丹虞却先她一步,瞥了他一眼,语气甚为不耐烦“不想他少条腿,拖走。”

    萧清秋如同大赦,连连点头,两三步向前,把萧然从地上连拖带捞,道“好嘞好嘞,这就走这就走。”

    说罢直接抄起萧然,二话不说,不管萧然茫然的反抗,连忙跨出了房门。

    出了门,萧清秋总算松了口气,不过眼下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那就是教育弟弟。

    萧清秋将萧然拉到他们别院,远离了那个“是非之地”,这才皱眉问道“你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突然被二哥问起这种情感上的问题,这才怦然心动的小男孩,立即红了脸,讪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略显羞涩道“就是……说的那个意思啊。”

    说的那个意思?

    萧清秋眉头皱地更深,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大声呵斥道“不准有!”

    他难得地态度如此严厉,此话一出,但是惊了萧然,萧然一时茫然,不知自家二哥怎么了。但他的话又让他不能赞同,他不解反驳道“为什么啊?”

    萧清秋说出口时,便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他一时心急,见萧然更有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神色,这一下,没能好好控制住,便脱口而出,说了重话。

    这才放柔了语气,颇有语重心长的感觉,道“弟弟,我的好弟弟啊,这位施小姐,可不是个简单人,城府深地很,咱们这种正儿八经人家,还是就算了吧。”

    “二哥!”方才萧清秋语气重,现在换成了萧然,他皱微微皱眉,颇是不同地望着被他叫得有点事发懵的萧清秋,道“施表妹足智多谋,临危不乱,为救他人不顾自己安危,我活了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气度女子,小弟心中佩服不已,二哥还是莫要如此说施表妹。”

    你活得不够久啊,弟弟。

    萧清秋摇摇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劝起,道“先不说这个,你给我把称呼换了,好好叫人家施小姐。”每次一听都心惊肉跳的,吓人得紧。

    萧然又是脸色一遍,爬上了红晕,浅笑道“这不是,叫表妹更亲近一些。”

    萧清秋见他一脸春心萌动的样子,已经放弃劝说,他默默地望着,道“亲不亲近我不知道,轻浮但是真的。”

    “真的吗?”萧然一惊,没想到自己以为亲切的称呼,在别人二耳中听着却是轻浮之意。而后他拍了拍胸口,庆幸没有让万惊鸿听到,否则若是给她留下一个轻佻的印象,该如何是好。

    “真的。”

    萧然懊恼道“难怪我方才在逸之哥面前提起时,他会是那个反应,想必他也觉得我十个轻佻的人,不愿意将施表……施小姐交给我照顾。”

    “……”萧清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哥哥就说到这,若是你听不进去,哥也没办法。”

    说完他长谈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我三弟啊,现在都能看见你的未来了。”

    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情。

    萧清秋故作高深莫测地模样,面对萧然不解地提问,摇头晃脑地道“天机不可泄露。”然后拍拍屁股,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也罢,他即使想支持他这个弟弟,怕也是多此一举。那两个人身上散发的气息,都让人感觉相似一致。他们就像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两个人,萧清秋在第一次见到万惊鸿时,心中便是这样觉得。他甚至在想,会不会这两人是天上下凡来渡劫的神仙,与他们这种平常人不一般。这样的两人,怕是只有互相救赎,其他的人,怕是连个路人甲都混不上。

    既然如此,不如就让他们自由生长。

    也好,给萧然一个教训,这也是一个机会。男人,就是要学会承受。

    不过,这事还没完,现在施丹虞正烦着,他还是得想尽办法拦住萧然,莫要他冲动的撞上了枪口。

    而晋国那头,派来的出头鸟被打下,想着庙羽被削弱的势头,野心磅礴,打算主动出击,直接拿下了庙羽。

    战争几乎每日都有,这段日子施丹虞都守在万惊鸿身旁。萧睿虽身受重伤,但是毕竟是常年习武的成年男子,身子健朗地很,不出几日,便能正常行动。

    施丹虞将战事指导全权交给萧清秋,萧清秋虽然外表看上去不甚靠谱,实则却是一个极其聪颖之人,饱腹诗书,对战术更是精通。将这战争交由给他,施丹虞并不担忧。

    萧家三兄弟联手上战场,萧然做主帅将领,带着兵马直捣黄龙,萧睿身体才恢复,与萧清秋一道,在驻地指挥,分析战术,保养兵马。

    晋国见久攻不破,心中愤然,又无济于事,只好暂时撤退,打算等其他地方的兵力抽出来,养精蓄锐,再次进攻庙羽。

    现下已经算是打了胜仗归来,只需在城中防卫,在敌人再次进攻时,直接出兵,抵御外敌。

    施丹虞感受着手心微微颤动的睫毛扫过的滋味,柔声道“只有‘嗯’?”

    万惊鸿一顿,启唇道“多谢殿下。”

    施丹虞轻笑一声,他靠的很近,几乎气息全扑在万惊鸿的耳侧,痒痒的。

    施丹虞道“为什么会握着那枚玉佩?”

    万惊鸿昏迷月余,记忆几乎是连在一起的,仿佛是昨日发生的一般,真是不可思议。施丹虞一问,她便想了起来,道“有一次,见殿下手中握着那玉佩在把玩。不知有没有看错,可是殿下的?”

    “是我的。”施丹虞又问“为了捡那玉佩,从马上跳下来?”她一身的摔伤,骨头都摔地骨折,不用想,便知会是这样。

    果然,万惊鸿也不扭捏,微微点头,道“对,当时没想那么多。”

    施丹虞却带着些觉得她做法不妥的感觉,反问“从马上摔下去不痛?”

    “痛。”

    “那为何要这样做?”

    万惊鸿也反问“这玉佩不重要?”

    施丹虞一愣,仿佛她说了什么惊住他的话,他一顿,片刻,张了张嘴,只轻轻道“重要。”

    “那就足以。”

    施丹虞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待在她身旁,手掌还盖在她的眼睛上。良久,他将手掌移开,手指捏着万惊鸿的脸,将她轻轻偏过头来,让她能够瞧见他。

    万惊鸿不解,微微皱眉,无声地询问他这是做何。

    施丹虞直直地望着她,而后微微一笑,眉眼微弯,道“下次别再这样了,玉佩再重要,也不及你万分之一。”

    他说着令人羞涩的话,端的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模样。

    万惊鸿却不理解他突然说的这话是为何,只当他是日常的疯言疯语,不回应他。

    施丹虞却仍旧是笑着,那眸子被阳光渲染地亮亮的,简直比头顶的阳光还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