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六十九章 可真是绝情

第六十九章 可真是绝情

 热门推荐:
    “什么病人啊,竟然让你都觉得累?”萧清秋随意问道。

    代渊摆摆手,道“身中数十刀,刺进好几处骨头,险些中了要害。也是个意志力顽强的人,竟然撑了这么久,就是劳累了我,花了好长时间给他捡回来一命。”说罢,长叹一声,显然不想再提。

    萧清秋本就是随意一问,听他一说,也觉得此人甚是厉害,不过转念便将此事抛之脑后,和代渊两人又扯起了新的话题。

    代渊却打断他,朝前头坐着的万惊鸿与施丹虞的背影努努嘴,再送给萧清秋两个眼神,示意询问。

    萧清秋没想到他又跑回这话上了,脸上又露出苦色,耸耸肩,张嘴说话,却不发声,双手夸张地做着手势来向代渊解释,大概意思是他俩人心心相印,与我们无关,多话小心被揍。

    代渊与他呆的久了,臭气相投,立马就明白了他这其中意思。也是打了个冷颤,再想想之前为这位小姐看病时的场景,立马瞪大双眼,点头附和甚是有理!

    前面两人不知道身后这两人的举动,还在一个介绍,一个聆听。只不过,没过多久就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姚风意脚步轻快地跨进了门槛,站在门口往里头望了望,一下子便瞧见了万惊鸿,眼神一瞬间黏住了似的,分散不开了。他露出了微笑,向万惊鸿款款走来。

    万惊鸿自他出现,便注意到了,此时见他朝她走来,心中一顿。她坐姿端正,只微微偏过头,姚风意走到她面前,因为屋中宾客皆是落座,他独自一人站着,未免太过突兀,便在她身侧蹲坐了下来。

    姚风意笑着看着万惊鸿,他过来时注意到万惊鸿身旁坐着施丹虞,此时便将依依不舍的目光转道施丹虞身上,抱拳行礼“风意见过殿下。”

    施丹虞双手往后一撑,身子后倾,懒散至极,随意用喉咙哼了一声,回道“嗯。”

    他态度随意,可以说是目中无人了。可奈何现下姚风意眼中有西施,身旁无论是谁,神态言语如何,他都不甚在意。对施丹虞行礼完后,便又望向万惊鸿,一脸情意绵绵,想叫人瞧不出他的少男心思都难。

    万惊鸿心中叹息,面上波澜不惊,她身后仿佛有一道灼热的视线,要将她的身体刺穿一般。她努力将后面那人忽略,面色无异。

    姚风意笑“施小姐,又见面了。”

    挖惊鸿点头“是,姚公子。”

    她端的是彬彬有礼,从容大方,姚风意又面露担忧,略带紧张道“施小姐身子可好些了?现在还会不时吐血吗?送过去的药材可有用?”

    “?”吐血?

    万惊鸿一顿,心中了然,道“好多了,药材很有用,多谢姚公子关心。”

    姚风意松了口气,道“太好了,王府传来消息说施小姐日夜吐血不止,姚某担心至极,想着来探望,可府中人说施小姐多需休息,便没来打扰。”他笑了笑,又道“只要施小姐身子好些了,这就是最庆幸的了。若是想要多走动走动,助于恢复,可以唤我,若是能带施小姐四处逛逛,是我的荣幸。”

    他犹自说的兴致勃勃,万惊鸿却是顿住,在姚风意说着的时候,她后腰处便递上了一根手指,在她衣裳上缓缓地,慢慢悠悠地画着圈。他的动作不大,却存在感极强,即使隔着厚厚的衣裳,仍旧让万惊鸿身子有些僵住。

    以前,她连朋友都没有,也未曾与女性有过身体接触,更别说男性了。虽然施丹虞比她笑了十岁有余,可无论怎样,这个人散发着的成年男子气息,却是让人难以忽略的。万惊鸿的一半注意力全跑到了那被手指接触的小小的腰腹区域上,想要甩开却不得,姚风意正对着她,自然是瞧不见这边发生的什么,万惊鸿大脑有些跟不上来,难得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

    姚风意说完,满怀期待地看着她。万惊鸿更是无奈,身后的警示意味极强,她只好摇摇头“多谢姚公子,不过我身子才好些,大夫说还是多得静养,怕是要辜负姚公子的美意了。”

    姚风意却笑着摇了摇头,道“没关系,施小姐好生修养便行,待施小姐身子完全康复了,若是需要,便可唤我,我随时都等着。”

    他目光灼灼地望着万惊鸿,这要再不明白,怕就是个没脑子的傻子了。万惊鸿顿住,不过顿住的原因却不是因他的话,而是身后那缓慢画圈的手指停了下来,直直抵在她的腰上,一动不动,仿佛在等待什么。

    万惊鸿闭了闭眼,她来这是为了帮助别人复仇,现在却被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缠住,忙手忙脚的,太不像话了。她睁开双眼,双眼直直目视着姚风意,眼中毫无情意,尽是些冰渣子,话里也是“多谢姚公子美意,不过若我想逛大礼,表哥会带我去的,这点小事,不必劳烦姚公子。”

    这话说的客气,可这语气与眼神,怎么听怎么瞧,都是一股难以否认驳回的坚决与冷酷。姚风意一愣,他就算是再榆木脑袋,此事如此明白的拒绝,他也是看了出来。

    他脸上有些泛红,一时有些无措,眼珠子略带慌乱地转了转,扫到了眼中满是笑意的施丹虞连上,更是窘迫不已,磕磕绊绊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施丹虞却笑着坐起了身子,单手抵在桌子上,撑着下巴,道“是啊,表妹人生地不熟的,还是要表哥我亲自带她逛,才好。”他将“亲自”二字咬重读出,一下子将距离拉得更远。

    “原来如此,是我鲁莽了,还请施小姐不要怪罪。”他边说边站起来,道“施小姐先在此稍作休息,今日来的宾客有些多,我去帮爹招呼一下,就先告辞了。”说完几乎是仓皇地离开,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施丹虞笑着点头,望着他离开,脑袋微微靠近万惊鸿,轻声说道“施小姐可真绝情啊。”

    万惊鸿早便收回了视线,听他说,却双手端起茶杯,优雅饮着,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

    旁边的施文江与他人寒暄交谈,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情,

    而身后坐着的两人,直直地坐着,将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两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动也不动,像个石雕。脸上皆是目瞪口呆,目不转睛。

    目睹了这一切,两人僵硬地扭过了脑袋,互相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深意,心中有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剩一声饱含意味的叹息。

    过了不久,所有宾客皆入座,姚府主人也都出场,接受所有来宾的道和。姚琪琪今日打扮地明艳动人,艳冠群芳,一颦一笑皆是动人心魄,举步轻摇,尽是楚楚动人。她外头身着的大袖礼衣,明丽色浅,衬托出她典雅端庄的气质,更是将她豆蔻少女的纯真与美丽完全展现出来。

    她唇角一直带着温婉的微笑,在座的年轻公子,无一不被她所吸引,无一不将目光放在她身上。除了一个例外、

    施丹虞在她出现,不过淡淡扫了一眼,目光始终落在万惊鸿身上。及笄礼正在进行,施丹虞却是靠近万惊鸿,问道“你及笄之时,是如何?”

    万惊鸿扫了他一眼,道“不如何。”她是真没有感觉,到这里时,已经过了十五,并没有亲身经历及笄礼。虽说记忆中存在,可她还是没有切身体会的感觉,问如何,自然是不如何。

    施丹虞笑笑“若是早一年遇上你就好了,说不定还能亲眼瞧瞧你的及笄礼。”说完叹息两声“遗憾,遗憾。”

    早一年?早一年的万惊鸿,就是这身体真正的主人,是那个天真善良,温柔如水的万惊鸿,是那个喜爱白衣的万惊鸿,是传闻中无可挑剔的万惊鸿。无论是哪一个万惊鸿,都不会是她,都不可能是她。

    万惊鸿思绪却有些飘远,若是施丹虞早一年遇上万惊鸿会怎样?会将目光放在那个身着白衣,面带微笑的人身上吗?会为她解围,救她出险境吗?

    答案却是没有答案的,她不过是一个突然闯入这里的异世界行者,占有了别人的身体,假装自己有容身之处,实则这世界的每一处,都与她无关,她不是这个世界的参与者。

    若是没有她,若是如施丹虞所说的那般,早一年遇上,命运又该如何书写?这些都不是她需要考虑的范畴,她只不过现时代一个浑浑噩噩的人,一个失败的普通人。

    万惊鸿默然,左边胸口突然隐隐有些抽痛,她将手抚上,轻轻按着缓解。微微皱眉,对这突然的抽痛不甚理解。

    心悸?

    施丹虞见她突然眉头微皱,手抚在胸口,便问“怎么了?伤口疼?”声音虽然平稳自然,甚至还有些随意,但却隐隐透露着难以察觉的关怀。

    万惊鸿应声,偏过头来,微微扬起瞧他,直直望进了双眼。顿了片刻,她转过了头,舒了口气,胸口方才那种微微刺痛的感觉已经消散,她放下了手,道“应该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