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八十六章 喜欢就拿下

第八十六章 喜欢就拿下

 热门推荐:
    一行人,黑压压一片,又从萧王府出来,驾马向着城门而去。若非萧清秋担心怀凌王,也不会多走这一遭,而是直接往那战场前线奔去。

    此时仍旧是深夜,城中几乎鸦雀无声,只有两三乞丐缩在房屋墙角,枕着破布棉衣,衣衫褴褛,倒是睡得安稳,连一阵马蹄声都没能吵醒。

    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知晓,战争的形势已经是十分严峻了。

    万惊鸿被施丹虞拥在马上,她打量着飞快从视野中逝去的城中景象,突然双眼一顿,被前方什么东西吸引住了。施丹虞察觉到她的变化,举起手,示意队伍慢慢停下来,停在了一扇禁闭的屋门。门上挂着一个红黑图案交错相交的面具,瞧上去狰狞又恐怖。

    施丹虞瞧了一眼,问道“喜欢?”

    万惊鸿没有回答他,而是定定地盯着那个面具,施丹虞轻笑一声,对后面的暗卫示意,那人便了解,立刻翻身下马,从束在腰间的衣带中取出一枚银子,放在了门口,后随手便将那面具取了下来,两三步走至施丹虞面前,递给他。

    施丹虞接过,对他一挥手,那暗卫便退后骑上了马。

    他拉着绳子,又是一踢马肚,队伍又开始偏前行。

    施丹虞将手中的面具塞到万惊鸿的怀中,边驾马边又问“喜欢?”

    万惊鸿却是答非所问,反问道“这是什么?”

    施丹虞低头朝那面具瞅了一眼,道“恶鬼面具。”

    “恶鬼?”万惊鸿把玩着手中的面具,那面具面目狰狞阴森,若是一般女子见着了,怕是都要吓得惊呼,她却不以为然,道“为何将恶鬼放在门口?”

    “坊间传言,怕是些驱除邪恶污秽的小玩物罢了。”

    “小玩物?”万惊鸿问道“殿下不信这些?”

    施丹虞轻笑一声,道“信物不信,有何区别。要我说,魑魅魍魉没见得比人还可怕。这些愚蠢之人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他顿了顿,又道“竟然把恶鬼放在门口,是走投无路,还是另有所图?”

    施丹虞低头瞧了瞧,正认真瞧着面具的万惊鸿,笑道“小姑娘,人心险恶啊。”

    万惊鸿没有反驳他一副中老年大叔喝醉酒一般的感慨,而是将他的一番话听了进去,她默默地望着这个面具,反过来回答他一开始的问题,道“这个面具挺好看的。”

    施丹虞笑了笑,没再说话。

    城门的守卫见他们一行人又过来,远远便认出了,将城门打开,恭送他们。

    赶路的时间总是日夜颠倒的,他们到达我军驻扎的营地时,天色已经要亮起来。

    营地中竖起了战营帐篷,地形处于山脉,驻扎之地平坦地势,四周高山环合。原是有利地势,但万惊鸿远远望去,就觉得不对劲。

    太靠后了,这是退无可退了。

    再看那军营,却见人马略微散乱,不整齐,靠近一看,方才发现,每人的表情凝重。

    万惊鸿微微皱眉,疑惑莫非是已经要束手无策了?怎的都是这副气势低迷的模样。

    他们一行人,由前头的领路士兵带领下,来到了将军的战壕,门口站着的侍卫,看起来不像普通的士兵,应当是有一定职位的人。

    施丹虞他们翻身下马,便见那帐篷的帘布被人嫌弃从里头走出一个瘦弱的男子,身着厚重的黑色盔甲,眼中全是红丝,眼底也是重重的黑色,不知多久没有合眼了。身姿有些稚嫩,可面容眼神,却想千锤百炼过一样,沉淀地不像他如此小身板的眼神。

    万惊鸿猜,这人不是萧睿,便是萧然。

    果不其然这人一出来,惊讶又惊喜地望过来,在他们身上快速扫过,表情有些怔住。一瞬之后,他血红的双眼噙满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瞧上去有些憔悴,他抱拳行礼“殿下,二哥!”

    这人便是萧然了。

    施丹虞轻轻应了一声,萧清秋上前两步,握住他的手臂道“现在怎么样了,怎么就你一个?大哥呢?”他说着便探出脑袋,做势要往帐篷里头望去。

    听他这么一问,萧然本就干瘦的身姿猛地一震,他犹犹豫豫,删了之后,死死咬了咬唇,满眼满脸的悲痛,道“大哥他……大哥他失踪了?”

    “失踪?”施丹虞微微皱眉,道“怎么回事?”

    萧然道“敌人大举侵入,我们兵力远远不及,在死命扛了几天后,损失惨重,实在抗不下来,便一退再退。大哥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前日深夜便带了一小队人马,摸去了敌人的后方,打算给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萧然顿住,他神色沉重,重重叹了口气道“到现在还未回来。现在大哥的消息也没有,敌方也没有动静,已经过去一天了,我派人出去寻大哥,但这里也不能丢,我……”

    战场,守的阵地若是丢了,怕是军心涣散,军队松垮,人仰马翻也不夸张。听他说的,萧睿现下没有消息,敌方也没有消息。贸然行动,若萧睿切了敌方一个措手不及倒好,算是给那些贼寇又一反击;若萧睿没有呢,敌不动,说不定正是埋了一个陷阱,若萧然跳进去,那就彻底败北,庙羽失守。

    并非不讲兄弟情,万惊鸿望着萧然,这几兄弟,怕是感情起极深。

    只是,这一场豪赌,赔上的是整个庙羽,萧然赌不起。

    万惊鸿是赞同他的做法的,认为他的做法没有错误,是不应该贸然行动。

    她与他们并没有感情,才会如此淡定地在心中判断。而作为亲兄弟的萧清秋,却是被雷劈了一样呆愣了许久,然后突然猛得掐着萧然的胳膊,瞪大了双眼,咬牙切齿,声音仿佛是从牙齿中磨出来一般,低沉压抑“你说什么?”

    萧然一副要哭的表情,见萧清秋面色有异,怕他急火攻心,便道“二哥!我……”

    “别说了。”萧清秋却又打断了他,撇过脑袋,望向施丹虞,目光沉沉,与往常的样子。完全两样,瞧得万惊鸿都觉得讶异。

    他对施丹虞道“逸之,这里交给你了,我去找大哥。”

    他一说完便旋身要走,施丹虞皱眉,沉声喝止住他“站住!去哪?”

    萧清秋被他的喝得一惊,转过头来,面色沉重道“逸之,你别管我了,我一定要……”他话说一半,便不由自主撇了嘴角,哽咽出声,后头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施丹虞见他要哭,皱眉,上前几步,走到他面前,对着他的膝盖就是一踹,虽然用力不大,却足以让萧清秋弯下膝盖呼痛。

    施丹虞又伸出手,捏住他的后衣领就是一提,将他提起凑到面前,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走吧。”

    萧清秋又是一委屈,反驳道“大哥他不会死的!”

    施丹虞松开他的衣领站直,然后转身后退,走到还未被牵下去的马匹面前,翻身上马。

    他低头俯视萧清秋,扯起嘴角,露出一个轻快又舒畅的笑来,道“那等什么,还不快走?”

    萧然本想阻止萧清秋,如此实在是以身试险,若是有个万一那该如何是好?没想到萧清秋没劝住,反而这施殿下也同样意气用事,如此冲动。

    他正要出言,打算阻止两人可施丹虞却快他一步,转过头来直接对他吩咐“萧然,大礼的军队不久就会来,这段时间拖住外寇就行。你面前这位姑娘姓施,大事小事,都听施小姐的。”

    萧然张着嘴,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听他这么一吩咐,也之后咽了下去,抱拳道是。

    施丹虞转过来望向万惊鸿,眉眼微弯。万惊鸿对他点了点头。施丹虞笑了笑,柔声道“等我回来。”

    说完便转身,方才来的一堆人,除了万惊鸿与文流,其他人又是乌泱泱一片离开了。萧然与万惊鸿两人站在帐篷门口目送他们离开的背影。

    萧然沉沉地叹了口气,担忧不已。万惊鸿望着他们,却是微微出神,她知道施丹虞是个理智的人,若此时没有踪影的人是别人,或许他也不会如此,而是沉着又冷静地开始统筹战局,分析战事。但这不是他人,这是萧清秋的大哥,人啊,无论表面如何地理智,都是有感情的。

    “?”

    感情?

    万惊鸿突然猛得一愣,才发觉自己方才究竟在想什么,她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好像被未知代码闯入一般,既让她难以理解,又想要拒之门外,奈何却推不出去。这些如病毒的乱码像是寄生虫一般,一道侵入,在从未到达的领悟中肆意。她希望抛弃了感情,活的如巨行尸走肉一般,这下突然的一个念头,像是一个惊天闷雷,炸得她不知所措。

    为何突然会想到感情这个词?万惊鸿低下了头,她难得迷茫无措。

    怎么会?怎么会?

    萧然目送他们离开,正想转过来对万惊鸿说话认识一下,却见她低着头,双眼注视着地面,安安静静,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一顿,试探地唤道“施小姐?”

    万惊鸿闻声,缓缓抬头,目光却是一片清明。

    能扼杀一次,就能扼杀两次。

    不能再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