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八十五章 踏上了战场

第八十五章 踏上了战场

 热门推荐:
    只有在历史课上学过,关于古代战争之事。说那些铮铮铁骨的男儿,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抛头颅,洒热血,为保卫国家,为保卫人民百姓,不沦为战争的牺牲品,而牺牲着自己。但热血战争是一件事,可哪里真的会不波及百姓。

    再想那《木兰辞》中所写的,不就是反应这另一个方面。国家战争,战事紧张,人马不足,不得不紧急招兵买马,军书十二卷,意味着多少人要离开家人,背井离乡,背上行囊,穿上盔甲,便是义无反顾地奔赴战场。

    即使这若不是万不得已,也不会如此选择,但就算是不得已,就算是半推半就,他们都手持长枪,双手挥舞,双腿奔跑,时刻冒着生命的危险,在战场上厮杀,将城门之内的百姓保护起来,使其能安逸生活。这些,都是值得尊敬的,无关赏赐,无关褒贬,这些战士,都是高尚无边的。

    万惊鸿是艺术生,文化课是学的文,对于历史课来说,了解的知识会比理科生多。对于历史战事分析,也更加通透,有些自己的解题思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古代人对战事的分析,一传十,十传百,百传世世代代,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经验。

    所以对于要上战场来说,她不仅未曾害怕过,还隐隐有些难以自控的兴奋。

    在下人去准备热汤的时候,施丹虞唤了怀凌王在堂中,告知现下的状况,自然萧清秋与万惊鸿也留在此处静声听着。

    怀凌王道“这些外寇不过一个土壤边界的小国家,不知何时投靠了晋国,这次想必是听了晋国的命令,做了只出头鸟,来攻打庙羽,打算给金顺帝一个下马威。”

    人人都知道,金顺帝在位期间,国家从一开始的强盛到慢慢衰弱,再到如今被周边各国盯上,成为一块到嘴的肥肉。这都是因为金顺帝此人极为敏感,对国家事情处理甚为随意,反倒是对朝中宫斗,对官员的试探与不信任更是在意。他渴望皇位,在得到皇位之后,便担心会有他人同样渴望这个皇位,更是为了保住这个位置,为了长长久久地为王,而付出了所有“心血”去打压他人。对百姓安危,国事疏忽地一塌糊涂。

    “而攻打原因,想必也是因为我与大哥驻守大礼与庙羽,这两边境之地。我俩是皇亲国戚,是皇帝亲封的王爷,若是将这两处攻打下来,岂不是打了金顺帝的脸,如此大大削弱了他的傲气。”

    施丹虞却是满不在意,一脸嘲讽之色,道“金顺帝本就是个呆子,愚蠢。”

    像是用鼻息说话般,后两个字哼出来的。

    他又问道;“现在是谁在带兵?”

    怀凌王看了一眼萧清秋,道“是大儿萧睿,与三儿萧然。我原想去战场,可奈何这一副枯败身体,被他们拦住。可前线来报,情况很是不好,恐怕……是守不住了。”

    不过这个恐怕,是在施丹虞未来之前的设想,现在他来了,作为救星一般,踏上了这浑沌之地,怀凌王知晓,这英俊青年,有些超乎常人的魄力。

    怀凌王膝下有五子,萧清秋排老二,老大萧睿与老三萧然自小便学着带兵打仗,庙羽有这两人守着,多年来都稳定发展。老四是个姑娘,现在已经出嫁,嫁的是庙羽一户商人之子,相夫教子,管理家族,做的也是深得人心。老五不过一幼儿,方才三岁,才会说话,虽说不清不楚,不过作为萧王府的老幺,还真是屋中人人捧在手心上疼,为人也是懂事地很,像块小奶糖一样可爱。

    不过,听怀凌王这么说,可不是什么好事,萧睿与萧然两人自小带兵打仗,且不说资历,光说荣誉也是拿下许多胜仗,如今两人却难以攻克,反倒要守不住,落得如此狼狈局面,想来,这次的敌方,是真的来势汹汹。

    万惊鸿皱眉思索,道“庙羽多少兵?”她问的飞快,出口便是,一下忘记了礼仪,说完才想起来,心中暗骂自己一声。罢了罢了,问都问了,屋中这三人目光都因她的这一句话,而吸引过来,怀凌王没想到,一直在身侧默默听着的小姑娘,他一开始以为是施丹虞的……意中人,还想说怎的将柔弱的女子带来庙羽。此时突然听她如此沉声问道,不免有些震惊愣住。

    万惊鸿叹了口气,干脆破罐子破摔,忙又道“不知王爷能否告知?”

    怀凌王回神,瞥向施丹虞,似乎想瞧瞧他的态度,见施丹虞二话不说,身子靠在椅子上,也同样望着他,似乎在等他的回答。怀凌王一时摸不着头脑,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态度,但只好老老实实回道“精兵一千,陆续又勉强凑齐了两千。但晋国派来的外寇,足足有五千有余。”

    不过是被发配到边境的王爷,可想而知,金顺帝要打压之人,怎会赐他多少兵力。有兵便是难得,要守着边境,要保护庙羽百姓,这一千精兵,想必都是怀凌王在庙羽十几年的心血罢。

    这金顺帝也是狠心,竟想榨干怀凌王建立起来的所有。

    不过,这兵力差距实在过大,会连连败退,也是难免的。

    施丹虞也是淡定地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他一说完,就听见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怀凌王抬头,道“进来。”

    便见王府的丫鬟端着托盘,里头摆放着几碗热汤,低着头走进来放在了桌上,便赶紧颤颤巍巍地退了出去。

    施丹虞也是对着万惊鸿扬了扬头,示意她喝掉。万惊鸿也不做多言,端起来便是微微仰头,两三下便喝了个干净,倒瞧得萧清秋有些惊讶,他还是第一次见女子如此豪放,端起碗便是仰头一饮,却不显粗鄙,反而让人觉得惊艳。

    她放下了碗,搁在了桌上,她双眼沉沉,望向施丹虞,施丹虞却是坐直身子,抬手便旁若无人一般,伸出拇指,将她嘴角一丝汤渍一抹,然后放在自己的嘴脸舔去。这一过程做的甚是自然,毫无违和的感觉一般,他眼睛亮亮,差些将一旁观望了整个过程的萧清秋亮瞎了。他端着碗,心想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耍流氓。

    万惊鸿微微一愣,又一闪而过,她道“既然如此,是时候出发了,殿下。”

    施丹虞道“嗯,既然如此,那就动身吧。”他一把站起来,对着怀凌王道“你留下,萧二跟我走。”

    怀凌王却犹豫道“这……”他一直以为自己的这个二儿子是个贪玩的性子,因着萧睿与萧然两人足以守卫庙羽,便想说那就放任他随意自我了吧,毕竟他也不是那种对于孩子有过高要求的人,他也不是铁面无私的人,儿子想做什么,随他去便好,不必强求。所以此时有些担忧,萧清秋连基本的武功都不会,若是放在战场上,说不好……

    萧清秋却没有理解怀凌王的意思,拍了拍他的手臂,道“没事的,父王,孩儿去去就回,定叫那些外寇打的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他不说还好,这一通说辞,倒更让怀凌王放心不下,他眼神微妙,还是同意了下来。

    万惊鸿却是知道,虽然萧清秋不懂武功,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傻样,可这个脑袋倒是聪明的很,若是一般人,难免不会被他这副人畜无害的模样骗了去。

    不过,这怀凌王也是,连自己儿子到底什么样都不知道,还当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风流公子爷。

    怀凌王不再言,施丹虞直接转身,牵起万惊鸿得的手,便往外走,万惊鸿不想方面抚了他的面子。毕竟是堂堂小王爷,她只好忍住想要挣脱开的冲动,任由他牵着走。

    萧清秋见他们走,便也转过去对怀凌王再嘱托几句,后快速赶在他们踏出房门前跑了上去,紧跟步伐。

    十几暗卫在院中守候,等候命令。施丹虞走出房门,便站在这些暗卫的面前,道“走。”

    说完便先一步,穿越了人群,直接从来的方向走去,走向萧王府的大门。

    而怀凌王从堂中走出,靠扶在门上,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他的目光停留在萧清秋的身上。方才他还忧心忡忡,若是萧清秋不小心遇险了该如何是好。可这是瞧见他离去的背影,才发现这孩子不知何时已经长成了大人,连背影都如此挺拔,不由得将心中的担忧放下了,反而坚定起来,坚定地认为,他们一定可以。

    眼前的一行人,已经彻底消失在视线中。身旁站在门口的奴婢仆人担心他的身体,便小心翼翼地询问道“王爷,外头风凉,先进去吧,免得受了风寒。”

    怀凌王却像是没听见般,站在远处,抬头望向天空,夜晚的星星布满了整块幕布黑夜,月亮像是银色玉盘一般,绚烂夺目。他望得失神,心中却不由得叹息。

    这江山,人才辈出,一代人的消身匿迹,一代人的出类拔萃。

    他微微露出一个笑来,喃喃自语道“大哥,我们是真的老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