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三十八章 翻来覆去梦

第三十八章 翻来覆去梦

 热门推荐:
    回到府中,万惊鸿却是去了卢宴恩与万盛兰的院子。卢宴恩见她来,便拉过她闲聊,万惊鸿身体一向不好,虚弱地很,卢宴恩便对她长吁短问,万惊鸿推迟不过,也就顺着她的话说。

    过了片刻,丁香端着方才卢宴恩吩咐她下去拿的糕点进来,万惊鸿望着她摆放好,起身站在一旁。

    现在丁香已然熟悉了万府的生活,卢宴恩对她也是赞赏有加。

    万惊鸿看了她两秒,突然转头对卢宴恩道“娘,年儿能否要走丁香姑娘?”

    丁香闻此一愣,望着她,眼中带着疑惑。卢宴恩看了一眼丁香,笑道“说什么要,丁香本就是你留在娘身边的。丁香是个好姑娘,若是能留在年儿身边,照顾年儿,娘也放心多了。”她又转过头,问丁香“丁香,你愿意跟着小姐吗?”

    闻言,丁香忙点头,道“愿意的,丁香愿意的。”

    她本来对万惊鸿就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不只是主仆,也不只是朋友。而是那种生命中光芒的存在,在她最失意的时候,认为自己毫无用处之时,万惊鸿告诉她,她曾欣赏过她。万惊鸿没有忽视她的存在意义,而是重新定义了她的人生。比起那些表面关系,她更觉得,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万惊鸿是她的“救命恩人”。

    一个人活在世上,无财无能是其次,存在的意义才最为重要。

    她道“只要小姐需要丁香,丁香一定会在小姐身边的。”

    对于丁香,万惊鸿一向是不想多加相处,倒不是她对丁香有成见,而是丁香太好了。上一世,丁香被人所骗,加害了万惊鸿,虽说这不全然是她的过错。但是若说不知情无罪,也是不行的。因为她辜负的不仅是一条人命,还有的是万惊鸿对她的完全的信任。

    如若因她不知情就不去追究,那万府山下几百冤魂又找谁诉说,又何去何从,不知者无罪,那他们呢?又有什么错?

    她每日每夜难以安然入眠,梦中全是那些翻来覆去恐怖又凄惨的画面,那些,又有谁来为她道不公?世道不公,让上一世的万惊鸿遭受如此沉痛的打击,才让她来替那人打抱不平,洗那血海深仇。

    所以她对于丁香的感情,一直不能泰然自若。

    万惊鸿将丁香领进了她的院子,遣散了其他的丫鬟,关上了门,仅留她与丁香两人在房中。

    丁香疑惑,左看右看,方才还兴致勃勃,现在确实微微疑惑,弄不懂万惊鸿想做什么。

    万惊鸿让她坐下,亲自沏了一杯茶水给她,道“丁香,从明天开始就不要在万府了。”

    她说的直白,丁香正受着她的茶水,双手端着,听她这么一说,杯子离桌面只有一厘距离,手下微颤,杯子磕在桌面上,发出了不大却清脆的声响。

    丁香眼中慌乱,她僵硬地转转头,视线也不知该落在何处,待她回味过了那句话后,转过头,定定地望着万惊鸿,声若细蚊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她眼中闪着泪花,语调也是磕磕绊绊,整张小脸都竭力绷着,像是要哭了一样。万惊鸿小时只对艺术感兴趣,就像个科研专家,满脑子全是艺术,却遭到父母反对。自此独自生活,她还未领略人世间情感,便淡然地舍弃了所有。

    此时就算是丁香在她面前哭,她也不知该做何安慰。

    万惊鸿望着她,不说话,瞧着她眼中的泪珠最终跳出了眼眶。她在心中叹了口气,拿起了手绢给她擦拭。

    姿势笨拙。

    她道“不是要赶你走,而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丁香憋住了泪水,她好不容易忍着不抽噎,万惊鸿一给她擦拭,她就忍不住决堤。陡然听她说不是赶她走,眼中更是迷茫。

    万惊鸿将手绢放在她手上,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也不喝,只轻轻摇晃杯子,她说“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不要问原因,我也不会给你解释。”

    “前些时日我碰巧去算了一卦,卦象说我最近有血光之灾。天机不可泄露,我想逃是逃不掉了,说不定哪一天我就不在了,但是我却放心不下,这万家大院上下的几百人口。”

    她说的隐晦,可丁香不傻,万惊鸿更不傻,她突然说自己因为算了一卦,算到了死期,莫不说丁香不相信,随便一个谁来都不会相信的。但是丁香转念一想,是啊,万惊鸿如此聪颖之人,怎会随意便信了这,她莫不是知道了对自己不利的消息,所以才假借算卦之名,来告诉她?

    肯定是这样,万惊鸿说得这般,看来是关乎生死的事情。丁香收住了泪水,定定地望着万惊鸿,道“小姐若有需要丁香做的事,丁香一定万死不辞。”

    听她如此说,万惊鸿却不看她了,她眼中全是真诚,仿佛如烈火一般,一定程度就要烧到心口了,这是万万不得的。万惊鸿避开了她的视线,端起了茶杯,饮了一口。

    “明天你便与林父回到飞天客栈,你们在客栈中照旧,我已打点好一切,自不会亏待你们。元旦之后,自会有人来带你们离开,以后你就留在那人身旁。”

    天色已然暗下来,屋中的光亮也暗淡,她两人在屋中交谈,不许他人进来。掌灯的丫鬟还未来得及点上灯盏。万惊鸿像是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阴影中,看上去像是虚无缥缈般,唯有那双眸子,淡淡的目光,却难以忽略,像是一把利器,又像是一片雪花。

    丁香听出来了,这是让她去卧底密探,她问“那,那人是谁?”

    “苏相之女,苏青青。”

    晚上,万惊鸿做了一个梦,准确来说,那应该不算是一个梦,应该是上一世的记忆。她在梦中看到了丁香所做的事,那些她在万惊鸿身边做卧底,最后毫不留情地背叛万惊鸿的事。这些,那些,种种都在她脑海中盘旋,扰人不已。

    半夜她从梦中醒来,喘着细细的粗气,自从她来到这里,每晚都在这些梦中反反复复,每夜都仿佛在将上一世万惊鸿的一生重新度过了一遍。这些让人透不过气的画面,仿佛是要深深烙印在她的脑袋里、心头上,好叫她不要忘了该做的事。

    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不见一丝光亮,屋中一片黑暗,连近在眼前的东西都难以瞧见。万惊鸿缓缓紧闭双眼,片刻又睁开,方平复下来,呼吸也趋于平缓。

    她重新倒下来,却是再也无法入眠了,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床榻之上。明明眼前一片漆黑,却仍旧不闭上双眼,仿佛一闭上,立马又是那些让人沉痛的东西。

    早上蝉衣玉竹两人来伺候她梳洗,蝉衣听闻了昨天的事情,知晓丁香即将与她们一起侍奉万惊鸿。她挺喜欢丁香,现在能与她一道,也是很愉快。而且她虽然没有听万惊鸿说,但是能瞧得出来万惊鸿对丁香是不一般的,能察觉到对丁香的赏识,想起之前丁香送的香囊,便笑着道“小姐是真的很喜欢丁香姑娘呢,现在能和丁香姑娘一起伺候小姐,蝉衣很是高兴。”

    不过丁香今早还未来,想来也是,她突然被调到万惊鸿的院子来,夫人那里她应该也有事情要交代和整理。

    蝉衣道“小姐,蝉衣等会能去帮丁香姑娘整理一下吗?蝉衣也想早点能见到丁香姑娘过来。”

    万惊鸿由着蝉衣与玉竹为她穿衣,听她提起丁香,面上无波无浪,一派平静,她张张嘴,发现口中干涩,喉咙处仿佛有阻碍,实在不舒服,便又阖上唇,摇摇头,未言。

    蝉衣以为万惊鸿不让她去帮丁香整理,心中有点小失落,不过也罢,反正迟早会过来的。她手上差点停下来,忙回过神继续为她穿衣,道“那蝉衣就不去了,就与小姐一起,在这里等丁香姑娘过来。”

    万惊鸿看了她片刻,还是张开了嘴,勉力克服了喉咙的不适感,道“丁香与万府有缘无分,我已经让她收拾行李离开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话,嗓音沙哑干涩无比,蝉衣一下子被惊住了,赶紧去摸她的额头,烫得吓人。而万惊鸿说完这句话,更是难以忍受,遮着唇,偏过头去咳嗽。

    蝉衣忙去轻拍她的背,她与玉竹两人今日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竟未发现万惊鸿受了风寒。她此时一颗心揪在嗓子眼,苦恼愧疚极了。玉竹也是赶紧手忙脚乱地添了一杯茶递过去,蝉衣一手接住,一手上下轻拍。

    蝉衣转过头去,对玉竹说“快去叫府中大夫过来!”

    玉竹听后,猛点头,赶紧转身跑到门口,对门口守着的丫鬟吩咐,而后又急匆匆跑回来。

    万惊鸿仿佛停不下来般的咳嗽,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她的身子像是摇摇欲坠,费力地偏过头来,摆手示意蝉衣无需再拍,拿起她手上的茶杯,喝了几口,算是稳下来了。

    。