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四十三章 绝不会姑息

第四十三章 绝不会姑息

 热门推荐:
    万惊鸿死了,毫无征兆地就死了。

    万府门口来来往往许多人,皆是唏嘘。只见那万府顶上一片天,像是有一团浓雾散不开,乌压压地笼罩着。

    往日万府进出的人都和气一片,不似如今的死气沉沉。出了这么大事,也不知道万府的人怎么样了。

    虽说是这么大的事,但也是别人家的私事,怎好直接去打听,都只有站的远远的瞧着。不过,还没过多久,却又发生了一件事。

    只见一群官兵直直冲着万府前来,亮出令牌,不顾万府侍卫阻拦,一脸严肃地进去了。万府又是一阵慌乱,门口堵着许多围观的百姓,还在窃窃私语,互相猜测着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过一会儿,众人惊,但见两三官兵将万盛兰押着出来,卢宴恩追在身后,一脸的失魂落魄。跑得太急,直直甩在了地上,衣裳都擦破了。

    万府向来对城中百姓是极好,如今出了这等大事,众人也是疑惑不解,却也贪生怕死,不敢轻举妄动,那些蠢蠢欲动欲去扶起卢宴恩的人,还是忍住了,退后了几步,将良心放在了脑后。

    卢宴恩毕竟是个大家闺秀,即使摔倒了,也未曾落泪,自行爬起来,拍拍衣裳,一脸风轻云淡。她是一个一生坚韧的女子,此时若是惊慌失措地胡搅蛮缠,反倒是失了礼数,给万府丢脸,给万盛兰丢脸。

    站起来后,她也没有继续追上前,而是就在原地,目送着万盛兰。万盛兰在被押上马车之前,转头看了一眼卢宴恩,两人对视,万盛兰脸色复杂,眼中尽是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只轻轻摇摇头,便上了马车。

    熊府中,柳文欢读完蝉衣给她的信,泪流满面,熊阳凡搂着她的肩膀,轻轻拍着安慰。柳文欢无声地流泪,将信再次浏览阅读一遍后,叠好装进信封中,站起来,扔进了屋中用来取暖的火炉之中。

    深吸一口气,擦掉了泪水,熊阳凡跟着她,一脸担忧地将她搂进怀中。柳文欢抬起头,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事。”

    柳文欢快速调节了情绪,她目光中带着坚毅,现在她又更重要的事要做。

    再说那头,万盛兰被官兵押走后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总算是放出了消息,不过这消息仿佛惊天霹雳,将城中人炸得义愤填膺,面目全非。

    原来那御使大夫,万盛兰万大人,表面上体恤百姓,爱戴人民,背地里却是个贪赃枉法,十恶不赦的奸人。可怜城中百姓以往尊敬无限,却不知自己尊敬的,竟是个如此狼人模样。

    以前有多敬仰,现在就有多气愤。

    “你们觉着要如何判刑?”

    “真当死不足惜。”

    相反的,对万盛兰有多鄙夷嘲讽,对万参就有多尊敬,只因检举万盛兰的,便是这个亲生弟弟万参。人人拍手称赞,万参大人可真是刚正不阿,大义灭亲,将那恶毒贪官送入牢狱,解救了数万百姓,这份气魄真叫人赞赏无比。

    这一日,万府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黑白颠倒一般,所有人的位置与关系都变了,风向偏地找不到来时的地方,更不知要吹往哪。

    万惊鸿前日抗旨去世,接下来一日,万盛兰被抓入狱,以往高高在上的形象一瞬间崩塌。而万府那个默默无名的万参,一下子受众人爱戴,成了众人口中新的一位清廉无私的好官。

    不是万府大势已去,而是万府大房大势已去。

    谈着谈着,便谈到了那柳府,万柳两府交情甚好,万府出事,也不知柳府当如何作为?

    那,当如何呢?

    万盛兰被押入狱,贪污证据都明明白白摆在了台面之上,但他却始终心不在焉地应对着。狱中潮湿阴冷,他穿得不多,但是却没有瑟缩发抖,而是一身正气地盘腿坐着。

    突然狱中由远及近传来低语声,不一会儿,一道人影出现在围栏外。柳文欢急急过来,将手上的包袱递了进去,尽是担忧,道“万伯父,我已告知家父,家父知晓该如何做。这里不便多说,我就长话短说,万伯父可知是谁告发的?”

    万盛兰站起来,结果了包袱,他面色复杂,艰难地点点头,语气也是一片失望。柳文欢瞧着他的模样,担心他因此自暴自弃,便稍微提高了音量“我们都相信是被人诬陷的,万伯父莫要过于伤感。当务之急是如何出去,这次他们是有备而来,想要洗脱罪名,一身清白地请出去时不可能了,我们会想尽办法,尽最大的可能保住伯父的。”她顿了顿,又道“也好让妹妹安息了。”

    她提到万惊鸿,万盛兰一下子惊住,回过神来,一瞬间脸上的复杂神情,全被悲痛代替。他当时太过着急,不管不顾地打了万惊鸿一巴掌,却没能料到,那时见到万惊鸿的最后一面,听到她去世的消息,万盛兰整个人都懵了,脑袋里嗡嗡作响,急火攻心,一下子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已是深夜,屋中无人,黑暗一片,他悲痛不已,独自坐在床榻边,抱着脑袋一个劲后悔,突然窗外飞进来一封书信,直直地用飞镖订在了床沿上,一下子打断了他的痛苦。他拿起信来看,一脸疑惑地打开,刚打开,双手竟控制不住地颤抖不已。

    那时万惊鸿的字迹,他还未读信,便立马起身,仓皇跑到窗边。窗户大开,院中那些喜庆的花灯尽数被取了下来,一下子暗得出奇,光线也是微弱,他大喊道“是谁!”

    话音刚落,只见一黑衣蒙面的人出现在眼前,万盛兰被他这突然现身惊住,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而后又上前一步,死死盯着他,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道“这封信是谁给你的!是不是是不是年儿?”

    文流的身影隐在黑暗中,连眼神都瞧不见,他道“受人所托,传句话,万惊鸿未死。”

    万盛兰一愣,道“你说什么?”他声音有些不稳,一瞬间大悲大喜,难以缓过神来。

    文流却未言,只指了指他手中的信,待万盛兰顺着往自己手中的信看时,便咻地一声,闪不见了。

    见人已消失不见,万盛兰就近坐在了书案旁的椅子上,拿起信来读。那是熟悉的万惊鸿的字迹,可里头的内容陌生的不像话,他默默读完,脑袋里却是乱糟糟一片。

    一时不知该为何做叹做忧。

    是他真心所待,却反过来污蔑做假证陷害他的亲弟弟?还是从来都以为是自己捧在手心上疼,娇生惯养,实际上却默默为万府做了这么多事的亲生女儿?

    万盛兰心中茫然,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大把年纪,竟是白活了。不仅看错了他人,还一直受着女儿的庇护。

    他低下了头,觉得自己失败极了。

    柳文欢已经走了,他却难以自拔地不停思考,思考着一些毫无用处的事。他坐在牢房之中,露出惨淡地笑容,自嘲片刻。

    他觉得失败的不是自己现如今身处牢狱之中,而是自己女儿在他没瞧见的时候,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事,信上也将以后的路给他铺好了,而他却因为自己的疏忽,错过了女儿的成长,毫不知情就罢了,还在这胡乱思考丝毫无用之事。

    事已至此,若是还在此处自怨自艾,那万惊鸿的所有打算,为他们所做的事,不就白做了吗,他已经错过了那么多,现如今还要辜负她的心血吗?

    况且,万惊鸿并未真正死去,若是他再次便缴械投降,不仅叫那些真正的恶人奸计得逞,还会真的再无机会家人团聚。

    万惊鸿未死,这已然是最好了,那些令人糟心的事情,又如何能叫他为此伤身费神?

    万盛兰睁开双眼,再无之前的迷茫,将身旁的包袱打开,拿出里头的厚衣裳穿上取暖,总算是恢复了之前的清明,开始在脑中思索打算,即将要面对的事情。

    柳大人与熊大人,两人在宫中相遇,现在进宫,为的何事,刚礼成的两位亲家心照不宣,互相点点头,便一并觐见。

    皇宫中的那位九五之尊帝王,乃大金三世,金顺帝。却是随意地宣了两人进来,高高在上,一脸满不在乎,道“两位爱卿有何事?”

    柳大人磕头,道“微臣此番觐见,是为了万大人之事前来,万大人一生为官清廉,大公无私,如今却被人安上贪污的罪名,其中一定另有蹊跷,还请皇上能够查明此事,还万大人一个清白啊。”

    “是啊皇上。”熊尚书也嗑下了头,跟着慷慨道“万大人名声在外,皆是清正廉洁,为官多年,想必皇上也是看在眼中的,如今定是有人陷害,还望皇上圣明!”

    金顺帝眯起双眼,面无表情,却阴气森森“如今证据确凿,两位大人还要为他辩护?”说着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状似感慨“以往我也是错看了万大人,没想到也是个被利益蒙蔽了双眼的人。”

    柳大人微微皱眉,坚持道“微臣觉得,此事背后定有隐情,还请皇上三思。”

    金顺帝瞧着他,脸上渐渐露出了不耐烦。熊尚书见此,硬着头皮,道“万大人为官如何,我们都看在眼中,万大人定不会是贪赃枉法之人。”

    金顺帝皱眉“看来熊爱卿与万大人交情匪浅啊。”

    他说得轻飘飘的,却像是一个铁锤,直直地砸在了熊尚书身上,他愣住“这”

    柳大人欲再言,金顺帝却摆摆手,耐心用尽,道“万盛兰为官多年,为大金做了许多贡献,想来或许是受到他人蛊惑,才做出此等愚蠢之事。念在他多年来的功绩,朕就饶他一命,但身为朝廷命官,此事绝不可姑息。”

    他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两人,悠悠然开口“就贬去潮杭吧。”

    柳大人一惊,道“皇”金顺帝打断他“此事到此为止,朕乏了,你们下去吧。”他的态度坚决,不愿再议此事,便将两人打发。

    柳大人与熊尚书也只好就此作罢,尽人事,听天命。

    两人退下后,金顺帝眼中却是难以琢磨,正如两位大人所说,万盛兰从来都是为官清廉,此事定是他人有意所谓,苏相将证据交上来时,把所有功劳退给了万府那个三品官的万参。他眯了眯眼,既然他万府内部已然有了矛盾,送上嘴的肉,他又怎么会放过。

    可万盛兰毕竟以往作风优良,突然说他贪赃枉法,有人信,也会有人不信,若是就此处死他,必定会落下昏庸至极的结果。借此机会将万盛兰压下,也算是达到了目的。

    金顺帝端起身旁放着的茶杯,揭着杯盖,轻轻吹散热气,露出一个计谋得逞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