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六十五章 在害怕什么

第六十五章 在害怕什么

 热门推荐:
    “为什么?”

    万惊鸿张口,正想回,可这一开口,吸进去冷气,打在喉咙上,一股难以抑制的瘙痒开始蔓延。没忍住倒吸一口气,猛地咳嗽。

    施丹虞眼神松动,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起身过去。

    万惊鸿正弯腰捂嘴咳得难受,倏地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在轻轻拍她的背。她余光中瞥向施丹虞,好容易才将这通咳嗽结束。

    她沉沉地呼了一口气,身子骨像是散架了一般,她轻轻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施丹虞一直扶着她的背,见她缓过来,便问“没喝药?”

    “喝了。”万惊鸿闭了闭眼,舒气。

    施丹虞“喝了药居然还不见效,庸医,明日就让他走。”

    “殿下。”万惊鸿睁开眼,望向他。她方才一顿咳嗽,咳得双眼泛红,眼眶湿润,将眼珠擦得凉凉的。如今一双眸子,楚楚动人,泛着水光,这样瞧着施丹虞,他突然心中一动。霎时觉得手中发烫,那隔着一层薄薄中衣的肌肤触感,仿佛是一把火,烧得他有一瞬地失神无措。

    施丹虞不动神色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负在身后。道“何事?”

    万惊鸿重新靠回了床榻,回道“你明明知晓,这与医师无关,不过是我身子太弱了。”

    “哦?”施丹虞挑眉,道“你是在替他求亲?”

    “不是。”万惊鸿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好人,医师大夫如何,与我无关,我何必为他求亲。我只不过说了实情而已,这副枯灯般的身子,说不定哪一日便灯枯了。”

    良久,施丹虞都未言,片刻,他起身,问“不想活?”问完,又转身踱步至屋中,方才椅子处坐下,抱胸,瞧着二郎腿,似有意似无意地瞥向万惊鸿,却是与方才犀利的眼神不一样。

    万惊鸿却是扯了一个笑,道“怎么会,我太想活了,不然又同意与姚公子同游大礼。”

    她的话中有一丝故意的挑衅,她自己都未发觉。但说的话与她扯出的笑相应,倒叫人不免被晃了双眼。

    施丹虞无视她后一句话,而是扬眉“想活还天天拿命来赌?”

    “拿命赌,赌赢了就是得了一条命。”她收起了笑,又恢复了以往冷淡的脸色,道“不试一下,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不会赢?”

    “你会输吗?”施丹虞注视着她,道“所以,这一次你又赌的是什么?”

    “人不为求两件事,富贵与长寿。长寿这自有天定,我说的也不作数,况且,这副身子,也不知能撑到几时。富贵我也不曾想过,当然,若是想,那就一定是我的。”万惊鸿说着如此嚣张地话,但却是面色平静,淡定地仿佛这种张狂的话并非出自她口。她转过头来,望向施丹虞,道“我不是好人,我或许连个人都不是,故,我不与常人有相似渴求。我想要的,也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她顿了顿,又道“殿下问我为何要同意赴约,殿下难道不也是如此期望的?”

    施丹虞眯起了双眼,道“我期望的?”

    “嗯。”万惊鸿点头“姚府在大礼扮演着商户大家的角色,平日里也是谈钱说钱,与金币银元打交道,但真的如此简单吗?殿下从小在大礼长大,对姚府一定比我清楚,我都能想到看出的事情,殿下,一定不会不知道。”

    “况且,殿下不是也因此烦恼吗?姚家背后的人,不简单,他能在此扎稳脚步,连殿下你都动不了,你猜猜这身后之人是谁?手能伸的这么长,伸到了殿下你眼前。”万惊鸿又道“反而殿下你,还不知这双手的人是谁,这些年,不是也在查着,等候时机吗?只是这时机是得等,只是,等得久了,那可能就会在不利的位置了。”

    “姚家不知道王府背地里是殿下在做主,你在忌惮他时,他也在忌惮你。这么多年了,谁都分不出个胜负。现下,姚风意对我有意,姚家那出谋划策的某人,也盯上了这个时机,不仅没有阻止,反而是任其肆意,更是在背后推了一把,助一臂之力,唆使姚风意对我下帖子。帖子里明里暗里的话外之意,殿下也是瞧见了,所以,不如我来做这枪打的出头鸟,替殿下去探探这姚府的真实。”

    万惊鸿说完,盯着他的双眼,说的话不卑不亢。她以为施丹虞会思索片刻,这其中利益她明晃晃地说出来,一刀见血地分清了他们的关系,又是直白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她不信施丹虞会想不到,会算不清。

    不过,她错了。这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她明明是知晓的,但却以为就此事而言,他不会胡乱作为。

    但是,施丹虞却打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施丹虞听她说完,目光一直都是淡淡地,像是认真听,又像是左耳进右耳出。直到万惊鸿说完,良久,他笑了笑,反问“你在帮我?”

    万惊鸿眨眼,眸子泛冷,回道“我也算是殿下招募而来的人,理应帮助殿下做事。”

    施丹虞失笑,放下翘着的腿,身子前倾,手肘撑在双腿上,抬眸,两只眼睛盯着万惊鸿,其中意味却是不明,里头深意满满,像是一潭池水,清幽却深沉。

    他道“难道不是在帮自己?”

    万惊鸿一顿。

    “你说你是坏人,可我又何曾是个好人?姚府这双手,就算是京城伸出来的,我想砍就砍,让他在大礼存活着,并非是我奈何不能,而是没必要。这种小角色,若是都需要我大费周章,将心思放上去,那我王府算什么了?还如何镇的住这大礼?”他抬眸仰视着万惊鸿,嘴角扯出一个阴森诡谲的笑,瞧上去让人瑟瑟发抖。又道“同意与姚风意出游,不过是给了姚家一个暗示,你可以嫁给姚风意,做姚府的媳妇。你说你为了我,你不过是为了自己。”

    他说的话,极其刻薄,却未曾撼动过万惊鸿分毫。只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万惊鸿心中一动,仿佛什么东西在动摇。

    施丹虞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惜,他声音放缓,轻柔地无比,像是羽毛一般,他说“你在害怕什么?”

    万惊鸿放在被子中的左手,施丹虞没有瞧见,那左手在那被子中,却是一动,微微紧缩。

    施丹虞又道“你喜欢主动出击,这种耐着性子等候不是你的性格。只要是有一点能够触碰到机会,你便要奋力一搏。你不是在为我,你在为你自己,你不过是,不愿意处在被动的位置。”他顿了片刻,垂下了眸子,叹了口气,道“究竟是王府给不了你安全感。”

    最后一句,像是轻叹,又像是喃喃自语。

    而后,许久未有人说话,万惊鸿左手握成拳,她面上冷静,可藏在背后的手,却出卖了她。

    许久,她张口欲言,却被施丹虞打断。

    施丹虞起身,在她有些发愣的目光中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我说过,让你安心待在王府,你就安心待在王府,有我在,谁也不敢要你的小命。”

    阳光透在他身上,为他镀上一层光芒,万惊鸿又瞧见那散发朝气与自信地人,那浑身上下都写着王者之气的男人。

    施丹虞挑眉扬唇,道“你若不信我说的话,那大可回帖试试,看看我会不会再砍了姚风意的腿。”他凑近万惊鸿的脸前,露出一个阳光的笑,说的话却是阴冷狠厉,他放低声音,问道“若我砍了他的腿,你会不会替他难过?”

    万惊鸿盯着他,未言,片刻,摇头,道“不会。”

    施丹虞笑意更浓,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似哄诱,似蛊惑,再配上他这张飞扬妖冶的脸,换做让旁人,早便被吸引进去了。

    他道“真乖。”

    万惊鸿闻言皱眉,伸出手想抚去他的手,可施丹虞却像是猜到了她的动作,先她一步收回了手,负在身后,他道“好好休息,姚府不过是个小喽啰,不必费心思在他身上。”又道“放心,帖子我去替你回,一定给姚风意一个好的回答。”

    说着便转身离开了,来也随意,去也随意。连屋中那张椅子都未摆放回远处。

    见他离去的背影,万惊鸿像是憋了许久的气一般,总算是舒了一些。紧握的左手松开来,握得太久,此时手掌有些麻了,手心也渗出了一丝汗意。

    她将施丹虞方才说的话,又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闭上了双眼,脑袋像是失重般地靠在了床边。

    少乔适时进来了,方才施丹虞匆匆忙忙过来面色更是冷峻不善,她心中咯噔,甚是不安。也只有在门外等候,见他许久未出来,屋中也是没什么动静。

    而这下施丹虞突然打开门走出来,虽然表情依旧不甚美妙,却没有进去时的那份戾气,她心中舒了口气,便听施丹虞道“进去照顾小姐。”

    少乔点头答是,便侧身进去了。

    这一进去,便见万惊鸿正闭着双眼靠在床边,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她连忙过去,在她身旁停下,轻声询问“小姐,怎么了?”

    万惊鸿没说话,屋中一时无言,就在少乔以为她睡去的时候,万惊鸿突然开口,声音却是有些哑涩“少乔,我想休息了。”

    闻言,少乔一顿,道“是,小姐。少乔就先退下了。”

    她看了一眼万惊鸿,将屋中的椅子搬回远处,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