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八十七章 远远比不上
    “?”万惊鸿望向萧然,用眼神询问他有什么事。

    她看得看得坦坦荡荡,却让萧然脸色爆红,他从小随军出征,带兵打仗,甚少能与女子交谈。现在还是第一次被如此美丽的女子,这般近距离地盯着,穿在战靴里的脚趾,不由自主蜷缩起来,一下子连头发丝都紧张起来。

    脑袋一瞬间空白,刚刚还略带关怀,现下全被慌张代替,连说话都磕磕绊绊。

    他目光闪躲,好似如此,自己便不被那双勾人的眸子望着,不过是掩耳盗铃,他道“施小姐,不如……不如先进帐篷里聊?”

    万惊鸿点头道好,便站在远处,待他先进去。

    萧然脑子短路,一下子没能理解,疑惑了删了,才知原来她是这个意思。心中暗骂自己,真是太没有礼数了。便立刻掀开了帘布,抬手超内示意,将万惊鸿迎了进去。

    帐篷里空间挺大,里头中间摆着一个大沙盘,上头差些一些木质小旗子,应当是战地地图。

    万惊鸿边进来,边打量这里头的摆设建筑。

    萧然让侍卫倒了一杯茶水与两叠点心过来,道“此地僻陋,没有什么好的能够招待姑娘,还请施小姐莫要见怪。”

    “自然不会。”万惊鸿摇头,又道“事不宜迟,你且同我说说,现在兵力与战况如何?”

    萧然正端着一杯茶水递过来,双手悬在空中顿了下来,一脸迷茫地望向万惊鸿,仿佛没听懂她所说的话。万惊鸿也是面色冷静,没有一丝不异,沉沉地回望他,道“三殿下?”

    她说的自然,仿佛没有什么不对,但萧然却是面色凝住了,还以为她在开玩笑。他一时无言,刚想出言劝说,这带兵打仗是男人的事,女子就安心被守护便可。

    可这话还未说出口,他却是醍醐灌顶般顿住,方才他一心担忧萧清秋与施丹虞,对于施丹虞的吩咐与嘱托,不过是进了耳朵,没入脑子。此时却是回想起来了,施丹虞说的,确确实实是让他听施小姐的!萧然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小姑娘没有在开玩笑。

    想到这,萧然反倒是愁了眉头,施丹虞让他听她的,可这大礼的援兵还未至,也不知何事能赶到,形势已经如此严峻艰险。施丹虞与他二哥两人也不在此处,现在若是敌人突然进攻,那以他们如今的守卫,怕是撑不了多久,便被攻破了,他们现下要做的,是至少撑到支援军队到来。但现在想起来,方才施丹虞说时神态很是自然,仿佛这没什么奇怪的一般,可让一个小姑娘来指挥如此危在旦夕的军队。如此,那这女子……莫非是有什么通天的本事?

    万惊鸿不懂为何他愣住不说话,试探地将他手中的茶杯接过,饮了一口。

    萧然手中的水杯突然被抽走,他才回神反应过来,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回答她了。他第二次暗骂自己,不过,既然施丹虞让他听她的,那便是有理由,比起在这怀疑女子的能力,还不如真的一听高见。

    萧然直接带着万惊鸿走到沙盘面前,在沙盘中的地势指点,道“施小姐请看,此处山脉中的平原地带,是我们现在驻扎军队的地方,而这边山脚下坡处的盆地,与旁边的平原,是敌方的区域。前期原是我等驻扎之地,只是……”他顿了顿,道“后来退至此处。”

    “应是有利地势。”万惊鸿点点头,随意说了一句,她本是无心,却听得萧然脸一红,甚是羞愧。她问道“兵力呢,现在情况如何?”

    “原是两千兵力,寡不敌众,撑了几日,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五百。”

    “不到五百?”万惊鸿微微皱眉,问道“具体呢?”

    “……三百。”

    还真是损失惨重。

    “敌方呢?大概多少?”

    “三千。”不知是万惊鸿淡然的态度,还是因为什么,萧然突然沉下心来,没有方才不得志的浮躁感。他严肃起来,像是被万惊鸿渲染了一般,在沙盘上指了两个位置,道“这块盆地两千,这一方平原一千。”

    “嗯。”万惊鸿应了一声,低下头仔细研究整个地势,微微皱眉,沉重思索片刻。就地势而言,平原会更靠近我军,而盆地区域在平原之后,若是选择进攻,那也得从后头紧跟过来。兵力不足以与敌方抗衡,对比起来,可以说是九牛一毛了,坐等敌人进攻,打算拼死抵抗,估摸着不用一炷香时间,就全军覆没了。这绝对不可行。

    如今,他们有一个优势在敌方与我方之间有一片茂密辽阔的树林,若是能好好把握,不见得不能多撑上一些时间。

    只是,要怎么利用呢?

    万惊鸿问道“现在多少人能用?”

    萧然老实回答“伤兵一百,还有两百能上。”

    “够了。”万惊鸿将手中握着的茶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伸出白皙的手指,指向沙盘中的树林地带,说道“这片树林可以助一臂之力,伤兵驻守此地,剩下两百人跟我走。”

    萧然一惊,莫说女子上战场多么罕见,那些在战场驰骋的女将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且大多是世家为将。而她怎么看,都是一个娇滴滴的养在深闺大院里头的小小姐,身姿较小,皮肤白嫩,说不定连刀都摸过。她这副气势说要带兵打仗,如何能不叫萧然惊住?

    小姑娘能打仗?

    且不说能不能。萧然不是歧视女子之人,他此时更为难的并非“男女有别”,而是,现在这个形势,他难道要将所有筹码都放在一个,一看就是第一次上战场之人?

    万惊鸿知道他的动摇与难以置信,她转过身来,定定地,直勾勾地望着他的双眼,目光沉沉。不知为何,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冷静,像是给他打了镇定剂,反倒让萧然突然觉得或许她真的可以?他也知道,这个想法冒出来的这一刻,有多惊世骇俗,但是他却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受了那双摄人心魄眼睛的蛊惑,点了点头。

    虽然如此,萧然还是不放心,道“但是打仗靠的是兵,我愿意跟你,道那些士兵怕难以解释,他们大多认为女弱男强。而况且……前夜大哥离去到如今毫无消息,军中势气低迷,许多人都抑郁不振,人心惶惶,再让他们突然接受让个女子……不,不,施小姐,我并非是歧视……只是况且小姐你的长相如此美…”萧然突然顿住,下意识反应过来,这话要是说出口了,那难免尽是调戏之意,绝对不妥。他便红着脸,为自己圆场道“如此秀气……”

    万惊鸿打断了他,道“我知晓。”古代人一般重男轻女,这种状态几乎是他们根深蒂固的执念。萧然说的问题她也考虑到了。

    她举起一直握在左手中的恶鬼面具,低头望着,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以前听过,传闻古代有个兰陵王,是一个姿色绝美的男子,但也是个智勇双全、文武兼备的将领。在军营中却因为这样美丽的面孔,使将士不信服,在战场上起不到气势逼人威慑敌人的作用,所以每次出征时都戴面具。

    虽然故事可能是后人为了增强故事性而改编的,但,未必没有用。

    万惊鸿突然抬头,对萧然说“还请三殿下为我准备一套甲胄军服。”

    萧然没想到她这么坚持,他望向万惊鸿的双眼,发现里面不再是一开始的冰冷,反而带着浓浓的坚定。况且施丹虞也说要听她的,其实他现在对于局势也是束手无策,既然无比,还不如信她一次。

    他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好罢,那就听你的。”不过,萧然思索,问道“施小姐你应当会武功吧?”

    虽然他是试探性地问,但是明眼瞧她的骨骼,就是不会武功之人,不过他还是想抱有一丝侥幸。

    万惊鸿干脆地问“不会。”

    “……”

    “那骑马呢?这应当会吧?”他们一行人便是驾马过来的,想必她应当会。

    “不会。”万惊鸿回他,连萧然一脸的不可思议,猜到他的疑惑。便替他解答“我与施殿下同乘一匹马。”

    萧然是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莫非方才油然而生的信任感不过是错觉,这姑娘不过是说大话?

    万惊鸿沉声道“事不宜迟,还请三殿下快行动,若是我们能早些,说不定还能分散敌人注意力,给施殿下与二殿下多些时间寻人。”她目光犀利,连声音也越发得沉重“难道三殿下不想多给他们一丝生还的机会吗?”

    这一句话一下戳中了萧然,他的眸子沉下来。没错,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尽一切可能保住人,保住城,有时间在这怀疑他人,不如争取时间。他还想道自己与那些粗狂的凡夫俗子不一般,可事实却也没有什么不同。

    萧然低头抱拳,他突然觉得自己远远不如面前这女子。

    他沉声道“我这就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