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八十九章 声东击西

第八十九章 声东击西

 热门推荐:
    迫在眉睫。

    万惊鸿不再犹豫,浪费时间,转头对列队的士兵道“两百将士们,待会我会指定位置,每组四十人,五组按我指定分头行动,当头硬上不可取,我们采用迂回战术。每组人马无需直接对上敌人,只要在这片树林指定位置埋伏,听信号弄出动静,将能用的战鼓带上,如若听到敌人的动作,便敲响起来,发挥出最大的士气,威震敌人。”

    这片树林最好之处,便是位于山脉之间,周围又高山,一旦有声响,便是回荡在山谷之间,弄出足以混淆敌人试听的战果。

    “知道什么意思吗?”

    “声东击西。”

    没错,万惊鸿带头先去树林尽头,给正在平原之处的敌人制造要出兵的错觉。如此局势,敌方傲气清晰可见,想必心中不屑一顾,定会派上军队过来将他们拿下,一举进攻庙羽,拿下城池。

    现在敌方不动,他们只有先将敌方引诱出来,肥肉在嘴边,有谁不愿意吃下?此时,再利用敌人接近之时,掉头就跑,而在敌方追击之际,埋伏在远处的一队人马立刻制造声响,搞出大动静。让敌方以为是调虎离山之际,此时他们定会有些慌乱,认为是援兵赶来,心中摇摆不定,担忧老窝被端,便会立刻掉头,去追击另一边。如此重复,他们定会军心大乱,主将难以琢磨形势,不敢贸然行动。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也只有堵一把了。

    “行动!”

    萧然一声令下,将四十人马带上,各组队立刻驾马分散开来。

    万惊鸿不会驾马,萧然此人信奉的是“男女授受不亲”那一套,若是让他带着她,想必会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放,若是

    东在二十五岁生日后的第二十三次一个人在深夜里买醉,并且不省人事后,回想起一些事情来。

    而要追溯这些事情,那故事的开头就得拉回六年前,一个高中毕业生的,长达三个月的暑假了。

    考完毕业聚餐后两三天和同组同学,一行六人去了一趟厦门玩了两三天。自从结束了可以说高中时代最后的学生的感觉,回到家来后,东真的过上了早睡早起,一日一餐的规律生活,也在半个月后加入了通知事宜的大学新生群。

    这些傻逼,认都不认识还聊的这么嗨。

    东对于在群里讲话没有一点兴趣,唯一说过的一句话就是刚进群的自我介绍,当时还因为性别女这一点起了小小的轰动。屏蔽的心比天大,但实在碍于无法得知辅导员发的通知,于是设置了不提示。

    一天就又从下午五点起床和晚上精神振奋开始了。

    而转折点从每天跟复制一样的生活中脱颖而出,这发生在某一个晚上。东至今能记得,那是大概凌晨一点半的时候。

    刚看完一部小说,退出来时看到了qq弹出的群消息还有没睡的吗?东一直觉得自己挺能管住自己的,但也不知道当时是脑子抽了还是手欠了,随手就回了一句有。

    当然,无论是怪脑抽还是手欠,这个字发送超过两分钟无法撤回。

    东是一个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人,说的清楚一点就是,她会在不同的情况下,给自己相应的角色设定。此时此刻,她的本能反应给她的角色设定是,活泼健谈的大一新生。

    可能会说角色设定这个词很冷漠,但这事出有因,因在以前的故事里,而人与人相处的自然定律有规定,以前的故事会在以后的故事里出现的,所以不要着急,慢慢说。

    这天晚上在东回了有以后两份多钟过去了,东意识到这不是专业群,而是新生聊天群,新生聊天群里除了有小萌新和助班外,还有几个是上一届地学长学姐们。东打开视频播放,打算看几集电漫撑到早上六点,买小摊上可以说是人间难得几回有的肠粉了,毕竟,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睡觉。

    刚打开,群消息又从手机屏幕上方弹出来这么晚还不睡,不怕猝死啊?

    说这句话的人跟刚刚问是否还有人在的同学不是一个人,说实话,现在东一个人都不认识,她从来不擅长记人名,东就当对方是个同级的小萌新,并且发了一张惊恐的表情。

    东的记忆有点模糊了,可能是喝得实在是有点多,断片断的得厉害。那天晚上还说了什么真的一点也回想不起来了。只是在吃了肠粉入睡后又醒来直到又一个凌晨一点半,东在看到还有没有没睡的人这句话后,并没有置之不理,反而发了张表情表示有的。

    本来应该在和经过了的半个月一样的,剩下的两个月的日子,变得不一样了,比如那个说猝死的同学由加了她。又比如说,还有一个觉得她说话有趣的同学也加了她,他的名字叫j,虽然东一直觉得这位同学是同级的,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年龄比她还小的学长。对了,加她的还有一个同级的阳。

    而让她动了不同寻常平淡生活的念头,是有这么一天。她和一个朋友看了夜场的电影,结束时已经太晚,于是留宿朋友家。和朋友睡在同一个房间,就好像看电影时眼皮跳了几下给的预示,今宵难眠。

    朋友空调调到十六度,遥控被她压在了身下,被子被它裹得紧紧的。东至今想起来当时的处境,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有那么一瞬间让她觉得自己在冬泳,或许比冬泳还糟糕,因为她游了一晚上。

    所以说,一切皆有可能,在大夏天也是能冻得年轻好几十岁的。

    冷到睡不着,拿出手机看了看,聊天群又开始有两三个夜猫行动了。东用颤抖的右手将自己的悲惨遭遇和处境分享给了这几位夜里孤军奋战的同志。

    没有别的事做,东干脆和他们尬聊起来。到了三点的时候,j和阳两人熬不住投降睡觉去了。过了一会儿,由问“你还不睡是要猝死哦?”

    东一直觉得由说这句话很可爱,“太冷了,我睡不着。”

    “冷?”

    “嗯,空调十六度,遥控被压着,她有起床气,我怕被杀。你快去睡吧,我早上再睡。”

    “……我陪你吧。”

    说实话,实在是不能理解,明明连面都没见过,却能够因为一句话让人心动,真的不可思议。

    那天由真的陪东到了天亮,后来在东的劝说下由才去睡了。现在看来,东可能就是那时候喜欢上由的吧。虽然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由是个比她高了十厘米的货真价实的女生。

    那之后东想过的最能说服自己的借口是,由应该长的不好看,长得不好看挺好,这样说不定追上的机会更大。然后在后来最大的愿望就是,由一定不要长得好看!

    但是,夜晚终究要过去,第二天的东,又要早早起来一个澡,冲掉身上的酒气,以精神饱满的躯壳工作。

    日复一日。

    万惊鸿慢慢抬起眼皮,面上是干涸的泪痕,看着门口走进的女子,穿的是金丝凤袍,头戴华丽凤冠,粉白黛黑,娇艳惊人,看上去雍容华贵,仪态万千,然而谁又能知道,这样丰姿绰约的女人,有着蛇蝎般恶毒的心肠。她看着万惊鸿,面上带着得意又嘲讽的笑,仿佛是在看被自己踩在脚底的蝼蚁。

    万惊鸿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心中冷笑。这人之前口口声声待她若知己,处处不求回报地为自己着想,却是处处利用自己,暗自对自己使绊,多次想要自己的性命。现在想来,希望那些虚伪的“姐姐”“妹妹”真是叫人恶心。

    她睥睨万惊鸿,轻笑道“姐姐,怎么只剩一个人了?”

    万惊鸿看着她,一言不发。

    “呵,今天是本宫的封后典礼,姐姐为何不来道贺一声?姐姐怕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吧?姐姐这双腿恐怕是废了,这多亏了姐姐身边的宫婢丁香了,要不是她,姐姐也不会如此了,本宫体贴姐姐,为姐姐感到痛心,所以本宫就给她赐死了。”

    “姐姐别这样看着本宫,本宫会伤心的,姐姐喜欢陛下,可本宫也喜欢得紧,姐姐可以嫁给他,为何本宫就不可以?而且说起来啊,本宫还比姐姐早呢,皇上到现在是不是还没有碰过姐姐?陛下可是跟本宫说,这一生只会有本宫一个女人,其他的杂草,是决计不会入他的眼的。早在姐姐玩着扮演太子妃的游戏时,本宫就已经怀上了陛下的龙子。”

    说着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小腹,好似一个温婉无害的女人,出口确实惊涛骇浪“姐姐放心,本宫早就料到姐姐的今日,便先送姐姐的父母和挚友柳文欢去下面等你了,想必你们很快就能团聚了,本宫真替姐姐感到开心。”

    万惊鸿此时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本以为陛下是被她蒙蔽,本以为她的腿是多年的隐疾,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命数,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设计好的,而这人从一开始接近自己,便是带着目的。此时一听才知,原来,因为她的原因,没能分清歹人,害得她的朋友和家人皆惨死,她现在心中万分后悔愧疚,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